第71章 將軍府的掠奪

清晨稀薄的陽光照進來,洋洋灑灑的落在櫻燦的身上,她清冽的眸不帶絲毫的驚疑,她異常平靜的看着禿頭男人將他的父母和老婆都帶來,他的臉上倨傲的很,帶着痞子似的鄙夷和戲謔,

自三個月前,京城唯一的翠紅樓一改平日的雍容華貴,而是做起牽紅線的買賣,媒婆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成的,櫻燦從賣藝不賣身的小女子一越成爲整個翠紅樓的頭牌,一手接管翠紅樓,並且毅然決然的將“嫖客”杜絕,雖然履歷艱辛,但是憑藉着她驚人的才貌和毅力,總算是少有成效。

只是日日來找茬的人卻是一個接一個,翠紅樓本就是消遣的地方,若是男人的父母愛人都沒有異意,男歡女愛,一個怨打一個怨挨,這樣本是天經地義。

所以,想要杜絕這個情況,徹底改變風氣,實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小蜜看到這位直接將父母和老婆帶來,幾位頻頻點頭,表示同意自己的兒子找姑娘,幾位少女亦是同意自己的夫君尋第四者。

櫻燦看着,但是心裏很是疑惑。

“怎麼?看清楚麼?”禿頭男人微微一笑,清亮的眼睛恍惚的望着她,像是在望着一盤豐盛的晚餐。

“只有這樣?”漂亮的女子輕盈的起身,不驚不饒的回頭,“這裏是翠紅樓,三個月前就杜絕猥瑣的行爲,你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她簡要的說。

“杜絕?”他冷笑一聲,臉上的綴肉微微的晃動,“你應該知道,令整個京城的男人神魂顛倒的可不是這翠紅樓的招牌”他一雙色眯眯的眼睛上下看着她。

櫻燦恍然一笑,臉上的紗巾輕輕的顫動,一雙清冽的眼眸讓人不能直視。

“誰都知道,京城的櫻燦姑娘仿若是天仙下凡,多少人每天從早到晚,只爲看你一眼,你何必如此矜持,連小小的安慰都不給我們呢?”他邊說邊用手去扯她的紗巾。

她一轉身將他的手晃開,優雅的身資恍惚的旋轉開來。

她站定,嘴角微挑:“你是誰?”

他眉毛挑起,拍拍手,樓下的侍衛竟然將整個翠紅樓圍住,所有的百姓全部都嚇得落慌而逃。

櫻燦側身往下看,整齊的士兵排在樓下,一動不動。

她依舊是不動聲色:“將軍府?”

“果然是聰慧的女人”禿頭男人嘴角一挑,“先前聽說臨親王府的小王爺爲你神魂顛倒,一時不想來湊個熱鬧而已,櫻燦小姐您賞臉往將軍府走一趟?”

櫻燦淡然的看着他,將軍的大兒子蒙齊只有三十歲,卻是滿頭掉,亦是四處揮霍,執絝子弟,和柳金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羽睫落下再擡起:“蒙公子,小女子承蒙您的厚愛,只是身體稍有不適,恐怕不得不博您的面子,您居然帶這麼多人來,實在是過意不去”她款款而談,輕輕的福一福,表情溫雅的恰到好處。

蒙齊凜然一笑,伸手不客氣的挑起她的小巴:“果然是個厲害的女人,怨不得誰都請不動你”他滿面油光,略略的靠近她,“可是,我今天是一定要帶你走的,這可如何是好呢?”

櫻燦眼神晃開他的臉,淡然的推開他的手:“蒙公子,你何必強人所難?小女子何得何能,能夠讓你如此大費周章?”

他一把摟住她的腰,輕輕的說:“你身上的味道就另人着迷,你只要站在這裏就讓人神魂顛倒”

櫻燦這次想推開他,但是自己的力氣小,居然怎樣掙扎都掙不開。

“你放開”小蜜着急的吼到,慌手慌腳的去抓他的手。

“蒙公子,你不覺得這樣很降低你的身份?”櫻燦儘量平靜的說。

而事實證明,這個男人比柳金更加的不要臉,他將腥臭的嘴靠近她的臉:“不降低身份,如何能夠得到你呢?”

他邊說邊去揪扯她的紗巾,她一側頭,紫色的紗巾翩然而下,背後露出一張絕美的臉頰。

微微的紅色,淡淡的胭脂,粉色的脣分外的誘人。

他這一看就愣在原地,一時竟然不能自已。

櫻燦趁機掙脫開他,匆匆後退幾步,依舊是鎮靜的望着他,帶着分外決絕的氣質。

他半晌彷彿才反映過來,目光一動不動的看着她,害怕自己一眨眼,她就會人間蒸似的。

他厲聲喝道:“來人”於是門一開,外面的士兵鬨然而入。

“把她給我帶回去”兵士們應聲。

一時間小蜜慌張的拽住櫻燦,不知所措的立着。

櫻燦退後幾步,擡頭目光凌厲的望着他。幾個兵士三兩下,將她的手腕扣住。

“你——”

“不要害怕”他走進她,“我是不會傷害你的”他緩緩的說,不斷的靠近她,嘴巴的味道讓她的胃裏面翻江倒海。

一行人將櫻燦帶出門,蒙齊走的興高采烈,洋洋灑灑。

突然翠紅樓的大門轟然而開,外面英俊的男子穿着一身金色的綢緞,上午淺淺的陽光影射在他的身上,他眉毛凌厲,眼神凜冽。

蒙齊一驚,眯起眼睛看着他。

“柳——”他還未出口,柳金就大步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