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被遺忘的傷痕

林小墨和淑寶四隻眼睛目不轉睛的盯住柳金,疑惑驚訝鬱悶憤怒,各色的情感在她們的心中來回的縈繞,林小墨感覺嗓子裏卡住一根刺,乾澀沙啞。

?淑寶全以爲對方聽不懂自己的話,一張臉漲的通紅,她重複說:“我是淑寶,柳金!”

??而柳金小王爺眉毛一挑,居然側過頭,冷冷的笑一聲:“淑寶?淑寶姑娘你半夜爬上小王的牀,究竟有什麼陰謀?你一絲不掛趁小王醉酒圖謀不軌,小王全部都會查清楚!”

??淑寶胸口一怔,居然憋悶異常,好象有濃烈的火焰燃燒着胸口,她凌洌的看着他,我爬上你的牀,圖謀不軌?

??林小墨一聲不響的望着柳金,他的眉毛他的眼,他的冷笑他的倨傲全部都未變,萬萬未想到的是,他的神情他的心,竟然就這樣面目全非。

??“柳金——!”淑寶微微斜起眼睛,怒呵一聲,“你真的不認我?”

??柳金面不改色,怒聲道:“你們還愣着做什麼?還不給我抓起來?”

??侍衛應聲。

??林小目不轉睛,她在侍衛扣住自己的手腕之前,不動聲色的走到柳金的面前,沉靜的說:“你一樣不記得我是誰麼?”她的話平靜而淡然,一點不帶慍怒。

??他渾黑的眼神晃一晃,片刻歸於冷漠。

??“不記得我,連它都不記得麼?”林小墨安然的拽住他的手,將手指擡起來,上面的疤痕宛然。

??09級的傷痕,兩年前的運動會上,柳金在最後的接力賽上,拼進全力追逐,只爲班級的區區幾分,只爲班級的一點點榮譽,他摔倒在跑道上,手指杵在跑道旁邊的水泥地上,鮮血淋漓。

??永遠的09級!

那個時候,他們這樣笑道。

??最棒的09級!那個時候,他亦忍着手指的疼痛這樣說道。

??帶着純真的笑,帶着清澈的感情,永遠銘記在青春的名冊上。

??柳金黯然望着在火燭下明明暗暗的傷痕,看着林小墨平靜的表情,他的心突然有一點觸動,只有一點點而已。

??不足以填蓋他全部的利慾。

??若是讓她們留下來,勢必會讓臨親王知道自己不是他的親生兒子,那麼自己小王爺的身份一定不保,要知道,他要把這個身份保護在真空裏面,一點點的污穢,一點點的骯髒都不能觸碰!

??而離開現實世界,他非常的幸福,他和她們不同,他不會回去,不想回去,決不能回去!誰知道她們是不是要將自己帶走,回到曾經的世界裏!

??沒有權利,沒有金錢,他要如何活下去?

??想到這裏,他的眼睛恢復深邃,他嘴角微揚,舉起另一隻手將小墨的手腕攥住。

??“傷痕是過去!所有的都不會回去,不可能回去!”他的臉漸漸的靠近她,將沉重的呼吸噴在她的面容上,“這個嶄新的世界——是屬於我的,完全屬於我!”

??他冷靜的說,像是在挑釁,在宣告!

??林小墨平靜的臉上微微波動,殊不知,絕望在她的內心裏面不斷的蔓延。

??侍衛將淑寶和林小墨綁好,壓住胳膊從柳金的房間裏帶出來,白豬鑽在草叢裏,一動不敢動,眼睜睜的看着淑寶和小墨走出來,不知所措。

??淑寶眼睛一晃,看到白豬驚慌的小眼睛,她輕聲的衝着它說:翠紅樓,櫻燦!

??白豬耳朵一翹,準確的捕捉到她的話。

??淑寶記得自己在那裏看到櫻燦,她記得柳金在醉酒的時候,迷糊喊着的名字,櫻燦!

??恐怕,如今能夠救他們的,只能有這個女子了吧?

??這個美麗聰慧的女子!

??

——————————————————————————————————--————

??清晨的京城街道,人煙稀少,落葉紛飛。

??每天早上,凡是會喘氣的人都會去一個地方,便是京城裏的翠紅樓。

??男的女的老的,公貓母狗,瞎老鼠和啞巴兔子,全部會去翠紅樓的門外排隊。

??帶着凳子的,夾着帳篷的,小書童帶着筆墨紙硯,大才子帶着秀才證書,絡繹不絕的從四面八方來到這裏。

??有的是來找姑娘,有的是來相親,有的只是爲一睹傾城佳人的面目。

??隊伍一直從東口排到西口,在翠紅樓裏蜿蜒而上,一直延續到一間雅緻的房外,房間的門一開,裏面探出一個小丫鬟的頭:“3838號!”

??3838號是個禿頭男人,一聽輪到自己,手舞足蹈,連蹦帶跳的奔上去。

??房間裏的女子臉上照舊圍着紗巾,露出一雙分外清亮的眼睛。

??“你是來做什麼的?”她身邊的小丫鬟小蜜問道。

??“我來找姑娘!”男人回答後勁十足,顯然是做好幾手的準備。

??小蜜上下打量着他,嘴角輕輕的揚一揚:“你父母健在?”

??“在!”

??“幾房妻妾?”

??“三房!”

??小蜜看他頭髮都掉光,馬上接近光頭,暗自爲他的三房妻妾叫冤。

??“五份同意你**的簽字拿來,你媽的你爸的你三個老婆的,不用蓋章,字跡要清楚,黑色墨水筆,楷體字,強迫的不算,拿來後重新排隊再給你安排女人!”小蜜一天遇到上千個不懂規矩的,小姐的吩咐她早就銘記在心,脫口而出。

??不想禿頭男人居然微微一笑,一派非常淡然的神情,他看着小蜜,看看櫻燦說:“等我拿來你們會說墨水的稀釋程度不合格,字體的大小不齊整,宣紙的留白不夠,或者是筆觸太生硬偏於柔軟,風格過於婉約太少豪放,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你們是不會讓我成功的!

?小蜜一聽,這位是來找茬的?

??禿頭男人冷冷一笑,小眼睛越發的精亮:“我一年來過三百天,對你們的籌碼再清楚不過!”

??他的話讓櫻燦眉頭微微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