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綁架大盜水餃

頓時,在場的所有人都爲這句話渾一震,那樣的頭,皇上說漂亮?難道這就是皇上喜歡的口味兒?

婉妃和寧妃相視一眼,斜瞄着皇后。--鳳-舞-文-學-網--

皇后還是一副死人的樣子,眼眸波瀾不驚,點點頭,表示感謝。整個一個假笑的洋娃娃。

皇上楚絡感覺渾的動脈僵硬,自己一人說,對方不回話的感覺讓他很不自在,他回過頭別過皇后,看看淑寶,嘴角很溫馨的勾起來:“妃,朕來看你了!”

淑寶坐着,不說話。

“妃,你的眼睛還疼嗎?”

淑寶抖抖肩,冷笑一聲,還是不說話。

“呵呵,妃,朕今天可是特意來陪你的!”皇上說完,看到淑寶跟皇后一樣睜着眼睛不說話,內心頓時涌起一股怒火,但是人多,他不好作。

“李太醫,你看過了,淑娘娘的病是怎麼回事?”他忍着子問。

太醫一聽,急得滿頭大汗,含糊其辭的說:“依臣多年行醫的經驗看來,娘娘這應該是,呃,依臣的經驗,娘娘,應該是,是這個……這個,血液流暢不通,暫時的失明!”

“暫時,失明?”皇上的臉色沉下來,“妃一向體健康!”他瞟一眼淑寶不是很瘦的材說道,“怎麼可能會血液流暢不通?”

“呃,這個,臣不是很清楚,總之就是,就是這個,不是很通……可能是大便不通,引起的血液不通,呃,嗯,是的!”他嘟囔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皇上臉色沉下來,他看看淑寶大大的眼睛,但是迷茫一片的樣子,心裏面有點難過:“那,這暫時失明會延續多長的時間?”他轉過頭問太醫。

“呃,這個,這個暫時失明,可能是一天,或是一年,或……是一輩子!”他口不擇言的說。

皇上的臉色更沉,怒斥道:“你說什麼?要你這個太醫是幹嗎的?你現在跟朕說這樣的話?什麼叫一年?一輩子?”

太醫匆忙的跪在地上,臉色非常的難看,滿頭的汗珠往下掉:“臣,臣不敢,只是微臣才疏學淺,實在無法給娘娘定論,娘娘的眼睛沒有問題,不知道爲什麼娘娘會看不到!”

“庸醫!”皇上罵到,“你給朕滾下去,以後不要在朕的眼前出現!”

太醫匆忙退下,連滾帶爬的跑出去。

皇上看着一屋子的人垂着頭,整個屋子死氣沉沉,突然覺得妃淑寶的命運非常的可憐,眼睛看不到對一個人的心靈會有多大的創傷啊?他坐在淑寶的邊,握住她慌張的小手,輕聲說:“妃不怕,有朕在,朕會找楚清國最好的太醫,把你的眼睛治好!”

淑寶側過頭來,她感覺自己的手被這個男人握的暖暖的,她思考一下,反握住皇上的手,很矜持溫柔纏綿優雅的呼喚一聲說:“皇上……”

皇上楚絡一愣,男人都喜歡女人撒的聲音。

淑寶攥住他的手,猛然上站起來,接着說:“你不用隱藏了,我知道你是誰!演的很像嘛!不要以爲我是近視,你逃不出我的眼睛,你就是網絡上通緝的綁架少女大盜――外號水餃君!”

皇上和衆人睜大眼睛,顯然,這個名字對於他們很陌生。

“哼,不要以爲你拿走我的眼鏡就能掩藏你的醜陋面目,你演的很好,但是你就擒吧!你這個變態魔鬼!“淑寶說着就張牙舞爪的去抓皇上衣服,其實她是想直接去抓臉的,可是粉紅色的臉和黃色的衣服在她的眼睛裏面分不清楚,所以,只能一團亂抓。

衆人震驚,楚絡邊的貼護衛兩下就抓住淑寶的胳膊,顯然是懷絕技之輩。

“連武警你們都買通了?你們這羣傢伙,變態狂!”淑寶大吼着。

楚絡的臉上閃過鬱,覺得淑寶因爲自己的眼睛而開始自暴自棄,於是,倍加的同憐惜淑寶,他吩咐手下輕一點,然後說:“妃你好好的呆着,朕說過,會找太醫給你醫治的,妃要堅強!”

淑寶哪裏聽得這個,這幫匪徒是要穩定她的緒,纔好進行下一步的計劃,這些她都知道,於是淑寶二話不說,衝着肩膀上粉白色的團就咬下去,小護衛的手被咬個正着,“嗷”的一聲縮回去。

另一個護衛只能雙手按住淑寶瘋狂的子。

“你們鬆開,不要以爲我好欺負,你們鬆開,我報警,抓你們這羣流氓!”

皇上憐惜的看着淑寶自暴自棄的樣子,嘆息,站起來深的看一眼淑寶,感覺有點無能爲力,將門外的小丫鬟小繡招呼進來叮嚀幾句好好照看娘娘,就往外走去。

衆人看到皇上離開,前前後後跟着離開,皇后自從進來這個屋子就一句話都沒有說,現在她看了看淑寶,貌似是想安慰兩句的,由於不善於和人交流,最後還是頂着爆炸頭,端莊的離開。

“你們,你們把我的眼鏡給我!”淑寶大吼,這是什麼地方嘛!誰來告訴我?綁架怎麼不給我家打個電話?我不是瞎子,我只是近視,一羣臭雞蛋!

88

相較起淑寶而言,小墨和許政算是非常的幸福了,至少他們知道自己是在古代,而不會像淑寶一樣完全將事扭曲到綁架,進而將皇上當作是綁架大盜掙扎着要將其正法,不過這確實怪不得淑寶,一個近視眼在古代,誰有辦法讓她像正常人一樣活下去?

林小墨住在丫鬟們統一的房間裏面,小屋子裏面是一張大,五個小丫鬟睡在一起。

小墨很晚都沒有辦法睡着,其實,她想自己閉上眼睛,再睜開之後就會看到自己的母親,或是自己的舍友。

林小墨有點小女生氣了。

事實上,她很害怕。

全班十八個人,她一個女生,怎麼能承擔這樣的擔子?學校只是一紙文件,一句班長林小墨,就將所有人的生命安全放到了她的上?爲什麼不問問她的想法?

她的同學們在哪裏?是不是會跟她一樣有害怕的感覺?

林小墨咬咬牙,把頭埋在胳膊上,沉沉的睡着。

睡夢裏面,十八個人手牽着手,圍起來一個很大的圈,大家唱着跳着,一起憧憬未來,我們的未來很美好呢,我們是09級畢業生,我們是09級畢業生……

大家喊着喊着就奇奇怪怪的變成了:我們是09級穿越生,我們是09級穿越生!

小墨猛然睜開眼睛,額頭上的汗水涔涔的流淌下來。

――――――――――――――――――――

收藏收藏收藏,求收藏!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