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不如,不相遇

林小墨的手被淑寶的手按住,一捂嘴,差點喊出來,夜色中,淑寶把頭鑽進被子裏面,所以小墨根本就看不到對方的腦袋。

“你是誰?”在黑夜中的兩個女人同時出一聲疑問,小墨聲音低沉,略帶顫抖,而淑寶壓根都沒有敢把頭伸出來,憋悶的聲音帶着點微喘。

在這個問題之後,小墨認定和小王爺上牀的必定是小王妃,淑寶認定必然是小王妃前來捉姦在牀,於是,雙方再次不約而同的喊出來:“小王妃”

小墨聽到這裏,一用力把手從對方的手裏拔出來,由於心急,差點跌坐在地上。而淑寶一驚,以爲對方要把自己拽出來正法,慌張着將手鬆開。

小墨看着牀鋪。被子裏的女人一直都不敢把頭伸出來,而小王爺則呼吸分外均勻,一點動靜都沒有。

小墨並沒有落荒而逃,而是平靜的看着牀,她既然進來,就勢必要拿到令牌之後才離開,她一定要見到淑寶,一定要確定她和許政是不是還安全的活着,所以,帶着這個信念,她顯得分外平靜。

“小王妃,請您高擡貴手,我是有急事,才冒然夜闖臨親王府”林小墨正色,夜光中的剪影分外的堅毅。

聽到這裏,淑寶隱隱約約的聽出聲音的熟悉,她將頭從被子裏伸出來,趴在牀上仔細的聽着。

“我的同伴被冤枉而關在臨親王府的監牢裏,生死未卜,我需要小王爺的令牌才能見他們一面”林小墨思考片刻,繼續說道,“非常抱歉打擾您和小王爺休息,真的很抱歉,實在是情非得已”

淑寶似乎聽出點端倪,她小聲問:“你的同伴?”

林小墨聽小王妃聲音很溫和,心裏暗道這位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於是繼續解釋說:“是我的同伴,他們因爲被誣陷而入獄,生死未卜他們都是金貴的人,如何能夠受得了這樣的苦?”小墨焦急的說,“他們被誣陷通姦而被抓,我曾經去問過侍衛,請求過皇上,實在是不得已纔出此下策,來偷小王爺的令牌”小墨說,“小王妃您不要誤會,我只是想借來用一下,不會給小王爺帶來麻煩的”

淑寶看出林小墨夜色中的剪影,聽着她焦急的口氣,心裏面沒有來由的淌過暖流,自己和許政入獄,她居然是一直找到這裏來,不顧生命危險,這就是小墨啊,班長林小墨。

小墨看對方不出聲,慌急的說:“小王妃,你要相信我,我說的都是事實”

淑寶苦笑,在這裏遇到,算是上天的眷顧?

她將目光移到小墨的身上,緩緩的說:“令牌肯定在他的身上,我幫你摸摸看”

小墨一聽,下一跳,她猜測小王妃最好也只是不會叫侍衛把自己抓起來,沒有想到她居然說幫着摸摸看……

一時間,林小墨受寵若驚。

淑寶不應聲,將手放在柳金的胸脯上,左右上下的摸來摸去,這個傢伙的衣服裏面四下塞着好多的東西,到處都是鼓鼓的,軟軟的,自然,小王爺每天護身的東西要帶不少,想到這裏,淑寶倒是不驚奇,將手伸到更裏面的衣服裏去。

小墨看着牀上四處晃動的小王妃,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看她非常不雅觀的在自己的夫君身上偷東西,嘴角有點抽搐。

而就在這時,淑寶感覺自己的手一暖,居然被另一隻手不客氣的按住……

小墨聽到小王爺均勻的呼吸聲停止,然後是幾秒鐘的死寂,接着傳來似笑非笑的聲音:“我的小王妃,你還真是同情心氾濫,讓我說什麼好呢?”

淑寶一怔,自己的手竟然怎麼抽都抽不出來,料想,她可是一點衣服都沒有穿,雖然她不是不相信柳金,只是自己的情況實在是尷尬。

小墨聽着也慌了,柳金將淑寶的手拽在自己的手裏,翻身起來,雖然酒氣很濃,但是淑寶聽的出現在他非常的清醒。

“一個牢房裏的女人幫着外人偷牢房的令牌”柳金下牀,“你們的配合真的是天衣無縫”

小墨擡眼,柳金的嘴角微擡:“你偷令牌的緣由想的很好,連我的‘小王妃’都說服了”

淑寶聽柳金的聲音冷漠而倨傲,一時間竟然不敢確定眼前是不是真的柳金,她乾脆叫住他:“柳金”

柳金愣一下,盯着小墨的眼睛回頭去看淑寶,夜色中這個女人的剪影很陌生,只是聲音非常的熟悉。

“柳金,我是淑寶啊”她看他有反映,覺得事情沒錯,就確定的點點頭,“我是淑寶”

小墨愣一下,一個柳金一個淑寶,突然出現讓她有點吃不消,錯愕的望着他們。

柳金的神情突然變得詭祕,他的眼神呆滯一下,腦子裏似乎是在飛快的思考什麼。心臟的頻率加快,甚至除掉驚奇還有更多的感覺在他的胸腔裏。

“柳金,你不認得我麼?”淑寶看着夜色中怔的柳金,微笑道。應該會有遇到小墨,遇到許政,白豬時候的驚喜?這個陌生的世界,尋找到同伴,不是應該會興高采烈的麼?

而,柳金無動於衷的表情讓淑寶和小墨都倒吸一口冷氣。

柳金思考片刻,似乎是確定什麼,他回頭看着林小墨,表情黯淡而冷漠。

他突然轉身,一把推開門,衝着院落裏面大吼一聲:“來人”

小墨和淑寶乃至等在門外的白豬和嚇一跳,片刻,安靜的院落裏面舉着火把的一羣巡夜就應聲而來,將房間圍的燈火通明。

淑寶將被子抱在身上,擋住自己的身體,火光一照,小墨和柳金相對,小墨這纔看清果然是柳金,只是他的眼神裏缺失好多好多的東西,變得有點空洞而殘忍。

柳金面無表情的盯着小墨,有點驚訝,但很快就歸於平靜,他回頭看着牀上不知所措的淑寶,在她們期待的目光下挑挑眉毛,對侍衛說:“你們是怎麼搞的?怎麼能讓這些刺客進來?”

刺客?林小墨嘴巴張大。

“小王爺,是奴才們不利,讓小王爺受驚”其中一個回答。

柳金擺擺手,冷漠的說:“給她穿件衣服,把她們統統抓進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