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蔬菜頂級待遇

小強看火勢迅猛,而自己現在進去無非是飛蛾撲火,他擡起四肢在額頭上磨擦一把,看四處站着一圈舉着火把的侍衛,冷眼旁觀,尤其是不遠處黑暗中的某人嘴角揚起一某淡淡的笑意!?

蝦米?笑意?難道小墨出宮被發現,皇上派人來追殺??

否則?這個男人有必要看着一車着火的白菜發出如此釋然的微笑??

他是和白菜有多大的仇啊??

救人,怎麼救人?如何救人?小強看幾個小侍衛對黑影中的男人卑躬屈膝,心裏確定這個傢伙就是事件的主角,於是它拼命往此男子的方向飛奔而去。?

“小王爺,沒幾分鐘這些東西就會燒的連菜葉都不剩下!”他眯起小眼睛諂媚的說,“你的氣是不是稍微消下一點去?”?

柳金冷哼一聲:“把我爹的整個菜園燒掉我纔會消氣!”話閉,隱約聽到小聲的救命。?

“小王爺,這個聲音是——”?

柳金一愣,回頭往聲音的來源望去。?

柳金僵住,眼睜睜的看着火勢越來越猛,而聲音分明是從裏面傳出來!?

“小王爺!這——”周圍的火把侍衛一順往他的方向看來。?

柳金霎時間慌張起來,大火燃燒的速度很快,車身的木頭已經被點燃,現在救人恐怕爲時已晚,柳金聽着越來越微弱的聲音,一時竟然冷汗直流,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強瞳孔放大,一下蹦到他的肩膀上面:“快點救火,快點救火,快點快點!”他聲音急促,幾近沙啞,連嘶吼帶咬,火勢早就讓小強瘋狂,他真是恨不得自己在裏面,而白豬和小墨安全的呆在外面。?

柳金慌張的望着大火,裏面可是一條人命,若是現在去救,等火被撲滅,恐怕人早就斷氣,而自己即便是小王爺,背上一條人命難免,他是小王爺,生在帝王之家,如何能讓這樣的名聲傳出去?如何能背上法律的懲處??

即便是在古代,殺人可不是簡單的罪名。?

想到這裏,耳朵“嗡嗡”直響的柳金看着開始攢動的侍衛下一個驚天的命令:“誰都不能動!哪裏有救命的喊聲?小王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小強愣住,衆人都愣住!?

場面瞬間變的分外的緊張。柳金竟然是擺出強硬的姿態環視衆人,再沒有人敢出聲。?

而在柳金的背後,臨親王淡淡的立着,他聽着看着柳金的作爲,然後眉頭鎖起,他知道他的兒子還不如先前的那一個瘋子!?

他甚至在懷疑,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兒子!?

“誰都燒不掉我的白菜!”臨親王下巴上面留着長鬍子,穿着粗布衣,眼神凌厲而平和,並沒有帶着王爺的倨傲,他一晚上的說教,換來兒子的殘忍,他的眼眸裏淡淡的閃過一絲憂愁和落寞。?

柳金髮怵,渾身抖一抖,再不敢擡眼。?

臨親王暗淡的望他一眼,挑眉跟蔬菜大叔說:“去把外面的火澆滅,再燒恐怕我的蔬菜就不好保存,味道會變質!”?

蔬菜大叔應聲,不急不燥的吩咐下人把火撲滅。?

小強絕望的癱軟在地上,大火早就連骨頭都燒掉不再,根本就沒有生還的希望!?

而當火完全澆滅的時候,裏面居然是一個很大的隔熱層盡顯在外,之所以外面的聲音馬車裏面會聽不到,是因爲這個傢伙的隔熱隔音效果在當時是世界頂端。?

就在門被敞開的時候,林小墨愣愣的看着開門的蔬菜大叔,扁扁嘴問道:“我說,剛纔是不是着火了?”?

蔬菜大叔有點鬱悶,矜持的點點頭。?

“我就說是嘛!你還不相信!看吧,不喊救命咱鐵定給燒死!”說完白豬有種想哭的衝動!?

臨親王淡淡的瞟一眼柳金,輕聲嘆息,轉身離開。?

沒有意味深長的說教,沒有怒火沖天的勸解,只是嘆息而已。?

這早就不僅僅是失望,而是絕望!?

柳金看父親遠去的背影,冷哼一聲,像是在掩飾自己的心虛,他轉身離開,想走的優雅,卻如何裝,都走不出瀟灑!?

“小強?!”當白豬露出兩顆白嫩的牙齒在菜小強的面前微笑的時候,淚水朦朧的小強勉強清醒一點,他摸摸白豬的頭說:“我知道你會來尋我的,你等我一下,我立刻就去!”說着轉身就往牆上撞!?

小墨出來的時候,只剩下蔬菜大叔一臉笑容:“你能和王爺的白菜坐同一駕馬車,真是百年修來的福分!”說完熱切的握握小墨的手。惟有小墨愣在原地。?

裏面除掉有點熱之外,實在沒有異樣的地方,這就是宮廷白菜車的待遇!?

看到小強花花的小臉,小墨更鬱悶:“先前是發生什麼事情?”?

小強萎縮在白豬的頭上,享受着失而復得的幸福,他恍惚的說:“好象看到一個熟人。可是,他的樣子我忘掉了!”他心不在焉的說。?

“是誰?”?

“壞蛋!”小強說,“我對壞蛋的敏感度一向很低。”?

小墨總覺得有異樣,回頭碰到蔬菜大叔熱情的笑臉:“既然你是有緣人,我帶你去參觀王爺在京城的蔬菜園,臨親王出品,蔬菜待遇頂級,給你最好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