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該死的白菜們

柳金很看不起自己的父親,空掛一個臨親王的牌子,唯唯諾諾,種菜種茶葉,想到這裏,柳金非常不爽的往樹上踹一腳,怒罵一聲:“媽的”

凌晨,天微微亮,送蔬菜去皇宮的馬車揹回來一車的陳舊蔬菜和爛葉子。

臨親王規定要將所有皇宮退下來的蔬菜帶回來,在清晨的時候分給百姓們,所以,每天早晨,在臨親王府門前的百姓爲數不少,這一方面說明,臨親王在羣衆中的口碑好,另一方面,柳金每天都要面對這些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人。

造成父子關係僵最重要的是,百姓不要的爛蔬菜,纔會被拿到臨親王府,廢物利用做成飯菜擺上桌面,他不是回收站,現在每次看到食物就噁心,他可是小王爺,整個楚清國堂堂正正的小王爺比百姓的身份不知道高几百倍。憑什麼要受這樣的罪過?

柳金一直引以爲傲的身份就是小王爺,他甚至覺得是自己在生活中受盡磨難,上天才派他到這個地方享盡榮華富貴的。

所以,一切貶低他身份的,都是應該被“和諧”掉的

柳金看着蔬菜車的近視眼大叔明晃晃的將蔬菜車開過去,頓時火冒三丈:“你他媽的看不見小王?”

偏偏這位大叔還是一位耳背……

於是,火上加油的柳金眼睜睜的看着蔬菜車進入王府之後,帶着滿車的爛菜往廚房而去,這個時間點,必然是要準備蔬菜的二次利用。

而自己的早飯,必然要等着二次利用後的菜泥,讓自己來進行三次利用

我靠小王我家是窮還是怎麼着?想到這裏,柳金越想心裏面越不平衡,加上被種菜的老爹嘮叨一整個晚上,到凌晨才用一個“滾”字把自己打出來此刻偏偏遇到一眼花耳背的蔬菜車大叔,所以諸多原因讓柳金爆——

“這個是送白菜的車?”柳金招呼身邊的小侍衛問道。

“是的,小王爺,是去皇宮送菜的車裏面不僅僅有白菜,王爺的產業鏈您是知道的裏面還有土豆,番茄,紅薯,馬鈴薯,地瓜,青菜,紫菜,鹹菜——”侍衛顯然不是一個會察言觀色的主兒。

“鹹你媽的頭”柳金一怒,嚇的侍衛禁聲。

“去給我找個火把,把這些該死的白菜燒掉”柳金冷冷的看着蔬菜車。

“是”侍衛點點頭,領命而去。

林小墨頭上頂着白菜的葉子鑽在車廂裏,手中抱着滾成泥球的白豬,頭上面立着滿臉菜色的小強

其實從御膳房到等着蔬菜車這一段時間,並沒有生什麼意外,只是,小墨沒有想到的是卸菜的諸位中居然有一位大漢主廚……

於是,手中的白豬再不能忍受相思的痛苦,一撅四腿咬住大漢的屁股,說什麼都不肯鬆口。

我們一直崇尚的是愛情,雖然白豬不是主角,但是愛情是沒有貴賤之分的,既然可以有林小墨和雲揚的“宣紙之別”,當然應該有白豬的“捨命咬屁股”的浪漫行爲這類行爲雖然在這裏只能簡單的幾句代過,但是這種愛情的精神還是值得去讚揚的

大漢和諸位主廚每天凌晨天不亮就要出來搬運蔬菜,領導不讓睡覺,脾氣大的很,所以狠狠把白豬甩在一邊,一腳將她踹進泥潭裏。

他不知道,他踹碎一位妙齡少女的心,那可是一位在當時鐵定會被哄搶的美女,所以,緣分就是這樣一個不經意就是一輩子

此刻,林小墨和沉悶的白豬抑鬱的小強三個人鑽在一堆舊白菜葉子中間,好象一片嫩綠中一朵紅色的小花和一隻白色的肉蟲,外加一隻黑紅色的“黑毛痣”……

“車是不是停了?”林小墨小聲問。

“好象是”小強接話。

“出宮了麼?”

“我出去看看”小強在菜葉子上跳幾下,忽然消失在視野中。

小墨在菜裏鑽一鑽,安慰的拍拍白豬的頭,表示自己誠摯的慰問。

“你們這是做什麼?”車伕一停住馬車,周圍就竄出來一羣拿着火把的侍衛,一羣羣的舉着火把就要往車上面點。

雖然蔬菜大叔眼花耳背,但他並不是傻子,他一慌張,抓住領頭的侍衛:“等等,你們這是做什麼?這是俺的車”

侍衛典型的欺軟怕硬,一甩手將蔬菜大叔甩在一邊:“小王爺看你的白菜不爽,吩咐統統燒掉”

“燒掉?等等,爲什麼燒掉?這是俺的菜”

“你的車你的菜不都是王爺的,王爺的就是小王爺的,說燒就燒”話畢,冷冷的看一眼他,一揮手,侍衛就二話不說就將車點燃。

“哄”火光四濺。

小強一跳出來,背後就點燃了,驚得他奔出幾米去,驚慌失措的回頭看,我的娘小墨和白豬在裏面

“這是什麼味道?”林小墨覺得味道不對,隱約聽到外面在爭吵,但是聲音不清楚。

白豬眉頭微微鎖起:“這個味道好象是燃燒的味道?。

“是有點熱?”

“恩……”

“白豬着火着火着火啦”

“哄”林小墨猛然驚起,然而,爲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