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我只是在溜豬

夜色涼如水,林小墨起身,從牀鋪下面把睡的純熟的白豬和小強抱出來。

白豬準備開口,小墨揮一揮手指頭示意不要講話。

白豬點點頭,小墨回頭看看同在一張牀鋪上的四個小丫鬟,俯身將小菊的被子掖好,才躡手躡腳的出門。

“小墨,我們真的要離開?”白豬看門關好,才問。

林小墨點頭,當今之際,最重要的是將淑寶和許政救出來,完全不清楚他們的情況,讓小墨坐立難安。

小墨從白豬的嘴裏得知,每天凌晨,天未亮,就會有蔬菜車進出宮廷,到御膳房將新鮮的蔬菜放下,纔會離去,所以,唯一出宮的辦法就是鑽進車裏。

林小墨抱着白豬在皇后娘娘的門前停下,略有黯淡的掃一眼黑黑的房間。

不管怎麼說,在鳳寰宮的日子,沒有壓迫沒有懲處,自由自在,讓林小墨感覺很溫馨。

這個感情,還是值得去記住的

“小墨,走”白豬一翻身從小墨的身上跳下來。

林小墨點頭,不帶走一分一毫,是怎麼來的,我會怎麼離開,所以,上天你要公平,不可以將我的任何一個同學擅自留下

小墨倔強的回頭看鳳寰宮的牌匾,然後嘆息,轉身離開。

“這邊這邊”白豬小聲的招呼着,小墨肩上立着蟑螂,她一點不敢怠慢的跟着白豬。

林小墨從鳳寰宮出來,一直沿着西邊湖,路過慈惠宮,往御膳房的方向走去。

“林小墨”

小墨高度集中的盯着白豬一晃一晃的小尾巴,半夜聽到有人叫自己,身子不穩,小強一晃,晃四下“砰”的一聲從小墨的肩膀上掉下來。

摔得兩眼昏花。

林小墨回頭,看到雲揚有點疑惑的看着她:“你這是——”

“是,是雲侍衛”小墨微笑看着雲揚,有點不知所措。

雲揚看着小墨腳邊的白豬,撓撓頭,“你,這個是?”

小墨心想,這個傢伙果然是神奇,不用睡覺不用吃飯,無論任何時候路過華秦宮都會遇到,可是,現在的確不是時候……

“這個,這個是我的寵物”小墨將白豬攔腰抱起,笑眯眯的說,“我,我這是在——溜豬”

“溜豬?”

“對啊”小墨尷尬的衝他傻笑,“我的豬寶寶總是不聽話,所以半夜帶着它出來轉一轉”

“這樣”雲揚點點頭,伸手就要摸摸白豬的頭。

白豬平時最討厭小白臉摸她,這時張嘴露出一副尖尖的牙齒,恐嚇雲揚。

沒有想到,白豬失算,雲揚不僅沒有被嚇到,居然一把從小墨的懷裏把白豬抱起,一臉逗嬰兒的天真表情,親親她的腦袋:“好可愛,還會露牙齒”

小墨愣了,白豬木了,小強怒了。

雲揚不僅拖着白豬的小肚子,當然其中包括胸的部分和臀的部分,其中一條就可以讓雲揚下九層地域,問題是,現在他居然親親她的腦袋

白豬這個當事人是第一個反映過來的,一口咬住雲揚的指頭,下狠勁往下咬。

“你,你不要激動”小墨看白豬近乎瘋狂的行爲,匆匆伸手去阻止。

雲揚面不改色,他把被咬着的指頭,連同白豬一起捧起來,讓白豬的臉對着自己的,然後揚起一個分外清爽的笑容,他說:“小傢伙,你很調皮哦”

白豬嘴裏咬着他的手,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沒有再繼續咬下去的動力。

“你……”小墨一把捂住白豬的嘴,將她抱回自己的懷裏,憨笑道:“不好意思,這個傢伙總是讓人操心”小墨緊緊的摟着四下折騰的白豬,探頭去看看雲揚的手指,“那個,沒有關係?”

“不礙事”雲揚挑挑眉毛,“你在鳳寰宮養這個,皇后娘娘不會怪罪?”

“她以前一直在淑寶——淑娘娘那裏”小墨捂嘴更正,“她被關之後,我就只能抱來養”

“這樣”雲揚瞭然,“你抱着她不要在晚上亂跑,被其他的巡夜抓住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雲揚點點頭道。

“嗯,好”小墨咬咬嘴脣,“我走了”

“好”雲揚點點頭。

“好……”小墨突然覺得有點不捨,她再次擡頭,“我走了”

雲揚微笑着點頭。

小墨想說什麼,可是看他微笑的神態,卻覺得什麼東西壓在喉嚨說不出口。

“再見”小墨揮揮手,揚起嘴角。

“再見”雲揚應聲。

小墨抱着白豬回身,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她猛然向雲揚走回來。

“你怎麼?”

小墨從自己的袖口裏面掏出一張宣紙,雖然這個曾經對自己是很重要,但是現在裏面的那個字對自己已經沒有價值了,不如留給他當個紀念

“這個給你”她小心翼翼的伸給他。

雲揚莫名其妙的接過。

小墨點點頭,略有不捨的瞄一眼:“你拿着,留個紀念”說完,她咬咬嘴脣,轉身,小跑着離開。

雲揚將宣紙展開,一個清晰的“楚”字盡顯眼前,雲揚眉頭微鎖,這不是皇上的名麼?擡頭看小墨的背影。

雲揚眼睜睜的看着小墨往右邊走去,他靈光一閃,嘴角的微笑僵住。

夜晚的林小墨,一個人是不會往右拐的小墨晚上往左拐的習慣歷歷在目。

雲揚想起白豬在自己懷裏那凌厲的眼神,自己的想法都把自己嚇一跳。

那隻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