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柳金是小王爺

獄卒甲一看小王爺面色疑惑,匆忙解釋道:“小王爺,這位不是太監,他先前可是皇上中意的男寵,這不是跟娘娘通姦被關到這兒了麼”

“男寵?”小王爺冷笑一聲,“和娘娘通姦,我靠,這派頭夠可以”

許政對着牆壁,自己曾經設想過千萬種的情況和同學見面,但是從未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以階下囚的身份去面對一個曾經自己最憎惡的男人。

許政和柳金,曾經因爲三次打架而被學校記過,其實,無非是青春衝動的小事情,但是,在這個情景下,牽扯到的就是許政的尊嚴人格,他務必不能讓他認出自己。

“皇上的男寵是不是比女人更加的國色天香?”柳金挑挑眉毛,色眯眯的往盯着許政說,“小子,把頭轉過來讓爺我看看”

真是流氓的派頭許政暗自攥着拳頭,恨不得轉頭衝着他臉上搗一拳。

柳金看對方沒有反映,眼睛立刻豎起來:“聽不到?我讓你轉過來”

許政不動聲色,任憑他在外面怒吼,他竟是對着牆一動不動。

小王爺看出許政的倨傲,他冷笑一聲:“這丫叫啥名兒?”

兩個獄卒慌慌張張的去看名冊,隔壁的二牛應聲:“他叫許——”

“小政”許政一捂嘴,捏着嗓子說。

“你丫會說話小王我以爲你是啞巴”他怒火沖天,“皇上男寵怎麼了?到臨親王的牢獄裏,就是臨親王魚肉,就要任小王爺我宰割”他說完,覺得比喻有點不恰當,清咳一聲道,“你是到牢獄裏來當爺來了?”

許政依舊不說話,聽着柳金在外面指指點點。

柳金看這傢伙不理人,放下話題,回頭看獄卒甲:“皇上怎麼說的?”

“回小王爺”獄卒諂媚的說,“皇上說先把這對姦夫淫婦關着,聽候落。”

“姦夫淫婦?這麼說,這位通姦的娘娘也在牢裏嘍?”他微微眯起眼睛。

“是,這位淑娘娘在女牢裏”獄卒迴應。

“娘娘,嘖嘖”他挑起眉毛,兩眼冒光,“確實還沒有試過娘娘呢”

許政一個寒顫,差點坐下。

柳金看許政有點反應,一雙眼睛滿是淫光:“喂,你和皇上,和娘娘,哪個感覺好?”

聽到這裏,許政早就忍無可忍,骨節咯吱咯吱的輕響,幾乎要爆破而出。

“呵呵,你抖什麼?”柳金拽拽頭上的金冠,“許——小政是?小王爺我夠不着皇上,也沒有那嗜好,不過這位小娘娘——”

“小王爺”門外面進來兩個黑色緊身衣的侍衛,匆匆的打斷他的話,“小王爺,王爺和王妃要您現在就回去”

“急個屁”他咬咬嘴脣怒聲。

“小王爺,您鬧青樓的事情,王爺都知道了”侍衛微微低頭,顫聲道。

柳金一聽,衝着侍衛臉上就是一個耳光:“你他媽的是吃屎的”

“小王爺”侍衛不敢擡頭,諾聲道。

柳金冷冷的看一眼許政,跟獄卒說:“明天晚上把這位淫婦娘娘帶到我的房間裏來”

“小,小王爺,她可是皇上——”

“皇上怎麼了?皇上玩膩的女人不能讓我玩玩?怎麼說還他媽的有血緣”他冷眉一挑,嚇得獄卒連聲應是。

柳金說完,帶着侍衛往外走,臨走回頭看一眼許政的背影,冷笑道:“給小王爺我臉色看?等這個女人爺我膩了,就讓你真的變成太監”

許政一直聽着對方的宣言,直到牢房的門沉沉的被鎖上,他纔回頭。

“你真是瘋了小王爺那是什麼人?誰你都敢惹”獄卒回頭拳頭衝許政晃一晃。

“是臨親王府的小王爺?”許政提不起半點精神,輕聲問。

“你是自己找死”獄卒撂下一句話,再不看他一眼。

許政垂頭喪氣的往草堆上一坐,腦子裏面“嗡嗡”直響。

若真的是柳金,他即便是認出自己,恐怕都不會放自己出來?

他變了,變得像他滿身的金色飾一樣,讓人心生恐懼。

許政嘆息,他不是在期望自己可以被柳金救出來,而是回想起他最後的一句話,開始祈禱自己不要死在他的手裏就好

———————————————————————————————————————

“小姐”喧譁的京城裏,混亂的翠紅樓,一個小丫鬟焦急的叫道。

櫻燦的胳膊上往下滴血,一道很長的刀傷赫然在目。

“不礙事的,小蜜,你去幫着媽媽把下面砸壞的東西收拾一下”她淡淡的微笑,臉上看不出一點痛苦。

“可是小姐,你——”

“你放心,我自己可以”櫻燦一臉淡然,小丫鬟只得愁眉苦臉的轉身出門去。

待門關好,櫻燦才忍着疼痛用布把傷口包紮好,小小的汗珠從臉上流淌下來。

她轉身走到窗戶邊上,往下面看看,臨親王府的人在樓下嚴密的監視着。

櫻燦怒火沖天,她回身在牀上坐下來。

柳金,真是夠狠,竟然完全不顧同班同學的情面麼?

要搶我做你的女人,想都不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