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臨親王小王爺

林小墨默然,嘴角一挑,努出一個淡然的微笑,她對他的質疑不做迴應,只是目不轉睛的看着他,看的楚絡感覺異樣。

“怎麼,朕說的不對麼?”他凝視她,“你想要辯解?”

辯解?林小墨暗笑,自己需要辯解來澄清自己麼?

不需要

林小墨終於明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縱然是怎樣努力的融合,都是不可能渾然一體的,她不是這個世界的個體,她不需要摻入這個世界的情感。

一個人,就好

“我會救他們出來的”她淡淡的擡頭,起身,微笑,“我會”

林小墨面不改色的望着楚絡,將最後兩個字硬生生的說出來,然後輕盈的彎下身子行禮,再然後,冷靜的轉身離開。

楚絡看着這個倨傲的婢女的背影,眉頭微鎖。

她,看上去實在不僅僅是一個宮女

—————————————————————————————————————

林小墨孤零零的回到鳳寰宮,小強和白豬看到小墨回來,爭先恐後的跳出來。

“怎麼樣?你有辦法救他們麼?”

林小墨搖搖頭,落寞的看看它們。

“事情怎麼會展成這個樣子?”白豬頹然的坐下來。

“我想,這次求誰都是徒勞”小墨闇然道,“皇上打定主意,勢必要嚴懲”

“可是,許政根本就沒有——”

“這個只有我們知道,皇宮裏面不會有人相信的”小墨說,“監牢裏面恐怕是最骯髒最齷齪的地方,淑寶還好,可是養尊處優的許政如何受得了?”小墨頹然的坐在白豬的身邊。

“如果我不是一隻蟑螂,我就出皇宮去劫獄”小強忿忿然。

“這根本就是一個不成立的假設”白豬反駁。

劫獄……小墨淡淡的掃一眼窗外。

或許,這並不是一個不可行的辦法

————————-—————————————————————————————

許政一個人蜷縮在牢房的角落裏面,臉色微紅的坐着。

他將手邊的草往腿上灑一灑,一打滾從地上爬起來。

許政四下瞄一瞄,湊到隔壁二牛的欄杆前,輕聲道:“我說,哥們請教個事情唄”

二牛眨眨眼睛,咧開一個熱情的微笑:“說什麼請教,有事情你說就成”

“那個……”許政一臉尷尬,侷促的問,“這個牢房這個地方,哥們是第一次來要是緊上廁所的話,應該怎麼來?”

“廁所?”二牛一臉迷茫。

許政指指下身,尷尬道:“方便……就是小便”

“小便啊”二牛狠狠的拍拍他的肩膀,大笑道,“緊小便你就早說嘛”

許政一擡頭,牢房裏二十幾雙眼睛看過來。

二牛很大方的蹦到角落,從裏面的草裏翻騰好久,才端出來一個小盆。

“喏,今天我還沒有用你是新來的,趁着他們還沒有給你新的,就和我一起用”他熱情的揚起嘴角,將精緻的小盆隔着欄杆送到許政的面前。

一股尿素特有的味道飄起來,許政一捂鼻子,覺得胃裏有點涌。

二牛偏偏特熱情,將小盆擡起來,送到他的手邊:“給你,不用客氣”

許政點點頭,用指尖將盆拎過來,放在角落,不管怎麼說,自己是真的憋不住了,有用的就好,不看花紋不聞味道不摸觸感,現在能用就是真理。

可是,許政褲子脫一半,就看到兩個獄卒匆匆將外面的門打開,一個穿着分外講究的男子洋洋灑灑的走進來。

他一身金色的錦緞,金光閃爍,叮噹作響,想必是珠寶不少,頭上帶着巍峨的金冠,下巴上打着小結,雖然牢房黑看不出他的五官,但是一身行頭確是叮叮噹噹,大是引人注目。

“小王爺,您說您今天親自來是不是有點……”

“見鬼,不是我親自來,看看你們每次給我挑點什麼貨色”他有點憤然道。

許政渾身冷不丁的打個寒戰,這個聲音……分明是……

“女牢在哪邊?”他不滿的嘟囔,用袖子擋一擋嘴。

“小王爺您這邊請”獄卒躬身,往一邊讓讓。

“哪個小便,怎麼這麼臭?”他怒吼一聲。

“王爺,這牢裏就是這個聞兒,您每天聞着就會習慣”獄卒甲一臉諂媚。

“誰他媽的每天閒着來這聞臭味啊?”他一擡手就要打,獄卒甲慌張的擋住頭。

小王爺眼睛一瞟,許政雙手拽着褲子,面牆站着,分明就是一派撒尿的行頭。

他眼睛眯起來,冷冷道:“這小子是咋的?當着我的面撒尿啊?”

獄卒乙一看,慌忙衝着許政嚷嚷:“你他媽的看不見小王爺來了,還不把褲子提起來。”

許政心想,小王爺個屁斜着眼睛看這位金光閃閃的小王爺。

“真是……”小王爺轉身,提步欲行,卻一個機靈,回過頭來看着許政面牆的背影,越看越不對,越看越眼熟,許政被盯的渾身毛。

“我說,這不是關太監的麼?這位怎麼站着撒尿呢?”小王爺眉頭一鎖,怒聲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