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逼真綁架計劃

淑寧宮寬大精緻的房子裏混亂不堪,幾個妃子站在屋子裏,太醫坐在牀邊上診脈。

淑寶穿着綾羅錦緞,褐色的長袍彰顯着地位的尊貴,只是,她此時被幾個丫鬟奴才硬生生的壓在牀上,她胳膊腿一陣亂動:“你們放開我,你們放開!我家裏面沒有錢,你們綁着我沒有用!放開我,你們這些流氓,瘋子,鹹鴨蛋,混蛋,我,我會,我會去報警的!”

因爲淑寶沒有帶來眼鏡,盡在眼前的人只能看到一點影子,在朦朧中,顯然對外部情況的敏感度不高,整整一天時間,她一直將事情的嚴重程度定位在綁架這類小事情上……

“你們,你們有本事把我的眼鏡給我拿來,讓我看清楚你們這些人醜陋的嘴臉,放開,我報警了,我的手機在哪裏?你們這羣小偷,你們這羣……”她的完全不配合,顯然給太醫製造了許多的麻煩。

“不會是瘋了吧?”身穿着粉色小襖,青綠裙袂的婉妃冷笑着,冷漠的嘲笑。

“這淑寧宮裏面風氣不好,看這樣子,八成是跟了小鬼,掉了魂了!”寧妃斜睨着淑寶道,“平常不做壞事,半夜不怕鬼敲門,誰叫淑娘娘做的壞事情多,最後被哪個陰魂害了都不知道。”她輕聲慢語的說,其中的深意隱隱流轉。

兩位妃子在屋子裏面冷眼看着,突然聽到門外的小丫鬟顫顫巍巍的走進來,差點被門檻絆倒,她愁眉苦臉的小聲說:“我的娘娘們,皇后,皇后娘娘,娘娘,來了!”

“你這是怎麼了?慌什麼?”婉妃小眼一瞪,“來了報就是!”

“皇后娘娘,她,她,她……”

“怎麼了?”寧妃斜起眼睛問。

小丫鬟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看到皇后清瘦的身影站在門口,她有口諭,到任何地方不用大張旗鼓的通報,皇后覺得那不安靜,很煩。

兩個妃子眼睜睜的看着皇后頂着爆炸頭,很端莊賢惠的走進來,那樣子簡直就是一顆聖誕樹,滿頭是金閃閃的釵飾,不對稱的吊着,如此誇張的頭髮頂在她小巧的頭上……

婉妃“撲哧”一聲就笑出來,笑的渾身發顫,連手帕都掉在地上。

寧妃心裏暗笑,但是表面還是忍下來,匆忙彎下身子來:“皇后娘娘吉祥!”

牛嬤嬤在身邊跟着,臉都綠了,皇后頂着聖誕樹一路走來,臉都丟光了,如今看到婉妃的嘲笑,更是火上澆油:“婉娘娘,是不是應該跟皇后娘娘請安?”

婉妃一聽,纔想起,彎下身子,忍着笑意說:“皇后,皇后,娘娘,呵呵,吉,吉祥!”

牛嬤嬤看着越來越氣,不想皇后連看都不看,好像兩個人的請安完全是空氣,她款款的走進屋子裏面來,連平身都不說,直走到牀邊。

淑寶鬱悶着,一羣人壓着她,一蒼老的手還握着她的手,時不時一坨粉白色的肉在她的眼前晃一晃,她不是瞎子,勉強能看到一點點,她以爲是誰拿着粉色的牌子在她的眼前晃,其實那坨肉是太醫的臉……

“你放開我,你這個流氓,你抓着我幹嗎?”淑寶其實是個分外安靜的人,她不到跳牆的時候是不會罵人流氓的,她媽媽在村子裏面賣雞蛋,所以,淑寶罵人最狠的詞兒就是鴨蛋,雞蛋,鹹鴨蛋,臭雞蛋之類的。

太醫也着急,這位娘娘鬧騰的厲害,把脈都把了半個時辰,愣是什麼都把不出來,他撐開淑寶的上眼皮和下眼皮,看來看去,都看不出來其中有什麼問題。

“娘娘,你安靜一點,你這樣亂動,臣不能把脈……”太醫急的滿頭大汗,要求道。

淑寶想,綁架就綁架,非要搞的這樣高科技,一羣人奴婢娘娘的叫,以爲這樣我就不知道你們的身份?

淑寶想到這裏掙扎的更厲害,她眼前有人影晃來晃去,可是她看不到是男的還是女的,她只能感覺是人就伸腳去踹,如此大幅度的掙扎,終於幾個丫鬟不住,跌倒在地。

淑寶順勢坐起來,看着牀邊有個影子,愣是站着不動,不說話不動手,搞不好是頭目,她順着皇后的衣服看上去,烏黑色的影像比粉白色多,淑寶略微一思考一下,這種情況是頭髮比腦袋大……所以,她很不客氣的伸手就往對方的臉上砸去……

周圍的空氣很靜,皇后站着就是不動,她的身上散發着一股狠勁兒,不說話就是不說話,連皇上求她說,她都不說,現在,她就要站在那裏就是不走,眼看着那拳頭就砸上來,她跟個木頭人似的,一動不動。

“皇——上——駕——到……”太監的聲音從門外面傳進來,把淑寶嚇一跳。

這幫綁架的人素質可以啊,這聲音不是誰都能學的了的,看來這不是普通的犯罪團體,鬧不好就是產銷一條龍,綁架——逼問——消票,危險,非常的危險。

淑寶的手停在半空中愣着,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皇上吉祥!”淑寶聽到周圍人聲四起,男的,女的,一大片亂糟糟的,聽的淑寶渾身打顫,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跪下來說句話。

皇上走進來,看到這麼多人看淑寶,心裏面甚是欣慰,愛妃們終於學會互相關懷了,皇上楚絡很年輕,英俊的眸子,俊逸的眉宇,其中帶着王者的孤傲和霸氣。

他的目光落在皇后的身上,皇后回過頭看着他,照舊不說話,彎下身子來福了福。

楚絡早就習慣了皇后的個性,擡頭看了看她的髮型,嘴角有點抽搐,半天才擠出來幾個字:“呃,維兒,今天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