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大唱牢獄之歌

暗夜中,淑寧宮外,穿着卷邊小襖的小丫鬟木木的呆在門口,望着漸漸遠去的許政和淑寶,竟是一動不動,仿若是一尊雕像。--鳳-舞-文-學-網--

白豬和小強狂奔到門口,看到她的眼睛一晃一晃的,像是在掉眼淚。

她說:“娘娘,對不起……”聲音很小,很輕,很落寞。

――――――――――――――――――――――――――――――――――――

“等等等等――”許政邊叫邊扯着牢頭的袖子,亂嚷嚷着,“我們是夫婦,我申請把我們關在一起吧!”

“喊什麼喊,忍着點,都階下囚了還惦記着女人。”牢頭是個四十來歲的絡腮鬍子,這裏每天嚷嚷着要女人的多了去了,男人一個人呆的時間長容易寂寞,調調嗓子喊喊女人是正常的事,但是像他這樣,一進門就喊着要女人的的確不多見。

“不是啊,我是怕,我怕她寂寞!”許政看着淑寶被兩個女的夾着往另一邊走,討好的說,“我說大哥,您行個好,我倆離不開,反正牢房這麼大,您就讓她來跟我一塊住唄!”

“你們通都被下牢房了,像你這麼恬不知恥的男人還真是不多見啊!”話一出,牢房其他的犯人一陣鬨笑。牢頭用力一推,許政往前邁兩步撞在牆上,後的牢門“咣噹”一聲被關上,牢頭大鎖子一,冷哼哼的看他轉離開。

許政揉揉被撞疼的額頭,看其他牢的犯人幸災樂禍的齊刷刷的望着他。

一個個皆是灰頭土臉,滿面油垢,有的將手在口搓一搓,一團泥掉下來。

許政覺得口有點堵,看隔壁十五六歲的小娃隔着框框給他招手:“你你過來過來!”

許政小心翼翼的走過去,對方一揮手,一團黑抹在許政白皙的臉上。

“哄!”牢房裏面一陣鬨笑,隔壁的小娃笑得又蹦又跳。

許政摸摸臉,這幫孩子真是低級趣味,牢房裏面呆帶太久,智商低下了吧?

許政一蹙眉頭,猛然從地上抱起毛草,衝着對方砸過去,對方來不及躲避,嘴裏叼了一團。

“哈哈哈哈哈――”一片哄嚷,對方跳的更歡。

許政看他們傻笑,自己尷尬的扯扯嘴。

“你是哪個宮裏面替退下來的太監?”對方揮揮手問道。

太監?許政一聽,一臉不滿的走過來,“你纔是太監!”

小娃有點錯愕:“你不是太監是什麼?這裏是臨親王的大牢,就是用來關太監宮女的!”

“臨親王?”許政挑挑眉毛,“這大牢還分着誰開的誰開的?”

“大牢怎麼了?犯事的多了去了,關一個地方不是擠死?”小娃搖頭晃腦不以爲然。

“你們得罪主子被關了?”許政問。

“我們――唉――”小娃說到這裏臉上有點怨色,“我們都是和宮女好上,才被關到這裏來的!”

許政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住,太監和宮女?國際玩笑吧?

“你們,喜歡宮女?”

“你少假裝,你好像不是啊?”小娃一臉鄙夷的瞄他一眼。

許政懶得跟一羣太監解釋,闇然道,“跟你們好的宮女呢?”

“女牢那邊,說起來我們都兩年沒有見面,不知道她還好不好!”說着就可憐兮兮的垂下頭。

許政因爲男女被分開關很是憤怒,聽到小娃哎聲嘆氣更是火不打一處來。

許政惦着腳尖往敞開的門看看,按理說,這男牢和女牢應該離得不遠吧?

他看兩個獄卒坐在外邊喝酒,大着膽子吼一聲:“淑寶唉,我的淑寶,喂――”

衆人震驚。

他的聲音沿着空氣一直狂奔幾道門,以百米的速度奔馳而去。

女牢裏,淑寶和隔壁的小花打的火:“你是怎麼喜歡上太監的?”

“就是――看着就喜歡,俺其實沒有啥!”小花一臉侷促,小臉紅彤彤的,女牢果然是乾淨許多,一樣是多年,小花卻是白白淨淨,一點看不出髒來。

“原來你們這是柏拉圖式的啊!”淑寶一陣興奮,“我跟你說,我上學時候研究過柏拉圖的精神戀,其實在男女之間有時候不是很重要!”

“――”小花臉一紅,囔囔道,“俺不是很清楚,那個是咋回事!”

淑寶一聽,立刻開始普及知識,“這個其實比較簡單,就是男的,和這個女的――其實是說,就是說,男的把那個,然後女的那個――”淑寶一晃眼睛,滿屋子的犯人都望過來,自己感覺臉上燙,有點講不下去,果然還是黃色影片直接,明瞭――

耳朵一翹,淑寶隱約聽到有人在吼自己,恍恍惚惚的有點餘音,接下來傳來一陣長的:“淑――――――寶!”餘音嫋嫋。

“許政?許政――”淑寶一把揪住小花,“這男牢和女牢離得有多遠?”

“俺不知道,俺沒見過!”小花一愣,低聲道。

淑寶二話不說,直接衝着外面喊一聲:“許政――政!”

聲音出去再沒有迴音,想是自己一個人的聲音比較低,淑寶動員所有的人跟着一起喊:“許政,他叫許政――”見衆人一副呆滯的表,她嘆一口氣,“我男人叫許政,許政!你們跟着我一起喊許政!”

各個籠子裏面的姑娘才勉強的點點頭。

“一二三――許政!”二十幾個宮女齊刷刷的出一聲貓叫。

“這個聲音是從腔裏面出來的,腔腔,不是口腔!”淑寶着急的比劃着,“你們把你們的手放在口上,你們知道自己的在哪裏麼?就是――對對對!”

“一二三――許政!”

“哄!”聲音沿着原路一直傳到男牢這邊,許政正頹然的坐在茅草上,以爲地方遠,對方聽不到,此時清楚的聲音一傳來,振奮了滿牢房的男太監。

許政跳起來,和其他人一對眼神,於是在許政和淑寶入獄的那一個晚上,同時在男牢房和女牢房的上空,搭起一座鵲橋。

“小花――我你!”二十幾個人的男聲合唱。

“二牛,我也你!”那邊的女聲合唱。

“小梅,好想你!”

“好想你――”

“淑寶――是個醜八怪!”許政指揮着衆人喊。

那邊好久沒有聲音,時隔很久才響起:“許政――我們你!”

許政驚得差點跌倒,淑寶果然還是技高一籌……

男牢房和女牢房中間鎖着幾道門,平常是不太通達,兩個獄卒聽着兩邊越來越鬧,將手裏的酒杯子一摔,驚得許政一動不敢動。

“甭喊那些你的,俗氣!”獄卒甲粗聲粗氣的說,“你們都會唱山歌不?啊――”於是許政終於敗給獄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