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同學私會代價

淑寧宮的院落裏面立着的是楚絡和小東子。由於眼睛實在不是很適應,淑寶縱使坐在地上都愣半天才看清。

淑寶在地上打一個滾跪好,慌張道:“皇上萬歲”

楚絡異常冷漠的看她一眼,從夜色中走進來,淡然道:“我聽說你的眼睛可以看到了?”

跪在地上的許政淑寶,乃至鑽在牀底下的白豬小強都是一愣,這個消息除掉幾個同伴,不會有人知道,連太醫劉子楊都被懵的暈頭轉向,楚絡是如何知道的?

淑寶聞言,冷汗往下冒:“借皇上的關照,加上劉太醫是神醫,所以臣妾才,才能重見陽光……”一句話說的結結巴巴,她跪在地上瞄一眼許政,躊躇的皺皺眉頭。

楚絡低頭一晃,兩個人對接的眼神被抓個正着。

許政匆匆側頭,目不斜視的盯着地,等着那裏開出一朵花來。

楚絡咬咬牙,怒色道:“你能看得見,所以就迫不及待的和許公子半夜私會?”

“哄”淑寶只感覺自己的腦袋一懵,半夜私會?這個罪名實在不輕。

許政自然急着辯解:“皇上,淑娘娘只是——”

“你閉嘴”不想楚絡一聲令下,凌厲的目光裏面幾乎要冒出火來。

自己的女人紅杏出牆是一個男人最大的恥辱,更何況——是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女人——

許政一驚,垂頭噤聲。

“皇上,臣妾只是一時寂寞,所以——”找許政來玩的——話說出來一半,就被楚絡漠然的聲音打斷,“寂寞——?”

兩個字帶着異常冰冷的溫度,淑寶立刻反映過來是自己說錯話,直起身體辯解,“皇上,不是您想的那樣,我和許政——許公子其實一直相識,我們是——”

“一直相識?”這次楚絡算是徹底被嚇到,原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藏着這樣的一對一直就相識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戀人,而自己卻一點都不知道

這四個字一出,許政知道情況恐怕不好收場了,糾結的擡頭看着越解釋越混亂的淑寶。

“這麼說,你們的關係已經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可以用年來計算了?”楚絡冷笑一聲,卻把淑寶的心一下凍到谷底。

“不是的,皇上——”淑寶眉頭微鎖,一時不知道這樣的關係應該如何解釋纔算是清楚,難道說自己和他是同學,什麼同學?二十一世紀一起穿越來的同學,你不相信,我們班長還在這兒呢

這樣說不是等着當瘋子被打進關起來麼?

“朕早就聽說,愛妃的眼睛復明,而你卻是一直瞞着劉太醫,現在和許政私會,被朕抓個正着,淑寶,你有什麼可說的?”楚絡彎下身子,目光凌厲的看着她。

淑寶覺得渾身一軟,直接倒下來,自己眼睛復明的事情,除掉自己的同伴,還有一個人最清楚不過,淑寶側頭,突然覺得心裏空落落的,沒錯,她的貼身丫鬟——小繡

果然是可怕的後宮淑寶突然覺得有點坦然,有點落寞。

小繡一直在自己瞎着的時候照看自己,無微不至,而自己對她亦不是主僕的生疏,穿越而來,小繡算是自己最信任的一個人……

恐怕,和許政私會,連自己和劉子楊的關係,她都一併告訴皇上了?

那自己還解釋什麼呢?

想到這裏,淑寶倒是有幾分淡然,她噤聲擡頭,夜色中的楚絡異常的冷漠孤傲,不可親近。

“淑寶你……”許政看淑寶一句話不解釋,自己有點慌,“皇上,我們真的,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許政”楚絡將目光移到他的身上,看的許政渾身毛,他想從這個眼神這個聲音聽來,恐怕自己的寵男生涯就要這樣結束了——

許政儘量揚起嘴角,苦澀的望着楚絡。

“你進宮恐怕有兩年了?”楚絡平靜的問。

“您說是就是”許政眨眨眼睛,笑着說,一派玩味外表下是緊張不已的心。

“按理說,朕對你,算是不錯?”他躊躇一下問道。

許政心想,不錯個屁,差點就逼得我跳水自殺了但是,表面上,他扯動嘴角,好讓自己不至於笑的僵硬:“皇上對我,比對任何一個妃子都好,我一直都是——受寵若驚”

楚絡淡笑:“那你連朕的妃子都不放過,你脖子上面是幾個腦袋啊?”

許政一聽,心一沉,回頭看看淑寶,心想就算是排隊,我的女人都不會輪到她好不好,但是這要怎麼解釋?許政跪在地上除了嘆息就是嘆息。

楚絡冷目看看兩個人再無反抗的力量,淡淡的吩咐道:“小東子,將許政淑寶關進大牢,聽候處置”

“啊?”許政一聽從地上跳起來,不是?我就是來這裏看看同學,這就要被關進大牢?

楚絡不應聲,隨後從外面跑進來幾個侍衛,將許政和淑寶架起來。

許政一臉鬱悶,看看淑寶更加陰鬱的臉,看,玩火燒屁股了?

淑寶嘆息一聲,給躲在牀下面的白豬小強眨眨眼睛,於是被侍衛壓着走出去。

許政一路總覺得哪裏不對,他看看身邊一樣被壓着的淑寶,恍然大悟:“不對啊,我們算是娘娘,應該進冷宮”

“喂——我們是娘娘”許政邊說邊衝着楚絡遠去的車隊吼道,“應該去冷宮——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啊”

身後的侍衛看他喊的聲嘶力竭,怒聲道:“閉嘴去冷宮的那是不用死你,你是必死的,只能去大牢”

“轟”許政腦子一白,媽的,老子要回家,不玩了,我要找我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