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十八年的諾言

皇后的自閉症大概要從很久很久的童年講起。

那個時候,皇后維兒是丞相府裏面的小千金,她嫺靜清雅,從小就是遠近京城的小才女。於是,在入宮之前,丞相府的門檻被好多家提親的媒婆踏過,那是在十年前,也就是維兒八歲的時候。

只是,像所有的漂亮的女孩一樣,小維兒從小就有一個青梅竹馬的人陪伴在身邊。

他叫須莫,生下維兒的冬天,丞相府的門外一樣響起男嬰的哭泣,一個被拋棄的男嬰。

於是,兩小無猜。

在維兒三歲的時候,他總是走在她的身邊,不停的給她說故事,雖然他的故事不是很多,而且,一大半都是維兒反覆聽過的,但是,維兒一點不會埋怨,她從小就是一個分外安靜,善解人意的女孩。

在維兒五歲的時候,須莫開始漸漸的明白自己是奴才,而面前的女孩可是一位地位尊貴的小公主,於是,他懂得走路的時候要在後面,看到她的時候要微微彎下身子,講話的時候要輕聲慢語,這個時候,維兒依然在微笑,她用小手攥住他的,小聲說,你和坐同一座轎子。

她的笑一貫淡然,猶如梨花開,一陣陣春風。

維兒八歲的時候,第一次吵着哭着不去皇宮裏面選秀,丞相說,這是慣例,你只要去一下下就好。

維兒眨着淚水濛濛的眼睛望着須莫。

須莫小心翼翼的爲她擦乾眼淚說,去,丞相說,讓你去一下就好。

維兒點頭,牽着父親的手回頭看須莫站在門口衝她揮手,她想,去,有他等着自己就好。

於是,爲了不讓小皇上把自己選中,她站在最後的一個,可是,睡的暈暈乎乎的皇上居然說,那就選最後一個

她聽到父親“咚”的一聲跪在地上,興奮的說:“臣拜謝聖恩”

她愣的看着牀上的小皇上,果然是很好看呢,只是她只要須莫一個就好。

她回去將事情的經過告訴須莫,須莫微微一笑說道,皇上居然就選最後一個了,真是糊塗。

這和她想的不一樣,他無所謂的笑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維兒想,恐怕小孩子說的話都是不能確定的,於是,她迎合的笑着,一貫的溫雅如春風。

她不知道,什麼叫做君無戲言。

十二歲的時候,他會舞文弄墨,只是學識一直都不及她,每次比試,他的輸的一塌糊塗,維兒不言語,她知道自己永遠不會輸,因爲從他的神情中,她看得出一個詞語——奴顏。

維兒越出落的大方得體,而須莫越的英俊,深得丞相的喜愛。

維兒問他,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他小心翼翼的說,就是你這樣的女孩子。

小孩子說的話都是不可信的,十二歲的維兒雖然這樣想,但是心裏面還是幸福的開花,枝葉不停不停的往上長,最後遮天蔽日。

十六歲的時候,須莫第一次參加考試,高中之後,他跪在地上感謝父親多年的養育之恩,他說讓我當您的親生兒子,肩負起永遠照料您的責任

丞相眼睛溢出眼淚,顫抖的點點頭。

維兒小手抓着帷帳,在後面扁扁的嘴看着,她想若是親生兒子,那不是成爲自己的哥哥麼?

維兒突然覺得胸口不舒服,在房間裏面哭好久。

十八歲的時候,須莫奉命去外地探查民情,他一走,維兒就奉命進宮。

她在鏡子前面坐好久,眼淚一點點的掉下來,她寫信叫快馬給他送去。

上面寫的很簡單,她說,她不想進宮,你帶我一起走好不好?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放下自己所有的尊嚴。

維兒將東西收拾好,就這麼等着他回來,帶着自己遠走高飛。

於是,這一等就是三天。

他在信上說,事情很多,等我回去說。

維兒清冷的笑笑,將信紙丟在地上,再沒有撿起來。

隆重的封后大典上,他望着分外英俊的皇上,咬着嘴脣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十八年的相處,換來比背叛更加殘忍的懲處。

她回想,他從未說過喜歡,愛,永遠在一起之類的詞語,所以,從頭到尾都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

嗯,自作多情!

—————————————————————————————

這段是皇后的過去,用來引出下面的情節,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