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囧囧一片混亂

“八萬八萬”白豬躺倒在椅子上面,揮動着一隻小小的蹄子。

於是,白豬頭上的小強,一擡腿,一個飛天跳,一頭將桌子上的八萬撞倒……然後滿臉帶笑的望着目瞪口呆的三個人。

小墨晃一晃腦袋,突然覺得愛情實在是讓人瘋狂,打一場麻將讓小強打的鮮血淋漓。

許政清咳一聲,撓撓頭道:“不玩了不玩了,再玩就該叫太醫來了”

話音一落就聽到劉子楊的聲音:“臣在”

頓時,滿屋子的人混亂,而擺在眼前的事實有這麼幾個。

第一,許政作爲一位男性,沒有理由來到後宮娘娘的寢宮,他完全有可能以魅惑淑娘娘而逮捕。所以,許政一急,掀開窗戶就要往外跳。

第二,淑寶作爲一位女性,自然,重點是不久前和這位太醫生肌膚之親的女性,本能的尷尬感油然而生,突然覺得渾身火辣辣的,燒的通紅。

第三,白豬現在是一隻豬,一隻豬坐在人的椅子上面,而且還大大咧咧的指揮着一隻蟑螂,這對於劉太醫將是非常大的打擊。所以白豬一滾,鑽進牀底下。

第四,結局是,唯有小墨正常的站在劉子楊的面前,而,非正常的小強站在麻將鍋裏,不知道何去何從……

劉子楊進來,看到許政一隻腿邁出去,一隻腳夾在窗戶上掙扎,白豬的小尾巴露在牀單外晃盪,蟑螂站在麻將中間,而小墨,緊張的將一隻手在衣服上面蹭一蹭,憨厚的伸出來道:“劉同志,早聞大名,初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劉子楊僵住了。

小墨四下看看,這個混亂的場面,她揣一腳許政夾在裏面的另一條腿,冷冷道:“回來”

許政扭動着身體將腦袋從外面伸回來,錯愕的揪住淑寶的衣服:“你,你男人……”

淑寶的腦海裏面不僅僅是一個小人在跳,而是目測至少三十幾個。

其中一大部分整齊的喊着兩個字:“緊張緊張緊張……”

一小部分在喊着:“心跳心跳心跳心跳……”

另一小部分喊着:“穩住穩住穩住……”

還有一個很沒有道德的喊一聲:“死了算了”

於是,淑寶在心亂如麻之中再次將手伸出去,兩眼一茫然道:“劉太醫,是你麼?”

不想面對親吻這個事實,索性,裝瞎到底。

淑寶的手一擡,手裏面攥着的東風“咚”一聲掉在麻將鍋裏面小強的腦袋上面。

小強本來就被看到,茫然不知所措,這下更是兩眼一瞎,一咬牙,終於沒有吼出來。

“你們……這是……”劉太醫終於從驚奇緩過來神。

小墨抓起一張麻將,矜持道:“我們在,玩牌”

劉子楊抑鬱,指着幾個人道:“你們四個玩?”當然最終的落腳點在砸昏的小強身上。

小墨回頭一看小強,闇然道:“不是不是啊,這個是我的寵物”邊說着邊將小強揪着腿拽起來,拖在手裏。

劉太醫先忽視拿蟑螂當寵物這個問題,而是指着剩下的三個問道:“你們……三個?”

淑寶突然現自己也不是很符合情況,於是眨眨眼睛道:“我想學着摸一摸,你知道我的眼睛看不到,所以只能靠觸覺和那個……嗅覺”

劉子楊疑惑着點點頭,算是勉強接受混亂場面的解釋,看看許政在旁邊,畢竟自己和許政不是很熟,於是向着許政躬一躬身子道:“微臣劉子楊,參見許公子”

許政一看對方跟自己打招呼,將所有的禮數統統都丟在耳後,一把摟住劉子楊的肩膀,洋洋灑灑的說一聲:“用不着這麼多禮,你親過淑寶就是親過我許政,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頓時,衆人木住了。

許政猛然現自己的意思好像沒有表達對,於是慌亂的解釋:“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親淑寶和親我是兩回事,不對,你只能親她,不能親我,呃,其實是……”

“許公子”淑寶的臉上一層綠一層綠的往外掉皮,終於不能忍耐,將許政的腳狠狠的跺在自己的腳下。

小墨覺得情況越來越不好了,於是一擺手道,“劉公子是來看娘娘的,不如先來打兩把牌?”

劉子楊的臉上也紅透,他尷尬的揮揮手:“我是來給娘娘看看眼睛,看完我就走”說着就從牀邊繞過去找淑寶,於是白豬露出來的尾巴被死死的踩住。

“啊——”一片混亂。

白豬愣住,自己還沒有叫誰在叫。

蔡小強叫的幾乎岔了氣,一翻身跳下去,鑽進牀地下緊張兮兮的去看白豬。

“它,它——”

“它在練習聲”小墨微微一笑,指着下面,“你把牀單踩住了”

劉子楊擡腳,總覺得今天怎麼情況怪怪的,於是轉身繼續走向淑寶。

淑寶着急,他一看不是露餡了,一把掐住許政,明顯的在讓許政想辦法。

許政是個聰明人,知道對方是在讓自己想辦法,但是並不代表他反映快,劉子楊都走過來,臨時能想什麼辦法?

許政被這麼一掐就慌了,左右看看一捂嘴一彎腰,出一聲怪叫。

劉子楊停下腳步,慌張的問:“許公子,你怎麼了?”

“劉太醫”許政佯裝擡起頭,用格外深沉的聲音說:“我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