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繁衍後代問題

“你的意思是說,學校將咱幾個帶到這種貧窮的古代。讓咱自力更生,外加繁衍後代?”徐政爬在鳳寰宮大殿的桌上,睜大眼睛問林小墨。

小墨抓起桌上的點心,塞進嘴巴里面:“大概是這個意思!”

“付然然在哪裏?”他思考片刻,誠摯的問。

“我怎麼知道?”小墨搖頭,很隨意的說,“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同學,現在大家的情況怎麼樣,我不知道!”

“那說什麼繁衍後代?沒有她,我怎麼繁衍——後代?”許政正色的表情讓小墨有種想吐東西的感覺。

“……你能不能抓抓重點?現在還沒有到大家必須開始繁衍後代的時候!況且,你一個大男人,沒有她就不能繁衍後代了?”小墨對於這個外表和智商完全是反比的同學感到非常的無奈。

許政努力鎮定自己的情緒,仔細想了一下,好像世界上並不是只有付然然一個女人是可以生孩子的,可是,那畢竟是自己的女人,萬一她睜開眼睛之後看到旁邊是另外的一個男人,她**了,或者是被強姦了,或者是……這個女人自己還沒有碰,可不能讓古代人佔便宜!

許政想着想着,就覺得自己不能坐在這裏守株待兔,他必須要回到她的身邊去,他必須要守着這隻兔子,心裏面纔會安心,於是,許政嗖的一聲從凳子上站起來:“不行,我得找她去!”

小墨一口點心猛然塞在嗓子裏面,匆匆吞一口茶水,伸手拽住許政:“你去哪裏找?”

“天涯海角,地久天長,愛沒有盡頭,就算是使勁我的餘生,也要找到她的!”許政不自覺的將下巴擡起來,好像在唱砍頭歌,誓死不屈的樣子。

林小墨鄙視的看着他高雅的宣言,等他全部說完才冷哼一聲:“付然然可是個聰明的人,學習委員,她會像你一樣站在湖邊去自殺?你還是把你自己管好,省的讓我操心!”

許政尷尬的紅了臉:“你知道我的經歷嗎?我要是和你一樣當個小奴才也罷,哥們睜開眼睛,旁邊裸着個比我還帥氣的男人,還他媽的是天子,那簡直是侮辱!”

林小墨安靜的聽着,面無表情的說:“小奴才?皇宮的小奴才都是太監,你以後找到然然,都不能繁衍後代了!你願意嗎?”

許政不帶思考的搖頭。

“那你侮辱什麼?你現在可是受寵的人,你知道有多少後宮佳麗等着皇上的親臨嗎?”林小墨問。

許政還是搖頭。

“你還不知足,你這樣任性,皇上一氣之下將你給送到斷頭臺,你說你還能看到然然嗎?”

許政思考一下,依然搖頭。

林小墨覺得時機成熟,她伸出小手在許政的頭上輕輕的撫摸過,好像幼兒園的老師,用和藹的語氣說:“孩子,這些都是你必須經歷的,你知道嗎?你和付然然的愛情是需要這樣的磨礪的,否則是不會有好結果的,經歷風雨纔會看到彩虹,是不是?所以,你乖一點,不要總是給姐姐惹麻煩,你說你去自殺了,我到哪裏去湊齊這十八個人?我們是一個班,少你一個,怎麼還能叫完全吶?”

許政遲鈍一下,覺得她這個動作有鄙視他的嫌疑,但是話是這麼說沒有錯的,所以,末了,他很乖巧的點點頭。

林小墨心裏面一陣舒心,還好這個娃兒明事理,要是十七個孩子都鬧着去自殺,她還不如先將自己先解決了!

許政看着林小墨深沉的樣子,有點自責:“或許大家都在皇宮裏面,我們仔細找找看,可能會有收穫的!”

林小墨其實也是這樣想的,既然是一同穿越,不可能是像跳傘一樣,東南西北各處翩飛吧?大家都在皇宮也是可能的!林小墨贊同的點點頭。

許政說:“那我們去詢問一下,皇宮裏面哪裏有異常的情況,大家的處境一樣,穿越這種事情,誰會穿越之後,心若止水?那是不可能的。”

林小墨突然覺得男人的思維果然是比較清晰,再次贊同的點點頭,第一次感覺身邊有個男人,果然是不一樣。

兩個人開始在皇宮裏面搜尋着奇聞軼事。

“怪事?”小丫鬟抿着嘴說,“婉娘娘的貓生下一隻小母狗!”

“你是說,今天發生的?”小太監撓撓頭,“劉公公說,今年的太監增招三百人,呵呵,兄弟,你有興趣的話,可以試試!”

“皇宮裏面?”老嬤嬤眯起眼睛,“幾個娘娘被白綾賜死,腦袋吊在房樑上,整晚上的哀號,你知道那個情景嗎?烏黑的頭髮飄散下來,散發着一股屍體的惡臭……唉,就是你這麼長的頭髮,唉喲,你和她很像啊……”

林小墨和許政簡直是落荒而逃,一路上跌跌撞撞,母貓母狗,需要去調查一下那隻母狗會不會說話嗎?簡直是荒唐,於是,當夕陽落下的時候,許政和林小墨嘆息的坐在鳳寰宮的門外,絕望的看着泛紅的天空。

“喂,你說,我們爲什麼會穿越?”

“爲了磨礪我和然然的愛情!”許政不假思索的回答。

“除了這個呢?”林小墨繼續問。

“不知道,大概是我們做的不好,二十一世紀不要我們了!”許政白癡一般的接道。

林小墨無奈的嘆一口氣,看看遠處的天,夕陽掛在天邊,茶色的雲彩漸次的飄過,家鄉的雲會和這個一樣嗎?雖然只有一天,但是,小女生就開始想家了,她有種恐懼,如果永遠回不去,應該怎麼辦?

———————————————————————————————————————

依然渴求收藏和推薦,謝謝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