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華麗麗的親吻

四個人蹲在一起,互相噓寒問暖一陣,彼此抱頭痛哭一陣,外加互相謾罵世道不公平一陣,於是互相分道揚鑣,小強由於性別的問題,不能和小墨住在鳳寰宮,只能跟着許政回到他的寢宮去,而小白豬則跟着小墨回到鳳寰宮。

話說,小墨一進鳳寰宮親切的抱着白豬就往自己的屋子裏面走。

果然,世界上沒有不漏風的牆,御膳房的白豬跟鳳寰宮的小丫鬟私奔的事情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在皇宮傳遍,衆丫鬟早就等着小墨回來,此時一看,果然不出那些流言蜚語所料。

於是,衆人將小墨的房門擋住,大有誓死不讓豬進的架勢。

“我們讓你去討要瓜子,你居然把一隻豬給拐回來?”其中一個說。

“我說小墨,御膳房的廚子已經來過好幾次,強烈要求將這隻沒有長成的小白豬給送回去。”另一個說。

“小墨,我看你還是把這個髒東西給送回去?”小菊小聲說。

“小墨,你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你這次去御膳房把我們鳳寰宮的面子都丟光了”牛嬤嬤最後做言總結,“咱們鳳寰宮是什麼地方,你不是不知道?你說你帶着這個畜生到這裏來,不是找晦氣麼?”

小墨把小白豬緊緊的抱在懷裏面,大有豬在人在,豬亡人亡的架勢。

“你這是什麼態度?”衆人看出小墨誓死不屈的架勢,嫌惡的問。

“我,我不會把她送走的”小墨簡明的闡述觀點,然後將小白豬緊緊的捂在胸口。

牛嬤嬤怒,一把揪住小白豬的耳朵:“不行,必須把這個傢伙帶走。”

於是,衆丫鬟一窩蜂的涌上去,七手八腳的從小墨的懷裏去搶白豬。

小墨着急,白豬着急,衆人着急,於是,一片混亂之中,白豬被壓着不能喘氣,覺得自己乾淨的皮毛被衆人揪扯,她是一個分外愛乾淨的人,即便成爲豬,她都是要求要有豬的尊嚴,於是,她非常非常的生氣,猛然大吼一聲:“你們都給我住手”

於是,此話一出,四下靜寂。

鳳寰宮衆人一聲不響的望着白豬,小墨愣着片刻。

白豬很不屑的擡起蹄子,用嘴舔一舔,冷漠的望一眼衆人,大有倨傲天下的架勢。

待小墨反映過來,抱着白豬撒腿往外跑……

“你現在是豬,不能說人話的”小墨邊跑邊責怪白豬。

“可是,可是——她們把我的皮都摸髒了”白豬很委屈。

小墨站在路口想一想,現在不能把她抱回鳳寰宮,那就只能抱去淑寶那裏了,於是,路線想好,小墨就直接往淑寶的淑寧宮去。

————----------------------------------------------------------------

下午窗外清新的空氣飄進來,劉子楊拿着一顆蘋果在淑寶的眼前晃一晃,問道:“娘娘能看到這是什麼?”

“蘋果”淑寶坐在牀上,不帶思考的回答。

“你能看到?”

“聞的”

於是,話題陷入尷尬......

淑寶空洞的望着前方。

劉子楊從桌子上面端起小碗,輕輕的吹一口氣,將嫋嫋的熱氣吹開,用小勺子舀起黑糊糊的藥水送到淑寶的眼前:“把這個喝掉,你就可以看到,不用用鼻子聞了”他輕聲說,語氣完全是在安慰一個小孩子。

淑寶聞到藥水,眉頭自然的皺起來,她搖頭:“苦的,而且治不好,不喝”

劉太醫滿臉黑線,略略思考一下,說道:“我加糖了,不苦”

淑寶一聽,內心立刻架起算式計算這句話的真實程度。

“真的不苦,你今天喝掉,眼睛馬上就好了”劉子楊繼續勸導。

淑寶疑惑的伸出鼻子聞一聞,小勺子上溫熱的氣體呼在自己的臉上,淑寶耍起小性子,伸出長長的舌頭,小心翼翼摸索着勺子的方位,然後輕輕的舔一點,皺起眉頭,猛然搖頭:“就是苦的,不信你嚐嚐。”

劉子楊呆,伸出舌頭也舔一點,說道:“苦藥才能治病,你聽話,不要任性。”

淑寶一聽,話說這苦唧的藥水,自己都喝了大半月,不僅一點光明看不見,而且還從一個可憐的近視眼,一躍進入瞎子的行列。而,眼前這個男人,還在第N次勸導她將這些毒藥喝下去。

“我的眼睛什麼時候才能好,你這個騙子”淑寶一想起自己的經歷,就不能抑制自己對眼前太醫的仇恨。

劉子楊一聽,不敢反駁淑寶對自己的這個稱呼,他簡單的說:“快了娘娘不急。”

“你這個騙子,你究竟是怎麼當上太醫的?”淑寶繼續不領情。

“臣的父親當了三十年的御醫,到臣這裏,自然是......”

不等劉子楊說完,淑寶突然感覺自己被這個傢伙騙了,說白了,這傢伙是走後門進來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衝着劉子楊就吼起來:“你有職業道德麼?你有營業執照麼?就信誓旦旦的給我治病,現在我的眼睛什麼到看不到了,你這個騙子,你這個臭雞蛋”淑寶的慣性,一着急就急匆匆的揮手,於是“砰”的一聲,劉子楊手中的藥碗打翻,冒着熱氣的藥水全部灑在劉子楊的手腕上。

劉子楊一捂手,輕呼一聲,從牀上站起來。

淑寶一聽聲音,心裏着急:“怎麼了,受傷了麼?”

“不礙事不礙事”劉子楊低聲說,手腕上確是印出大片的紅色。

淑寶着急四下摸着對方的方位,邊口不擇言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於是,在這樣的慌亂的情況下,淑寶一彎身從牀上翻下來。

劉子楊本能的去攙扶,淑寶整個人“哄”的壓倒在太醫的身上。

淑寶只覺得嘴脣一涼,猛然睜開眼睛,擺在眼前的是兩個鐵錚錚的事實......

第一,淑寶終於看到陽光。

第二,曾經叫做初吻的東西,華麗麗的消失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