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小白珠蔡小強

小墨這麼一鬧,整個御膳房亂了,蟑螂跳到小墨的頭上,糾結的望着衆人。

御廚們紛紛將小墨揪起來,怒目相對。

“對不起對不起”小墨連連鞠躬,頭上的蟑螂幾乎要掉下來。

“你是哪個宮裏面的?”衆人問。

爲了防止衆人不知道鳳寰宮是哪裏,小墨這次很規矩的答道:“我是鳳寰宮皇后娘娘的婢女,我叫——林小墨”

於是,林小墨這三個字出口,豬糾結的望着她,然後,居然四腳一踹,騰空而起,居然從柵欄裏面跳出來,直直的向小墨撲來……

小墨錯愕片刻,然後驚恐的調轉頭,撒腿就跑……

這不是遇到鬼是什麼?雖然小墨頭上的蟑螂一直在叫:“班長等等,不要跑啊”

但是,小墨跑的快,呼呼的風聲將那蚊子一般的聲音完全的淹沒,蟑螂只得不停拼命的喊不停拼命的喊。

身後的豬一直在追一直在追。

小墨從御膳房跑出來,沿着小路往湖邊跑。

這隻豬難道是吃肉的?小墨心悸的回頭望一眼身後不停奔跑的豬,吃肉怎麼就追着要咬我啊?

小白豬的身體白白胖胖的,很是健康,雖然蹄子短,但是更替度特別的快,所以,跟小墨保持着一定的距離,一點不鬆懈。

小墨越跑越急,頭上的蟑螂爪子緊緊的揪着小墨的絲,整個身子瞟在空中,跟開順風車似的,一晃一晃的瞟着。

不遠處是許政帶着斗笠帽子坐在西邊湖釣魚,哼着小曲兒,拿一根竹竿子,插在水裏面,周圍四五個侍女捧着茶水靜默的站着。

這小子總是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出現……

小墨一陣風“嗡”的一聲從許政的身後飛馳而過,許政頭上的斗笠帽子“唔”的一聲順着風就颳走,許政一回頭,看到小墨遠去的背影……

再回頭聽到小白豬“滋滋”剎車的聲音,然後兩腳在前,停在許政的面前,一臉糾結的望着他……

四目相對,恍若隔世。

許政微微一笑,瞄着這隻小白豬,張牙舞爪的撲過去,他雖然一直有吃肉,但是好久都沒有吃燒烤了……

小白豬愣了一下,撒腿追着小墨的方向逃跑,許政二話不說,追着小白豬飛馳而去……

三個生物一個追一個,糾結的奔馳好久,小墨實在是堅持不住了,回頭看看,小白豬還跑着,絲毫沒有撒蹄的意願,而且跟逃命似的越跑越快……

再往前是一羣人在賞花,楚絡和太后並排坐着,婉妃婀娜多姿的跳舞,一派欣欣向榮和諧的模樣。

小墨眼看着白豬越來越快,回頭關注着白豬的動向,自己一個不留神沒有剎車,“咚”的一聲就一頭栽進盛開的一片菊花園裏面。

衆人被嚇一跳,正準備站起來問明原因,那隻小白豬居然越來越快,絲毫不減,哼哧哼哧的一陣飛奔,然後穿過衆人,直直的衝進衆人身後的那一片湖水裏……

“砰”水花四濺。

侍衛擋在楚絡的面前,被突如其來的混亂驚嚇,此時,許政倒是很愜意的剎住腳步,絲毫不差的停在楚絡的面前。

許政惦着腳尖看看那隻小白豬在水裏面吐着,漸漸的往下沉,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這,這是怎麼回事?”太后怒喝一聲。

許政洋洋灑灑的說:“沒什麼事情,一隻豬而已”

花圃裏的小墨捂着暈沉沉的頭爬出來,蟑螂揪着小墨的頭,一起爬出來,蟑螂眯着眼睛猛然看到小白豬在水裏面撲騰,沒有人去營救,一個翻身盪到小墨的耳朵上,大吼一聲:“快點去救她,她是白珠”

“廢話,我不是色盲,當然看的到她是一隻白豬……”小墨說。

蟑螂着急,一跳一跳的吼道:“我是小強,她是白豬啊”

小墨感覺耳邊嗡嗡的,厭惡的在耳邊抹擦一把,小強幾乎被甩下去。

蟑螂徹底急了,張口就衝着小墨的耳朵咬下去,然後拼命喊一聲:“林小墨,我是蔡小強,她是白珠啊”

小墨耳朵一痛,頭腦猛然清醒,站在原地愣一下,原地深呼吸,衝着湖水就跳過去。

許政正洋洋灑灑的站在湖邊,幸災樂禍的看着白豬:“你跑啊不跑啊,淹不死你”

小墨二話不說,直接跳進湖水,小強一蹬腿,就爬在許政的肩膀上。

小墨一把揪住奄奄一息的白豬,抱在懷裏。

“你們什麼愣?還不去幫忙?”楚絡眉頭一鎖,喝一聲。

衆人應聲,四五個侍衛“咚咚咚”的跳下去,幫着小墨揪住白豬。

不想衆人一抱,奄奄一息的白豬居然生龍活虎的跳起來,並且特別憤怒特別驚恐的大吼一聲:“媽的,都別吃我的豆腐”

白豬的聲音小,小墨聽到,踹一腳動手動腳的侍衛:“聽不到啊,不要吃人豆腐”

侍衛一愣一愣的瞟在邊上。

小墨將白豬重新抱在懷裏,囔囔道:“白珠不怕不怕……”

許政一臉滿臉黑線的望着水裏面的小墨:“她這是吃錯什麼藥了?”

“你纔是吃錯藥了”耳邊的小強很不爽的囔囔着。

“你說誰啊?”許政火氣很大。

“你啊,白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