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究竟誰對誰錯

“這個叫做戒指,在我的家鄉代表諾言”楚絡手中轉着那根幹成金黃色的小草戒指,琢磨着林小墨的話。

“皇上?皇上”小東子站在邊上端着茶水小聲叫着。

楚絡攥着那根草迷糊半天才反映過來:“嗯?”

“皇上,這是名貴的茶,昨天臨親王給您送來的。”小東子說着就將茶水遞上去,“您嚐嚐,聞着就香”

楚絡順手將茶杯接過,左手不自覺地將小草往茶杯裏一杵,張口就往嘴裏面送。

小東子“哇”一聲將茶杯從楚絡的手裏面搶回來,看着小草飄在水面上打着轉兒,擡眼看看走神的楚絡,“皇上”

楚絡不應聲,自言自語:“朕去看看皇后。”

小東子不滿的瞪眼睛:“奴才看着皇上都走神好幾天,原先是想着皇后娘娘。”

楚絡站起來,扶過小東子的手:“臨親王的茶送來多少?”

“一小罐……”小東子不捨的望着楚絡,“皇上,那茶金貴的很,那可是……”

“都帶上”楚絡簡明的說,“跟朕去鳳寰宮”

小東子咬牙切齒的嘆息一聲,垂頭喪氣道:“起駕鳳寰宮”

—————————————————————————————————————正值傍晚,由於鳳寰宮常年無人拜訪,加上皇后娘娘管理不勤,林小墨和衆丫鬟坐在院子裏面聊天。

牛嬤嬤遠遠的看着皇上的車隊洋洋灑灑的往鳳寰宮這邊走來,嫉妒的看一眼道:“這副架勢,不知道要親臨哪位娘娘……”說着就扭着屁股走回來,順手從小菊手裏搶過一把葵花籽兒。

“唉喲,嬤嬤,人家這個是問婉容閣的小米要的……”

“鳳寰宮連個瓜子都不給送喔?”牛嬤嬤眯着眼睛道。

小菊扁着臉說:“嬤嬤,你不是不知道現在皇后娘娘在整個皇宮的地位,御膳房的人每天給送飯就很不錯。”小菊說着將瓜子剝開殼,送入嘴中。

話說出來,牛嬤嬤有點鬱悶,嘴裏的葵花籽頓時無味兒,將一把瓜子塞進小墨的手裏面:“真不知道皇后娘娘什麼時候能熬出頭。”

小墨嘆息:“難道沒有那個白癡皇上就不能活了?一年來,皇后娘娘不是活的照樣逍遙自在?”說完,磕一顆瓜子將皮往門口那麼瀟灑的一甩……

“唉喲”尖利的聲音響起,“這是誰丫?怎麼這麼不長眼睛?”

小東子彎身給身邊的男子慌張的拍拍長袍。

俊朗溫雅,橫眉冷對,楚絡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

衆人望着楚絡,一窩蜂的跪下去,齊聲道:“皇上萬歲”

小墨有點尷尬,站在原地站不是坐不是,待衆人喊完之後才匆匆跪下去:“皇上吉祥”

楚絡冷漠的瞟她一眼:“你剛纔說什麼?林小墨?”

明明白白的林小墨三個字鏗鏘有力,完全不帶質疑。

小墨不敢擡頭,身子又彎下去一分。

“朕看你是忽悠皇帝慣了?”楚絡冷聲道。

小墨咬着下嘴脣:“奴婢,奴婢不敢”

楚絡環視滿地的瓜子皮,臉色沉下來:“你們就是這麼伺候主子的?”

牛嬤嬤跪上前來:“皇上,奴才們不知道皇上您駕到……”

“不知道?”楚絡冷笑一聲,嘴角微擡,“朕不來,你們就將院子搞的烏煙瘴氣?”

衆人面面相覷磕頭道:“皇上開恩”

唯有林小墨不吭聲。

在先前摘星樓的事情中,楚絡算是救過小墨一命,今天一進門,就看到小墨連呼皇上讓楚絡從頭到腳的生疏個遍,此時看小墨倔強的樣子,自己的火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林小墨?你是不是不服氣?”楚絡冷聲問。

“奴婢不敢”小墨一字一頓的說。

楚絡倨傲的瞟她一眼,眼神裏閃過憤恨,楚絡輕輕的一甩袖子,怒看小墨一眼,轉身離開。

那一包茶,終究是一個理由,可是,那究竟是來看誰的理由?

小東子跟着楚絡出門,腦子糊塗着,這皇上是來看皇后的,跟一丫鬟生什麼氣?

小墨望着他遠去的背影,嘴角揚起凌厲的笑,終究是回不去了?

自己再不能喚他楚絡護衛長了?居然是他呢,皇上居然就是他呢

小菊伸手將小墨攙扶起來,小墨腿一軟,竟然渾身絲毫沒有力氣,幾乎要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