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原來你是皇上

於是,聽從太后的吩咐,侍衛紛紛上手拽住小墨的衣服。

雲揚一把抓住小墨的手:“太后娘娘,是微臣失職,你打我”完全不帶思考的回答。

他這話一出,楚絡站在旁邊一時沒了詞兒。

“你不用着急,遲早要打的”太后冷眉一鎖,“先給哀家把這個丫頭帶下去,欺君之罪,一百大板還是太少了”

侍衛聽着拽住小墨的衣服就往外面拎。

“等等“楚絡看着小墨滿頭都是小小的汗珠,臉色陰沉道,“母后,這樣的處罰對一個丫鬟來說,是太嚴了……”

“你現在是在質疑哀家審判?”太后冷笑一聲,“皇兒,你果真是長大了,先前執意要去鳳寰宮,從不問問哀家的意見,你現在是什麼意思?突襲天子,那是死罪哀家只打她一百板,難道哀家連懲罰一個丫鬟的權利都沒有了?”太后輕哼一聲。

楚絡正色道:“母后,錯是自然有的,只是,這丫鬟是皇后娘娘的婢女,這件事情應該過問皇后纔是。”

太后神色冰冷的瞄一眼安靜的皇后,淡然道:“現在哀家做事情都要問過皇后,哀家果真是老了”說着,眉頭一橫,怒氣衝衝的望着楚絡。

“母后,孩兒不是那個意思”楚絡看着太后憤怒的模樣,回頭看看呆呆望着他的林小墨,一時尋不到解決的途徑。

小墨攥着袖口裏面的宣紙,自己寫很久的字還乖乖的躺在裏面。

誰知道,那個半夜闖入鳳寰宮的護衛長,居然就是天子小墨垂着頭望着楚絡,好像一句皇上,將自己和他先前所有的交集都硬生生的搗碎,一切都是虛幻的,如今看着眼前的人兒,小墨甚至感覺不到一點點真實的空氣。

眉頭一鎖,心裏突然冰冰涼涼的,空蕩蕩像是要窒息而亡。

“奴婢讓皇上受驚了,奴婢甘願受到責罰”林小墨屈腿一跪,沉靜道。

奴婢奴婢楚絡看着小墨跪在地上,連着兩個奴婢讓他的心都好像少了東西。楚絡伸手想要將小墨扶起來,林小墨突然整個身子都彎下去,頭“砰”的一聲搗在地上,“請皇上責罰”

小墨眼睛再擡起的時候,已經換上倔強的色彩,堅毅的,絲毫不再遲疑。

楚絡的手僵持在半空中,楚絡冷笑道:“欺君之罪不僅僅是一百大板就能了事的你說這話是要朕砍你的腦袋?”

不帶任何情緒的,纔是天子的作風,楚絡絲毫不落後的冰冷眼神讓林小墨從頭到腳冷一遍。

“既然是這樣……”楚絡微微眯起眼睛,轉頭看着太后,“母后,這小丫鬟都自己請罪了,那就拽出去砍了不是更簡單?”

太后有點愣,擺出來的倨傲表情突然泄了氣:“砍了?”

“嗯,在這個皇宮中,母后的話是對的,朕沒有什麼可說的母后說該打就打,該殺就殺”楚絡揚手招呼着小東子,“母后說不能去鳳寰宮,那朕就不去,起駕去婉容閣”

婉妃因爲今天的舞蹈正自鬱悶,一聽這話驚得從人羣中擠出來,臉紅撲撲的,太后聽着一愣,這不是給了她莫大的面子麼?。

楚絡沉沉的看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墨,轉頭看一眼皇后,眉頭一挑,轉身就走入夜色。

小墨擡頭看着楚絡的背影,迷茫在眼中轉幾個圈,化成一顆晶瑩的淚珠掉在地上。

幾個侍衛看皇上走掉,木然的望着太后:“太后娘娘,板子還打嗎?”

太后瞟一眼婉妃,恨鐵不成鋼的說:“你還站在這裏?讓皇上等着你?”

婉妃這才反映過來,拖着裙子跟着皇上的身影跑去。

太后狠狠的瞪一眼林小墨,轉身瞪着皇后:“你看好你的人,下次可不會這麼幸運”於是,擡起手指,扶着丫鬟倨傲的離開。

待衆人都離去,小墨頹然的坐在地上。

刻骨銘心的失望貫通全身,雲揚在旁邊盯着小墨的臉,想安慰兩句,但礙於皇上走遠,自己只得起身隨着皇上的背影離去。

“我們這些娘娘還沒有傷心,你這個丫鬟幹嗎傷心成這個樣子?”許政冷不丁的從旁邊冒出來,眯着兩隻眼睛道。

小墨冷冷的瞟他一眼:“還不是因爲你,我纔會正對上淑寶的轎子。

唔?小墨從地上站起來,神經緊張的看着淑寶:“淑,淑寶?”

淑寶雖然看不到,但是想象的到林小墨的表情,她嘴角一揚:“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