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小墨的大耳光

語驚四座。

楚絡那一句就讓皇后侍寢的斷言,讓在座的衆人都微微一震。

太后險些從座位上掉下來,她一把拽過那張法,臉色綠綠的從頭到尾看一遍:“皇兒,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楚絡微笑的回頭,鎮定的說:“母后,皇后的字體玲瓏小巧,實在是讓人喜歡的很”

“哀家哀家還沒有話”太后攥着紙張,臉色黑。

“君無戲言”楚絡正色看着太后,從前是因爲尊敬孝敬太后,所以才處處維護,今天楚絡被那一個字完完全全的征服,勢必不能讓皇后失望,打定決心要皇后侍寢。

一句君無戲言,衆人漠然,許政一臉看好戲的表情,淑寶自然知道皇上今天做出一個驚天地的決定,表情黯淡的聽着。

皇后依舊是處事不驚,只是她的目光輕輕的飄到父親的身後。

那裏一個俊眼眉目的男子眉頭輕鎖,匆匆低下頭,再沒有擡起來。

皇后嘴角上揚,極力想讓自己的微笑自然,卻最終以苦笑收場:“臣妾,謝皇上恩典”

那一聲沉沉的,確是鏗鏘有力。

衆人驚詫,目光炯炯的盯住皇后,於是,皇后眼中的淚水終究是沒有掉落下來……

—————————————————————————————————————

摘星樓外,雲揚拽着小墨的胳膊,他以爲小墨是現楚絡是天子,一時氣不過打算上去和他說清楚,小墨是想着許政在上面沾花惹草,勢必要將其拽下來正法,於是,兩個人一直在外面僵持着。

“你放開我,讓我進去”小墨掙扎着要掙脫雲揚。

“小墨,你聽我說,他騙你是有苦衷的”雲揚安慰道。

“苦衷?他有什麼苦衷?在我面前沾花惹草,簡直是不想活了”小墨揮着手就要衝進去。

“小墨,你看清楚他的身份他是什麼人,你是什麼人?”雲揚說道,“有事情好好說,你不要衝動。”

“你不瞭解他,我可是瞭解,他這種人,越是好好說就越蹬鼻子上臉”小墨焦慮的說道,“屬於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類型的”

雲揚聽着臉色青,抓着小墨的手都有點抖。

“你鬆開我,我一轉眼就給我沾花惹草,幾天不收拾,這不是明擺着皮又癢癢了”小墨冷眉一豎,掙開雲揚就往進闖。

衆侍衛七手八腳的將小墨抱住,門裏面的才藝大會已經完畢,衆妃子大臣正往門外走。

楚絡和皇后太后走在前面,後面是擡着的淑寶的小轎子,許政挨着小轎子走在邊上,竊竊私語:“你知道全班都穿越了麼?”

淑寶身子有點晃:“全班全班都穿啦?”

“嗯,班長是這麼說的”許政小聲的跟着轎子往外走。

“班長?你是說你看到林小墨了?”淑寶小聲問。

“當然要不是她找到我,哥們現在就是食人魚的糞便了”許政輕聲說。

“真的?”淑寶驚叫,“那班長在哪裏?你帶我去見見她”淑寶的尾音還沒有落就聽到“砰”的一聲。

許政瞪大眼睛盯着披着黑披風的林小墨在衆侍衛中摸爬滾打,嘴角僵硬:“現在,你睜開眼睛就看到了……”

林小墨用牙齒咬住一個侍衛的胳膊,左手拽住他的衣袖,腳下一拌,此人應聲而倒。

小墨背對着楚絡等人,滿腦子都是許政沾花惹草,鼓足勇氣就是要進去教訓這個小子。

楚絡在摘星樓整整的凍了一個晚上,雲揚徹底的將送披風這件事情給忘掉了,如今看到有人穿着自己的披風在侍衛中大顯身手,臉色一沉,伸手撥開擋在自己身前的護衛,走上前去。

小墨看着衆侍衛不在上前,憤恨的揮揮拳頭,心想等着,臭小子

肩膀被人輕輕的一拍,力道不輕不重,但是足夠讓小墨反映,林小墨恍惚的一笑,心想許政,終於出來了,哼哼,沾花惹草?小子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小墨揮手,一轉身,明明白白的拳頭直接打在楚絡的臉上。

“砰“的一聲,瞬間定格。

衆人木然,連林小墨自己都木然。

小墨看着楚絡金黃的衣着,精緻的騰龍長袍,擡起眼,正對上楚絡訝異驚愕的眼神。林小墨一時慌張不知所措。

“對不,對不起……楚絡——”小墨咬着下嘴脣,在末尾加上一句,“護衛長”

楚絡呆呆的看着穿着自己披風的人是林小墨,心裏面的惱火一掃而飛,看小墨驚嚇不已,正準備伸手去扶過她耳邊的,雲揚卻一個飛身將小墨拽到自己的懷裏面。

“微臣失職,讓皇上受驚了”雲揚輕聲道。

小墨站着不知如何是好,嘴角抽搐半晌,才被雲揚硬生生的拽着跪下。

“小墨……不是不是,奴婢奴婢知錯,求護衛長……不對不對,求求皇上開恩”小墨措辭慌張,言不答意。

楚絡瞄一眼身後的太后,輕聲說:“不用跪着,先起來……”

“不用着急起,來人”太后一聲怒喝,“先給哀家打一百大板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