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要自殺的男寵

不想一會兒嬤嬤就黑着臉跟着非主流娘娘出來,另外跟着兩個小丫鬟,攙扶着娘娘坐上轎子。

牛嬤嬤瞪着眼睛衝小墨揮揮拳頭,一副等着我回來收拾你的威脅樣。

林小墨扁扁嘴,站在門口目送着轎子消失在視野的盡頭。

“皇后娘娘在哪裏?”身着着小紅襖的小丫鬟匆匆的走過來,尋聲問道。

小墨指着遠去的轎子,平靜的說:“去看瞎眼的淑娘娘了!”

“什麼?!”小丫鬟焦急的往轎子的方向看一眼,“那可怎麼辦?”

小墨冷冷的瞟過來,看着她焦急的樣子,心想,一點氣都沉不住,若是她穿越,指不定會自殺多少回,想到這裏,小墨不經意的問:“出什麼事情了?”

“墨兒,湖邊,有人鬧着自殺!”小丫鬟神色萬分焦急,“皇上在御書房會見大臣,皇后娘娘不在,可怎麼辦?”

小墨冷笑一聲:“是誰?心裏素質這麼差?”

“是,是許公子!許公子要自殺!”小丫鬟越說越着急,臉上的冷汗都掉下來。

“哪個?哪個許公子?”小墨瞄着她,“別急,慢慢說!”

小丫鬟果然聽她的話,一點不急的深呼吸一口氣,臉色慢慢的平息下來,才說:“是許政,許公子!在西邊湖,要自殺!”

許政……許政?許政!

小墨愣愣的盯住小丫鬟的嘴:“你再說一遍?誰?”

小丫鬟被她這一盯,有點急了:“就是許許,許許……政,許公子……”

小墨覺得渾身往外冒寒氣,安全第一,繁衍後代次之,靠,許政,你一個男人,鬧自殺?!

林小墨顧不得思考,撒腿就往西邊的湖狂奔去……

許政一個人站在湖水邊上,穿着高檔的淡藍色錦緞長衫,沿着湖邊迎風飛舞,好像一面精緻的旗幟。

許政的身心都忍受着煎熬,穿越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但是,最重要的是,睜開眼睛,身邊居然是一個男人!那是貨真價實的男人,當今的天子,他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他生理的突變,讓他心理髮生變異……

他在學校是正經的男人,不會吸菸不會喝酒,現在這個突發事件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底線!

“許公子,您不要想不開……”

“許公子,奴才們去通知聖上,他馬上就來看您了!”

“皇上!?誰再說皇上,老子就跳下去!”許政衝着一羣羣的丫鬟奴才吼一聲。

“許公子,您昨晚上和皇上在一起的時候,還好好的,是不是奴才們照顧不周?許公子……”小奴才們顯然不知道許政的意思,一把一把的鹽灑在他受傷的心上。

“都他媽的給我——滾!”許政暴怒,指着人們狂吼。

幾個小奴才們面面相覷,排好隊,一個個倒在地上,有秩序的往外面滾去……

許政絕望的看着浩浩蕩蕩的湖水,他不知道全班的穿越,他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倒黴,他想到付然然,那個班裏面的小才女,自己名副其實的女朋友,她微笑起來的酒窩,她說話輕靈靈的聲音,就這樣分開了嗎?自己許下守護她一生一世的諾言還沒有兌現,他這麼一走,隔壁班的傻二胖鐵定將然然給搶走……媽的,早知道是現在這個結果,他昨天晚上就先把二胖給幹掉!

想着想着,許政就覺得有冰涼的眼淚掉下來,溼漉漉的,沾溼了他的衣襟:“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並未珍惜,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對她說一聲,然然我愛你,如果一定要在這份愛情前面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他突然有感而發,將這句話用非常纏綿深沉的聲音念出來。

小奴才們已經滾出老遠,聽到他念着這些詞兒,雖然聽不懂,但是聽得出十分有詩意,於是暫時停下來,默然的看着站在湖邊上的許政,他的形象在的陽光的照耀下是如此的光輝,好像是即將昇天的神人……

“要跳就跳,你不能佔着坑兒不拉屎!”清晰的聲音自許政的身後傳來,帶着幾分的怨恨。

許政一驚,這是一熟人的聲音,猛然回過頭來,映着光圈,林小墨站在湖邊上,目光犀利的盯着他。

許政眨眨眼睛,嘴角揚起一抹清晰的微笑:“你,和我一同學長的很像!”

“……”林小墨差點跌倒,怒視着他說,“許政,你一星期曠課八次,下星期的廁所全是你的!許政,你上課玩手機,下下星期的廁所也是你的!許政,你再不悔改,下下下星期,你的女朋友,付然然同學——將被組織沒收……”

許政傻笑的表情僵持在臉上,面部表情好像是在抽筋,木然半天,才懨懨說:“組織我申請掃一年的廁所,把付然然同學還給我,好嗎?”

林小墨“撲哧”一聲笑了,她突然覺得眼睛澀澀的,幾乎要掉下淚珠來。

“小墨,一天不見,你瘦了……”許政非常煽情的說,矯情的表情平時絕對會讓小墨吐出飯來,但是,今天小墨的眼淚居然被這樣狗血的話給逼出來……

“我靠,林小墨居然有一天肯爲我哭泣!”許政耍起平時的流氓相,自戀的說。

林小墨小手抹乾眼淚,衝着他揮拳頭:“不是準備跳湖嗎?跳啊跳啊!”

許政回頭看一眼深不見底碧綠的湖水,渾身起雞皮疙瘩,滿臉緋紅的說:“我原本以爲只有我一個人這麼倒黴,沒想到……你也這麼倒黴。”

林小墨看着他輕輕一笑:“看來你是小看咱學校的科技實力了,不只有我,還有咱的另外十六位同學!”

許政的表情僵住:“爲什麼?”他馬上意識到,“咱們做了什麼對不起組織的事情嗎?”

林小墨聳聳肩膀:“大概是你曠課的次數大多,組織給通報了吧!”

“……”許政一瞬間的僵持,臉色驟然變紅。

“呵呵,你還會臉紅?”林小墨衝着他撅嘴,“付然然,你朝思暮想的付然然一樣在這個世界,如果現在你想自殺的話,我絕不會攔着你,去吧,去吧!”她揮揮手,就要把許政往湖水裏面推。

許政一聽,慌忙從湖水邊上下來,滿眼放光的問:“然然在哪裏?你知道?”

林小墨呵呵的輕笑,不說話,轉身往回走。

幾個小奴才們還在不停不停的往更遠的地方滾去,許政不說停,他們就不敢。

許政早就將他們給忘了,追着林小墨往遠處走去。

“那個丫鬟是哪個宮裏面的?”沉沉的聲音,帶着幾分倨傲和憤怒。

“回皇上,應該是皇后宮裏面的!”身邊的太監說,“原先是個安分的人,今兒怎麼變了,連許公子都敢招惹……”

年輕天子急匆匆的趕來,卻看到許政跟着小墨離開,臉色沉悶的不成體統,他不說話,將袖口甩下,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