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唔?笑傲江湖

林小墨在夜色中轉來轉去的轉十來圈,終於明白一個不爭的事實:自己居然迷路了

“東邊西邊,應該是西邊?”小墨扳着指頭想來想去,東邊不是這邊麼?好像是這邊?小墨絕望的四下看來看去,這麼大的皇宮現在居然連一個人都看不到?

雲揚掛在樹上,他特別想告訴小墨,她的路走叉了,但是,開始的時候沒有說,現在去說的話,不是意味着在說明自己一直在跟着這個小丫頭麼?雲揚抱着皇上的披風,緊緊的盯着眼前的小墨究竟能走到哪裏去,於是將自己要去送披風的事情完完全全的給忘掉了

小墨左右看看,四處都是漆黑一片,摘星樓在哪裏,是不是應該寫一個路標?否則像她這樣根本就沒有方向感的就算是找一個晚上都不見得找的到?

“這個破地方”小墨皺着眉頭,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雲揚站在樹上,在月光的下看着小墨愁眉苦臉的樣子,嘴角竟然不自覺的揚起微笑。

才藝大會上面,先上場的莫林小姐,她的舞蹈似雲似霧,絕美無比,贏得在坐的各位掌聲陣陣。

接下來是比試舞蹈的諸位官家小姐,婉妃是最後一位出場,太后早就親自爲婉妃準備了精緻的裙袂,換上之後,更是妖媚衆生。

楚絡穿着的少,等着雲揚的披風等着幾乎要跳起來,小聲對小東子說:“這小子,真是……”

“皇上,您不要着急,奴才奴才想,是不是他……”小東子慌慌張張的比皇上更急,“肯定是有急事兒,奴才已經叫人去催了……”

楚絡端起茶杯小心的品一口,將水吐在地上,惱火的說一聲:“給朕換熱的,這是冰水麼?”

他說這話的時候,婉妃正在跳舞,精妙的音樂洋洋灑灑,恰恰被楚絡的話給震亂,婉妃一愣,站着不知所措。

楚絡完全沒有在意她在跳舞,惱火的眼神正對上太后冰冷的目光,火焰立刻被冰水澆滅,這才勉強反映過來下面的婉妃在跳舞:“母后,朕……”楚絡尷尬的看着婉妃,“你跳你跳,朕不是說你……”

婉妃還沒有反映過來,許政就“撲”的一聲將進嘴的水吐出來,故作姿態的大吼一聲:“唉喲,這是什麼?這種舞蹈不是讓人吐東西的麼?”說完挑釁的看着婉妃,好像在說,連皇上都吐了,我吐一下沒有關係?那神情那氣質讓婉妃簡直想吐血。

衆人沉默的看着婉妃,冰冷的目光讓婉妃的眼睛幾乎要掉下眼淚來,任憑是那個女子,都沒有辦法承受這樣的譏諷。

寧妃冷眼看着,表情似笑非笑,楚絡的話被許政的話壓回去。

許政嘴角一揚,叫水果塞進最裏面。

安靜的不成體統的場面,太后看着婉妃淚眼婆娑,正準備說話,不想臺下出一聲輕哼:“妹妹,繼續跳,姐姐在看着呢”

頓時,衆人的目光都往聲音的源處望去,精緻的小門簾裏面是一個女子鎮定的聲音。

淑寶微微的閉着眼睛,雖然看不到,但是心裏面卻是清楚的很,她緩緩的說道:“妹妹,在意你的人自然覺得你跳的好,何必跟不懂舞蹈的人一般見識”

許政坐在臺下臉色一紅,不懂舞蹈的人?

於是,衆人的眼神自然而然的從婉妃的身上轉到許政的身上。

許政眯着眼睛想看看門簾裏面坐着的是誰:“誰不懂舞蹈?”

“你懂?”聲音遲疑片刻不經不饒的傳出來。

“我……”許政四下看看,道“難道你懂?”

“呵呵”聲音輕笑起來,“我不會跳,但是在舞蹈方面的理論知識涉及的比你一輩子看的都多”

唔?許政一愣,嘴巴張開,完全形成“O”形,這個簾子裏的女人居然在跟自己說理論知識麼?

“你說什麼?理論知識?”許政乾脆從座位上站起來:“你說的真專業,你一個後宮裏面的女人,知道什麼理論知識?你是才女嗎?”許政似笑非笑的問。

“才女?”淑寶遲疑片刻道:“在以前算是,現在——”她沉穩的答道,“應該更算了?”

“……”許政木然,這個女人居然敢將這樣的話說出來?

“愛妃”楚絡打斷她的話,淡然道:“既然是這樣,朕倒是想看看你的才藝了”

淑寶一聽,臉色淡然道:“皇上,臣妾早就有準備,今天自然是要展示的”

“唔?琴棋畫,應該是才女的標準?”許政插嘴道,“那就從頭開始一件件的表現來看看?切,才女?唉……”他冷笑着提議。

小轎子裏面的淑寶一眯眼睛,從轎子裏面伸出一隻手來,小繡匆匆將手邊的琴送進去。

於是,一曲悠揚的笑傲江湖洋洋灑灑的傳出來。

許政這次進嘴裏的水直接嗆在嗓子眼裏面,狂咳嗽起來。

“許公子,您……”身邊的小丫鬟着急的幫他拍拍後背。

許政豎起一根手指頭,示意她住嘴,豎起耳朵聽起來。

淑寶即使是閉着眼睛,那一曲笑傲江湖依舊是行雲流水,高亢低沉,婉轉有餘,聲音可謂是餘音繞樑,久久不覺。

一曲終了,楚絡眯起眼睛,儼然是對眼前的愛妃刮目相看:“愛妃,你的曲子優雅婉轉,是哪個曲目?”

不等淑寶答話,許政就特振奮特開心的應聲道:“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