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婆媳爭鬥無限

皇后的微笑屢試不爽,如今太后主動挑起事端,皇后沉着應對,不驚不饒,淺淺的笑起來,那一笑依舊是春風百媚生,衆人沉迷其中,暗道皇后道行高深,此一笑,猜測斐然。

太后知道等着皇后回話是徒勞,於是,嘴角一擡,自己回答道:“哀家知道維兒是怎麼想的,不就是想打扮的漂亮點,好吸引皇上嗎?”太后將針鋒相對更加具體化,“皇后進宮一年沒有侍寢,心裏着急那是自然的,可是,當皇后就要有皇后的樣子,你披頭散的樣子,實在是有失體統,不用說哀家不喜歡,就是皇上那也是不喜歡的......”

皇后還是笑,蒙娜麗莎的微笑已經煉製的爐火純青。

太后冷場,眼神冰冷冷的掃射過去,於是冷凝對微笑......

“撲”的一聲,火花四濺

太后的轎子擋在前面,婉妃和淑寶的轎子沿着太后的路停在旁邊。

婉妃一下來就看到太后和皇后相斥,正準備上去幫忙,不想一聲輕吼讓她臉色黑。

許政的小擔架洋洋灑灑的沿着皇后的路從上面跟上來,停在皇后人馬的旁邊,看到對面的婉妃下來,冷哼一聲:“你們是螞蟻擡狗屎,走的這麼慢”

許政完全忽視婉妃冰冷的目光,翹着二郎腿說:“我都從那邊的那邊的那邊繞過來,都比你快”許政清噓一聲,抿着嘴笑。

婉妃不是吃素的,用凌厲的眼神看回去:“關你什麼事情?許姐姐?”

許政一聽,感覺自己的傷口已經不僅僅是撒鹽那麼簡單,現在是被野狗狠狠的咬一口,要多疼有多疼

許政一個翻身從上面坐起來:“你這個醜八怪”

婉妃驚詫的愣住,他說什麼?醜八怪?

“你以爲你是誰?我是醜八怪?”

“撲撲”第二團火焰“譁”的一聲着起來,灼熱熾人。

楚絡從摘星樓走出來的時候,寒氣被如此緊張的空氣一掃而空,他站在衆人的中間,眼睛瞟着許政和皇后,手指着太后和婉妃,尷尬的說:“呵呵,今天的天氣不錯,那個,這麼早母后和衆愛妃就都來了,呵呵……”

不料,衆人急於應戰,居然絲毫沒有因爲他的話而絲毫的鬆懈。

“那個,母后,外面天涼,先進去?”

“那個,維兒,你穿的這麼少,生病就不好了”

“許政,朕可是有些日子不見你了”

“婉兒,今天很漂亮”

呼呼一陣冷風將楚絡的話吹出千里,場面依舊冷着,並且有更冷的趨勢。

半晌,太后纔出聲,將袖子一甩,冷冷的瞪一眼皇后,先抽身離開戰場。

皇后一看太后都離開,終於就自己的笑容收起,如此長久的笑容,讓她的肌肉有點僵硬。

許政和婉妃對視一眼,同時往摘星樓裏面奔去。

摘星樓位於整個宮廷的中央,高聳入雲,樓頂只能看到一顆星星,刺目耀眼,故名摘星樓。

此時,楚絡和太后坐在上位,皇后娘娘和諸多的妃子在下,淑寶的小轎子蓋着紗質的門簾,在裏面愜意的眯着眼睛,睡的酣暢淋漓,反正外面的人看不到她睡覺。

在底層纔是衆大臣分居在兩側,丞相將軍並排在前,其黨羽扳着小板凳坐在他們的身後。

皇后維兒是丞相之女,微微笑向父親躬身以至敬意。

於是,排場都擺好之後,取披風的雲揚還是沒有到。

小東子着急的滿頭大汗,往摘星樓的門口看了又看,還是不見雲揚的人影。

“皇上,既然人都到了,咱們就開始?”他小心翼翼的問。

楚絡點頭。

於是,小東子就揚手道:“皇上有旨,才藝大會現在開始”

許政瞄着桌子上的食物好久,可是看到衆大臣和衆娘娘都不動手,自己不好逾越,這個規矩他還是懂的,現在聽到太監說,可以開始大會,就好像聽到命令可以動手吃東西一般,興高采烈的鼓掌,大吼一聲:“好”

婉妃和寧妃坐在他的兩邊,四隻眼睛冷冷的瞟過來,嚇得許政縮一縮脖子。

小東子看看衆人,尖聲道:“第一位是莫林小姐的舞蹈”

於是,才藝大會就在這樣的氛圍中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