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才藝大會前奏

摘星樓的才藝展示讓沉悶很久的皇宮熱鬧起來,各個宮的妃子娘娘,丫鬟太監嬤嬤奴才,大臣小臣,好像是趕集似的拖着主子往摘星樓趕去,俯視下來,好像是衆多花樣螞蟻從四面八方趕來去搬運食物,於是,衆人的方向非常的清晰,就是直往摘星樓而去。

其中,只有一人,她的方向是相反的......

林小墨遇到淑寶的轎子之後,一個人往摘星樓相反的方向走去。

丫鬟奴才們熙熙攘攘的從她的身邊走過。

林小墨停下步伐將袖子裏面的宣紙攥緊,小心翼翼的往前面看看。

華秦宮的正門前,小墨停下腳步。

楚護衛長應該會去?小墨看着門口的小太監猶豫着要不要去問問,不過這麼大的場面,皇上會去,皇上去,護衛長就會去?

可是,萬一今天不是他的班...不是就...

“林小墨?”帶着疑問的口吻,小墨朝聲音的來源處望去。

雲揚抱着寶劍正瞄着小墨的背影。待小墨轉過頭來,他才露出笑容。

“果然是你”他走過來,滿臉一副和對方很熟悉的表情。

小墨嘴角尷尬的揚起一秒鐘,思考對方的名字是什麼。結果不好,她居然完完全全的給忘掉了。

“你,你好護衛長同志”小墨唯一記得的是這位是和楚絡一樣身份的護衛長,思考半天才故作自然的笑起來。

“你在找誰?”雲揚顯然沒有看到小墨笑容的虛假,依然熟捻的打着招呼。

“今天,是你的班啊?”小墨淡笑着迴應,如此是不是就意味着不是楚絡的班?是不是意味着楚絡不會出現在才藝大會上面?

雲揚的微笑僵持在臉上,他吞吐半晌才尷尬的點一下頭:“是,是我的班,呵呵”末尾加上一個假的不能再假的傻笑。

“這樣啊”小墨嘆息,語氣中隱隱帶着失望的氣息。

雲揚顯然看出她的嘆息,眯着眼睛問道:“你是不是有事情?”

小墨撅起嘴來,內心懨懨的黯淡下去:“不是什麼大事情”她看着雲揚,“你今天會去才藝會?會去保護皇上?”

“嗯”雲揚點頭,“今天的人多,我是必須要去的”

“那你的武功很高了”小墨問。

“其實,不是,是今天的人多,我們這些衛兵都會去保護聖上”雲揚儘量用簡單的話來回答小墨的問題。

都去?小墨的眼睛一亮,迅眨眨,“你是說,所有的護衛兵都會去?”

“嗯”雲揚點頭,“更何況我是皇上的貼身護衛,我的職責就是保護皇上的安全,我的本分......”

林小墨將他之後的解釋完全當作是耳邊風,只是眯着色眯眯的兩隻眼睛問道,“這麼說,楚絡護衛長一樣會去的,是不是?”

雲揚將後面沒有說完的話完全的吞回去,暈,這個女人怎麼還是稱呼皇上是楚絡——護衛長嗆在嘴裏的話忍了忍嚥下去,拼盡全力才努力擠出一個很釋然的笑容,“是啊,楚,楚護衛——呃,長會去的”一句話好不容易說完全,雲揚恨不得將舌頭咬下來。

小墨雙手合十,眯着眼睛默背一句感謝蒼天。

雲揚扁扁的嘴提一提:“那個,我想知道,你和楚絡護衛長是什麼樣的關係?他,是你的朋友?”

小墨一聽慌忙的點頭:“是朋友,就是朋友”

雲揚疑惑的挑挑眉毛,貌似這個答案和自己內心的答案有點差池,但是,別人的事情,自己最好是不要過問。他裝傻充愣的說:“呵呵,楚護衛長他已經去了,你快去”

“嗯”小墨飛快的點頭,像閃電一樣的一側身就企圖從雲揚的身邊飛馳而去,不想地上的石頭和沒有眼色的拌在她的腳底,“砰”的一聲,小墨的兩腳一痛,身子就往前傾倒。

雲揚伸手一摟,將這隻飛馳在半空中的“醜小鴨”扶住,另一隻手一晃,直接覆上小墨的腰:“你慢一點”

小墨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輕搖,下意識的抱住雲揚的脖子,隨即耳邊是輕聲的話語,兩眼一懵,正巧對上雲揚彎彎的眼睛。

四目相對,四手相擁......

兩個人慌神,雲揚迅鬆開小墨的腰,往後退三步:“不要着急,慢一點”

小墨臉色緋紅,相應着退後三步,好像是瘟疫似的躲的的遠遠的:“嗯,謝...謝”

雲揚看小墨的表情,嘴角有點抽搐:“呃,不用,你,快去”

小墨咬咬嘴脣,低聲應到:“好”

這邊在尷尬,摘星樓那邊早就混亂成一鍋粥,衆妃嬪齊聚一堂,各顯神通,吵得不宜樂呼。

皇上盛譽,說淑娘娘眼睛不好,外面人多且雜,專門安置一個兩人擡起的小轎子,安排淑寶坐在裏面,不用下轎請安。

淑寶樂得清閒,任外面風生水起,暗自眯着眼睛,愜意的睡着。

天氣涼起來,楚絡的身子有點冷,讓雲揚去取披風,不想那小子取披風取了將近半個時辰不見蹤跡......

皇后娘娘從轎子上面下來的時候,對面正巧是太后從另一個轎子裏面探出頭來。

皇后今天格外的漂亮,整個人完全是淑女,魅力值暴漲,纖纖玉手一移,將小簾子掀開,邁着小步子走出來。

太后今天穿着大紅的上衣,下面是綠色的精緻裙袂,雖然額有些蒼白,但是,不影響她倨傲的氣質魅力的散。

兩人一露頭,四目一對,火藥味兒呼呼的漫溢。

皇后畢竟是晚輩,一躬身款款道:“太后娘娘萬福”

太后和皇后的紛爭皇宮盡人皆知,兩人狹路相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於是,衆人紛紛往這邊投來期許的目光......

“維兒,今天格外的漂亮”太后表情嚴肅,冷冷道:“只是皇后就應該有點母儀天下的樣子,你現在這個樣子和京城扮相賣藝的有什麼區別?”簡言之就是皇后今天漂亮了,應該穿回那身道裝,拿起木魚,誦經唸佛。

皇后娘娘微微擡眼,含笑而起,不說話。皇后最大的特色就是心理素質好,於是婆媳兩的爭鬥永遠都沒有勝負,太后說什麼皇后都笑,笑得總是那麼含蓄內斂,好像是暗藏殺機又好像是天真無邪,讓人揣摩不到她的深意。

於是,太后想挑起點宮斗的氣焰,總是被皇后潑冷水,自己也就厭倦了,乾脆規定楚絡不去找你就是了婆媳之間的爭鬥,楚絡就擔當着這樣可憐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