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很驚豔的皇后

全班究竟有那些人?小墨爬在桌子上面,咬着毛筆,一點一滴的寫着所有人的名字,沾着筆墨的水散着優雅的墨香,洋洋灑灑,四處漫溢。

不知道大家現在在做什麼,小墨攥着筆,小心翼翼的生怕將墨汁滴在宣紙上,不熟練的手法,不順暢的筆觸,不過小墨寫的確是很仔細,很認真,每一筆每一畫都用盡全力,像是印刻在自己的心裏面一般。

橫豎——撇捺,一個木字,這個偏旁好像位置佔的大一點……小墨嘆息,將筆往臉上蹭了蹭,將其當作鉛筆順手就將筆尖塞進嘴裏……

摸摸頭,小墨俯下身子將木字的另一半寫好,兩個貝和一個女,合起來是一個櫻字。伸手將新寫好的宣紙整齊的擺在桌案,俯身繼續取出一張來。

看着潔白的紙,小墨猶豫一瞬間,嘴角清雅的揚起一個小微笑,擡筆往紙上認認真真的寫了兩個並排的木字,一筆一劃,好像是在做雕刻的活計,半點都不敢馬虎。寫好之後,頗欣賞的看看,擡筆寫下下面的比劃,是一個歪曲的“楚”字……

小墨寫好認真的看看,嘴角不自覺的笑起來,毛筆在小臉上硬生生的劃下一個黑色的印記,好像一抹花紋。

“小墨”小菊“撲”的站在小墨的身後,那一聲嚇得小墨差點將筆給吃盡肚子。

用最迅的動作將宣紙翻過,小墨轉過身來,看着小菊的疑惑的表情,送上一個很可愛的微笑:“有,有事情麼?”

小菊嘴角撇撇,惦着腳尖往桌案上看看,疑惑的問:“你在幹嗎?”

“在隨便寫字”小墨雙手背後,壓在宣紙上面,嘴角上揚。

小菊看半天,放棄猜忌,簡單的說:“今天晚上的才藝大會,皇后娘娘叫你去梳頭……”

小墨點頭道:“嗯,我知道,我現在就去”

“嗯”小菊瞄着桌子上的宣紙,輕聲說:“等等去的時候將這些紙張都送去,皇后娘娘今天晚上用的上”

小墨僵持着嘴角,一直笑,婉轉的點點頭,背後將那張紙壓得更緊。

小菊奇怪的搖頭,疑惑的走出屋子。

小墨惦着腳尖看到小菊走遠,才緩慢的鬆開桌案上的紙張,回頭一看,筆墨不幹,而且將它背過,現在那個“楚”字將下面的一沓子宣紙都印溼。

小墨慌手慌腳的將一沓子的紙張拿起,沉悶的看着他們被糟蹋,內心惋惜不已,將那個楚字卷好,放進袖口,然後將上面被印溼的紙張拿開,取出下面的一沓子,攥在手裏往皇后娘娘的屋子裏面走去。

牛嬤嬤抱着豎琴站在旁邊,身邊是優雅的舞裙,桌子上面擺着精緻的揚琴,腿邊放着國畫的顏料……

小墨環視一週,看到皇后穿着素雅的輕裙端坐在銅鏡前,火辣辣的嫉妒涌上心頭,這些都是皇后娘娘的才藝麼……

怎麼會有女人會這麼多的才藝,這不是打擊她林小墨的積極性?

小墨盯着不成體統的屋子愣了三秒,等等,這是什麼意思?是說皇后娘娘接受挑戰,是真的準備參加才藝大賽?真的準備得到皇上的寵幸?小墨眼睛一亮,輕呼一聲:“娘娘,你真的要去展示?”

房間裏面靜的不成體統,牛嬤嬤眯着眼睛打量小墨。

“不要問,做你的事情就好”她伸手搶過小墨的宣紙,指指皇后娘娘的頭,“等你半天了”

皇后娘娘回過頭來,淡雅端莊,微微一笑,小墨覺得天昏地暗……

小墨慌手慌腳的過去,拿起梳子小心翼翼的梳着,從那精緻的銅鏡裏面,小墨看到皇后娘娘自然的微笑一直維持在臉上,那感覺倒好像是即將出嫁的新娘

皇后娘娘終於肯主動出擊,皇后娘娘一笑,勾引皇上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省的自己將護衛長都尋一遍,都請不來皇上……

小墨拿着梳子將皇后那一頭長長的一梳到底,那順滑的感覺讓小墨的手指微微的觸動,她輕輕的挑起皇后的,那是一種優雅不成體統的絲,這樣的女人,試問,世界上除了天子,誰還有資格能夠得到?

呆半晌,小墨在皇后的頭上簡單的別上幾個釵花,簡單素雅,帶着一股青煙嫋嫋的清淡,皇后一直笑着,那嘴角的弧度久久的在嘴角凝固。

小墨將皇后的頭梳好,嫉妒的瞟一眼就調轉目光。

“娘娘,你今天真美“小菊不能抑制的誇道。

皇后輕輕的點頭,那一屋子的氣氛頓時變得優雅起來。

小墨從房間裏出來,夕陽淡淡的,不慍不惱的溫度。

深吸一口氣,小墨仰面,有時候,幸福就是某一個不經意的瞬間,比如看到如此精緻的皇后娘娘的那一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