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流連曾經光陰

林小墨將屋子整理好,跨着步子從房間裏面出來,小菊正和丫鬟們吵着繡小樣,整個皇宮裏,大概只有鳳寰宮的丫鬟如此的清閒,虧得皇后娘娘脾氣出奇的好。

小墨往皇后娘娘的房間裏面窺視一眼,安靜的背影,千篇一律。

小墨有點失望,就算是在太后娘娘的壓制下,皇后娘娘只要稍微一用心,以她清秀的相貌和氣質,將皇上吸引來不是不可能,只是,這個女人渾身散着決絕的味道,好像一切塵緣都是身外之物,頗有道家的味道。

鳳寰宮的皇后是尼姑,不是遲早等着皇上下昭廢后麼?

皇上現在還年輕,後宮裏面的妃子不多,膝下沒有子嗣,再過幾年,人丁興旺,皇后娘娘要依靠什麼在後宮生存下去?

小墨失望的嘆息,垂着手走出鳳寰宮,看到許多陌生的面孔在院子裏面清掃衛生。

小墨震撼的看着,曾幾何時,居然有保潔人員注意到鳳寰宮?

“你們……”小墨愣頭愣腦的問,“這是來幹嗎?”

領頭的是個老太監,他帶着若干個小太監不滿的嘟囔着,此時聽到小墨問,糾結的擡起頭來:“清掃……”

小墨伸出小手指指頭頂的招牌:“你們……看清楚?這裏是鳳寰宮”言外之意是你們是不是把地址給搞混了?

老太監冷冷的看着小墨:“奴才們受皇上命,就是來爲皇后娘娘清掃院子的”說完別過眼睛,垂着頭繼續清掃,“你們幾個還愣着,快點快點”

小墨不可思議的掃視衆人,終於有一天皇上想到皇后娘娘欣慰的感覺油然而生,是不是皇后即將受寵的前兆?

小墨想着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跨着小步子往後花園走去,看來自己稍微一努力,皇上就會來鳳寰宮讓皇后娘娘侍寢嘍皇后娘娘那水一般的人兒,皇上只要來一次,必定會欲罷不能

小墨沿着湖水的邊上,看着水裏面清澈的人影,某種落寞的感覺不自覺地涌上心頭,最近來事情很多,但是林小墨從來沒有放下過對同伴的擔憂和思念。

林小墨林小墨,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你的同學?什麼時候才能回到家去?

縱使在漸漸的適應,可自己,終歸不屬於這裏……

終歸是不屬於這裏……

她害怕時間久了,自己會將所有的責任都遺忘,當將曾經的世界都遺忘的時候,又會是怎樣的光景?

“你在什麼呆?”許政奸笑着湊上前來。

小墨努嘴:“散步”

“鳳寰宮的丫鬟果然是清閒”許政呲牙咧嘴笑容滿面。

“今天心情不錯?”小墨瞄着許政不正常的表情問。

許政不要臉的拍着胸脯說:“我什麼時候心情不好過?”

小墨總是在失落的時候碰上他心情出奇的好,這就是兩個人從幼兒園走到大學都不能攜手的終極原因……

小墨蹲下來,唉聲嘆氣的說:“誰能告訴我,在哪裏遇到其他的人?”

許政聽來,好像是促動他心裏的傷口,跟着小墨蹲下來:“不知道”

小墨側頭看着許政,伸手將他頭前的劉海免起,輕聲說:“曾經的樣子真帥現在看來,怎麼看都是女人……”

許政將她的手擺下去:“我像女人?”

小墨懶懶的點頭:“長頭的漂亮女人”末尾,小墨覺得這麼說還是不足表示自己的意思,款款的加一句,“怪不得皇上那麼喜歡你”

許政斜着眼睛盯着小墨:“皇上現在在我的心裏是一塊心病不要提起這個男人”

“呵呵”小墨輕笑。

許政伸出手來,輕輕的幫小墨將她的劉海免起來,頗絕望的嘖嘖嘴:“你怎麼看都沒有當年的雄風,呵呵大班長”

小墨迅將手一擺,側手一推,許政就順勢“咚”的一聲掉進水裏面。

“喂,你這是……”許政勉強的從水裏面將頭伸出來。

小墨衝着他做鬼臉:“在裏面呆着你”看着許政在水裏面掙扎的樣子,突然有種將滿心的哀怨都拋出去的感覺,渾身輕鬆的很。

“林小墨”許政伸出胳膊指着小墨,“等着我,等着我判你的罪”

小墨眯着眼睛笑,嘴角彎彎的,看着他在水裏面一派小流氓的樣子,好想回去,那些曾經全班在一起的日子……

———————————————————————

小東子看着楚絡的臉色從青色變成黑色。

然後轉頭看看不遠處嬉鬧着的兩個人,心裏面想着,怎麼還是這個丫鬟,嘴角抽搐:“萬歲,奴才想許政公子只是一時無聊,纔會和這種小宮女一般見識”

楚絡呆滯許久,才緩緩的回過頭來,問道:“你覺得朕的性取向有問題?”

小東子不解的看着楚絡,心裏面尋思着性取向是什麼意思:“萬歲,您的性,性取向怎麼會有問題?”

楚絡冷冷的瞟一眼小東子:“那就給朕閉嘴”說罷,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