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木頭皇后娘娘

小墨像小尾巴一樣跟着嬤嬤左拐右拐的來到一坐陳舊的建築前。

耳邊颳着陰森森的冷風,枯枝敗葉隨風飄揚,暗紅色的屋頂,黑色的烏鴉成羣結隊的自屋頂飛過,殘垣斷壁,完全是陰曹地府的人間版……

小墨擡頭一看,鳳寰宮三個字赫然擺在上方,還有蜘蛛在牌匾上面打着轉兒,怨不得歷史上的皇帝大都不來皇后的寢宮過夜,住在這種地方的恐怕只有母老虎了吧?

小墨只感覺前方的大門就是鬼門關,惦着腳躲着嬤嬤一點點的往後退。

“站住!”嬤嬤冷冷的叫住她,揪住袖子往前用力一甩,“快進去吧,娘娘在屋子裏面等着你梳頭呢!”

“梳什麼頭?”小墨嘴裏面嘟囔着,眼角瞟到嬤嬤冰冷的眼神,小心的住了嘴,貓着腰小步跟着嬤嬤往裏面挪。

小墨被帶到皇后的房間,嬤嬤小聲吩咐她好好梳,就先離開。

小墨看到身材纖細的女子端坐在梳妝檯前,她披着暗色的長裙,身材瘦弱的好像只剩下骨架嶙峋,嬌小玲瓏,金黃的鏡子裏面是她不清晰的面容,整個氛圍都是暗暗的,不安分的漫溢着哀傷的味道。

林小墨看着呆了,張口就來一句:“是你讓我來梳頭的嗎?”口氣就像在說,是你家要的西紅柿蓋飯嗎?隨意的讓人毛骨悚然,眼前的人可是人中之鳳,是一國之母,皇后娘娘吶!

林小墨說完猛然覺得自己態度不對,匆匆跪在地上:“皇后娘娘……”

眼前女子嬌美的背影輕輕晃了一下,好像是波瀾不驚的湖水,她沒有回過頭來,只是用清澈的聲音說:“你起來吧……”尾音拉的很長,屬於說的多了會讓人睡覺的語氣。

林小墨聽着,小心翼翼的站起來,揉着因爲猛然下跪而疼痛的膝蓋,緊緊的盯着皇后娘娘的後背影,等着她發話。

不想那瘦弱的身子重新恢復平靜,好像剛纔那四個字消耗了她所有的精力,現在一聲不響的對着鏡子,一動不動,好像是雕像。

林小墨一直等着,大氣不敢出一下,於是,房間裏面就連一點的呼吸聲都聽不到,等着等着,小墨幾乎要眯着眼睛倒在地上睡着,這個環境太有讓人睡覺的氛圍了,林小墨揚起頭來,看到皇后娘娘還是沒有聲響,於是開始數羊打法時間,一隻,兩隻……三百隻……一直數到幾百只,皇后娘娘輕微的晃動身子。

“墨兒,過來吧,給我梳頭!”她的聲音很輕,纏綿的空氣透漏着特別安靜的氣息。

“什麼?數羊?”林小墨嘴角開始流口水,估計這一等有兩個小時,她一驚,睜開眼睛,木然的問。

“梳頭!”皇后娘娘重複一遍,完全不動氣。

林小墨應聲,匆匆的走上前去,從桌子上面去取梳子,側頭一看,皇后娘娘沉靜的臉映入她的心底,不施粉色,靜若處子,她安靜的眼眸裏面波瀾不驚,消瘦的臉頰隱約閃現着蒼白,完全是不依靠裝飾的靜美。

林小墨看着,她的年齡不大,但是散發着處事不驚的鎮定,那是一種無法言語的氣質。

“聽說,淑妃生病了!”皇后娘娘完全不在意小墨的注視,自言自語,“要去看看的,皇上大概會去的!”

“墨兒,把它們盤起來就好!”她安靜的陳述着。

林小墨緩過來神,匆忙的點頭,拿着梳子走到她的身後,看着那瀑布一樣的長髮,盤起來?我的天,怎麼盤?

林小墨自己是長髮,可是最多會扎馬尾,盤頭是老太太的專利,她不會。小墨咬着嘴,站在她的身後左看看右看看,勾起左邊的頭髮,放下右邊的……片刻就將滿滿的一頭秀髮,給搞成個雞窩……

皇后娘娘不動聲色的坐着,身子都不晃,小墨幾次想去試試她的鼻息,看看這到底是不是個活人兒……

小墨擺弄半天,連個頭型都沒有,小墨憤恨一陣,這可怎麼辦?想問娘娘一句這個頭髮究竟怎麼盤,但是看看皇后一眨不眨的眼睛,終於放棄了這個想法……小墨思考片刻,一揚手,將頭髮拽起來幾根,靈感一來,藝術是不分古今的,將桌子上的釵飾照着自己的想法,東卡一個,西勾一個,不炸的地方,小墨人爲的給人家弄亂,好讓整個頭髮的風格一致……

不長時間,髮型就好了,那可是標準的非主流……

“皇后娘娘,梳好了!”小墨大言不慚的說。

皇后娘娘的眼在鏡子裏面掃視一下,緩慢的說:“恩……很好,讓牛嬤嬤備車,去淑寧宮!”

“……很好?!”小墨愣住,半晌才恍惚的應聲往外面跑去。

一出門,就看到牛嬤嬤斜着眼睛走過來:“怎麼,娘娘準備好了?”

“嗯……”小墨低聲應道,覺得有點心虛。

嬤嬤上下打量她一番:“你呆在這裏,不準離開!懂點規矩,少惹亂子!”

“是,牛……饃饃!”小墨低聲的答應。

牛嬤嬤皺着眉頭看着小墨,滿臉都是不滿,她扭着屁股轉過身子,往皇后娘娘的屋子裏面走去……

小墨衝着她的背影吐舌頭。

“啊!”嬤嬤的聲音突然從皇后娘娘的屋子裏面傳出來,帶着無限的驚恐……

林小墨早有預料的站在外面撇撇嘴:“不就是髮型個性了點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