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女色換用男色

雲揚實在是搞不清楚這個小丫頭到底是想什麼?於是只能無耐的笑笑:“楚絡,他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見就見得到的”

“怎麼?他的武功很高嗎?”小墨睜大眼睛看着他。

“呵呵,跟武功是沒有關係的……”

“那是什麼?”小墨懨懨的垂頭,“我來找他,是實在沒有辦法,皇上在裏面,我見不到,他是皇上的貼身侍衛,這樣的事情總是很好辦的對不對?”

“呃……”雲揚在喉嚨裏面憋了半天,終於憋出來一個字:“對”

“楚絡不在,我該怎麼辦?”小墨垂頭喪氣的囔囔。

“爲什麼一定要皇上去皇后那裏過夜?”雲揚看着小墨懨懨的樣子,有點於心不忍。

“事情說來話長。”小墨絕望的看看他,“你是護衛長,可是幫不到我的,對不對?”

“呃……我……”

“算了,我不會爲難你的”小墨阻止他的話,“我想想其他的辦法”

“那個……”

“對了”小墨繼續打斷他的話,“我叫林小墨,如果楚絡回來的話,拜託你告訴他,皇后宮裏面的林小墨找他謝謝”

雲揚在嘴裏面的話吞下去,勉強說:“好”

小墨轉身懨懨的往回走,走到半路,扭過頭來:“你叫雲什麼來着?”

“雲揚,我叫雲揚”雲揚說。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小墨擺擺手,“再見”

雲揚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消失在小道上,嘴角再次揚起微笑。

離開御房,林小墨一個人垂頭喪氣的在西湖邊上。

看不到皇上,楚絡不在,現在誰還能幫到自己?

皇后娘娘那麼漂亮,爲什麼皇上就是不喜歡去那裏?不過,話說回來,皇上那個性取向有問題的人,不喜歡美女也是正常的。

等等……不喜歡女人……

許政

小墨想到這裏,渾身一震,小跑着往許政的宮裏面去。

———————————————————————————————————————

“回來,不回來,回來,不回來……”小花隨着許政的手一朵朵的下落,伴隨着他磁性的聲音,漸漸落下水,順着小水流走。

“落花流水,然然,你究竟在哪裏?”許政看着花瓣呆,嘴裏面唉聲嘆氣。

一起上下學的日子早就消失,他想起從前兩個人吵嘴,總是惹她生氣,就後悔莫及。你在哪裏?縱使問一千遍,你都聽不到,然然,你知道我在想你嗎?

“你怎麼……”小墨站在水的下游看着小花瓣,“許政,你怎麼想起來玩這些東西了?”

“班長”許政有氣無力的看着小墨,目光呆滯的說,“當你想念一個人的時候,你就知道我爲什麼要這樣了”

“哎呦,想誰?然然嗎?”小墨看着許政這個樣子心裏面有點不好過,“我們總會找到她的”小墨確定的點點頭,“總會找到的每一個同學都會找到的”

許政臉色黑黑的:“可是到現在,除了我們不是一個人都沒有?”

“你應該相信我”小墨狠狠的點頭。

許政勉強的笑笑,好像病西施一樣:“有事情嗎?”

小墨假笑着上前去:“我那裏出了點問題……”

“什麼問題?”許政冷冷的看過去,“這回是皇上去你那裏,需要我幫你出主意轟走麼?”

“哎要是皇上肯去的話,就不會這麼麻煩了”小墨垂頭喪氣的坐在他的身邊。

“怎麼?”許政饒有趣味的看着她,“什麼事情讓班長你都愁眉不展。”

小墨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跟許政講清楚,然後瞪大眼睛看着許政。

“呵呵,你的意思不會是讓我……”許政感覺自己的臉部肌肉在抽搐。

“你先把皇上叫到你這裏來,然後你讓他去皇后的宮裏面”小墨直接入重點。

許政嗖的一聲從地上站起來:“我的媽,哥們好不容易清淨幾天,你這次讓我主動去找皇上?我不幹”

“許政我是沒有辦法纔來找你的”小墨跟着站起來,“你要是不幫我,就沒有人肯幫我了”說着說着就想要掉眼淚。

“這個辦法是不是有點危險?”

“那你說怎麼辦?我當初那樣幫你,現在你忍心看着我敗在別人的手裏麼?”小墨抹着眼淚說。

“可是……我說你先別哭……”許政看着林小墨可憐兮兮的樣子,“你在我這兒裝什麼裝,我,我,答應你就是”許政狠狠的說出來。

小墨把腦袋擡起來:“真的?”

“不過,如果皇上不去,硬要在我這裏怎麼辦?”許政問。

“應該不會……”小墨搔搔頭,“那你就再推到淑娘娘那裏去”小墨點頭。

許政覺得有種出賣色相的感覺,還是出賣的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