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才女幕後主使

小墨聽着,覺得事情比較奇怪,兩個人今天的話說的那麼有力度,好像是有強大的後盾似的,加上那幾句詩詞,絕對是一個不一般的人在支持着她們,她們纔敢光明正大的來宣戰

“誰說我們不敢?”小墨站在皇后的身前,挺着胸膛說,“我們的皇后娘娘,地位不用比都知道比你們穩固”

“呵呵”婉妃出輕笑,“呵呵,小丫頭,你知道什麼叫地位穩固麼?”

小墨一愣,自己對這個詞確實不是很清楚。

“說到穩固,在這後宮之中,第一就是皇上的寵幸,沒有寵幸的人,是沒有資格說什麼穩固地位的,第二嘛,就是要有皇子,現在皇后姐姐和我們一樣都沒有皇子,所以我們就比第一條”寧妃笑着看定皇后,“姐姐,怎麼,敢來嗎?”

皇后的性格就是大家越着急她就越安靜,看着湖水根本就不搭理兩個人……

小墨看着,皇后是母儀天下,連這都不敢比是什麼樣子,正要站出來說話,不想牛嬤嬤領先站出來,她清清嗓子說:“我們,我們不比”

她的話一出,兩個人呵呵的笑彎了腰:“哎呦,姐姐連這個都不敢比?”

“這要是傳出去,不是讓整個京城的人笑話麼?”

“不過說起來,姐姐,你進宮這麼長的時間,皇上正眼看你的次數用手指頭都數的清”

“怪不得,連想都不用想就認輸”

兩個女人用最陰險狡詐的詞語放在皇后娘娘的身上,小墨站在旁邊聽着小手都在顫抖。

“住口你們”小墨站出來,看着兩顆葡萄樹,“你們有了靠山就可以這樣沒上沒下?皇后娘娘是不願意和你們一般見識,比就比,我就不相信,皇上放着正統的夫人不要,每天還上你們那裏去”小墨咬牙切齒的說。

牛嬤嬤一驚,伸手拽小墨的衣服,皇后娘娘的情況她是最瞭解的。要皇上來,過不了太后那一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你不要拽我”小墨一把甩開嬤嬤的手,“我林小墨今天給皇后娘娘做主,比就比,咱就比皇上這幾天晚上去誰的寢宮”

寧妃掩着嘴嘿嘿一笑,最近這些天,皇上每天晚上都在她的宮裏面,於是輕聲說:“當然好只是皇后娘娘萬一得不到寵幸可是要鬧笑話了”

小墨眉毛一挑:“放心,葡萄樹娘娘,你有你的接天蓮葉無窮碧,我有我的日照香爐生紫煙,看看誰的本事大”小墨惡狠狠的將腦子裏面唯一的一句詩詞說出來。

“好”婉妃寧妃一應聲。

於是後宮的花園上油然升起PK兩個大字,突突的冒着火花。

皇后娘娘很隨意的看一眼正在鬧的不可開交的三個人,嘴角一揚,款款道:“我累了,墨兒,回去”

小墨狠狠的瞪兩人一眼。

寧妃和婉妃挑着眉毛,插着腰,女人之間無休止的戰爭,在後宮正式的開啓。

———————————————————————————————————

淑寧宮嘻嘻的笑成一團,淑寶坐在牀上,臉色紅潤潤的。

“姐姐,你實在是太有才華了,怎麼會那麼多的詞兒?”婉妃牽着淑寶的手,呵呵的笑。

“那些都是雕蟲小技,怎麼樣,我給你們搞定的頭是不是過皇后了?”淑寶洋洋自得的問。

“那是當然的,姐姐的句子讓皇后那幫子人臉色都青了”婉妃彎着眉毛。

“妹妹,你果然是難得一見的才女”寧妃跟着附和。

淑寶輕輕的揚起眉毛,玩宮鬥?那就玩到底

“接下來就是勾引皇上的部分了”婉妃臉色一沉,轉頭去看寧妃,“這個,恐怕要靠姐姐了”

寧妃輕輕的揚起嘴角:“皇上昨晚上才答應我說要陪我一個月哪,呵呵,就憑皇后怎麼會是我的對手?”

婉妃聽着臉色稍微好點,畢竟現在她們三個人是一組,想想皇后當初是怎麼陷害她,她就將嫉妒全部拋到腦後。

“不可掉以輕心”淑寶瞎着眼睛一副正經的樣子,“雖然事情對我們這裏有利,可是我們要做好二手的準備,以防萬一”

“恩”寧妃和婉妃很確定的點點頭。

“娘娘”小繡走進來說,“劉太醫已經回到京城,定好是三天之後來給娘娘你看眼睛的”

“三天?”婉妃聽着眼睛一轉,“他是什麼貨色,憑什麼讓姐姐等着他?”

小繡站着不說話,寧妃冷冷的說,“年輕有爲就怎麼樣?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淑寶聽她們的口氣,大致習慣了當娘娘的感覺,自然覺得這個太醫是有點端架子,不聲不響的說一聲:“去回話,三天之後不如就不要來了”

“娘娘”小繡着急,“劉太醫肯抽時間來,全是皇上的面子,你這樣做,不是不給皇上面子麼?”

淑寶聽着眉頭一鎖,這個太醫是什麼人?這麼厲害?

寧妃看淑寶遲疑,附帶一句:“姐姐,你是娘娘,可是不能讓這些小官們看不起,憑什麼讓咱們等着他?”

淑寶遲疑片刻,輕聲說:“就這樣去回話三天之內不來就不用來了”

小繡聽着,咬着牙,答應着,緩緩的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