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全後宮PK大戰

事情總算是平息下來,最後將事情歸結到婉妃的頭上,太后娘娘不好說什麼,只是簡單的責怪一下就讓她好自爲之,只是苦了皇宮的侍衛長,解釋好半天自己沒有去鳳寰宮和小宮女通姦的事情……

平靜的日子過起來,這一天,小墨陪着皇后娘娘頂着非主流髮型走在小橋上。

皇后娘娘的心情總是很好,或者是頭髮的勁爆作用無意識的讓娘娘的心情一樣勁爆起來,總之嬤嬤不再說什麼,只要娘娘喜歡,不流行又怎麼樣?

這天偏偏是狹路相逢,寧妃和婉妃一樣從遠處款款而來,帶着倨傲的笑意。

小墨遠遠的看着兩個人的頭飾很考究,遠遠的看上去頗有一種韻味兒。

小墨眯着眼睛看着兩個人走進,卷着滿頭的散發,帶着紅花綠葉的好像兩棵葡萄樹。

兩棵葡萄樹站在聖誕樹的面前,躬下身子拜了拜:“皇后娘娘吉祥!”

小墨看着今天的兩個人還是前些天的倨傲樣子,好像婉妃並沒有因爲自己將她說出來這件事情而有變化。

“起來!”皇后娘娘輕聲說,衆人都是一驚,牛嬤嬤幾乎要跳起來:“皇后娘娘說話了!”

小墨看着皇后面帶笑意,感覺自己的神經都在抽搐,皇后娘娘居然會說起來兩個字!

蒼天,地球是不是要爆炸了!

兩個妃子聽着心裏面也是一驚,婉妃面色一沉:“皇后姐姐,您可是終於說話了!”

寧妃總是聰明些,不說話,抿着嘴笑。

皇后不驚不惱的將目光移開,看向波瀾不驚的水面。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要吵架了,千篇一律,女人之間的戰鬥。

牛嬤嬤看着兩位妃子,覺得有點心虛,不知道對方現在準備說什麼。

“我一直以爲皇后姐姐是高傲的人,沒有想到,還是會說人間話的!”婉妃率先提起話題。

林小墨覺得這樣每次見面吵來吵去,實在是沒有什麼創意,爲什麼要爭吵吶?平平和和的過日子不行嗎?小墨想到這裏,將目光隨着皇后娘娘的目光移走,好像不想加入到戰鬥中。

“林小墨?!”寧妃輕聲叫着。

小墨驚奇的回過頭來,沒有想到,這位娘娘還記得自己的名字,驚訝的張大嘴,可是鬱悶的是,自己不知道她的名字……

“呃,娘娘,娘吉祥!”小墨不知道人家姓什麼,只能含糊的叫了三聲娘。

“呵呵,不用這樣親切,我們今天過來就是來找你的!”寧妃假笑道,“上次你說我們的頭髮問題大的很,現在我們兩個特意換上不一樣的,想來讓你給點播一下!不知道小墨能不能賞臉吶?”寧妃的表情讓小墨心裏面敲鼓。

“呃,兩位娘娘說笑吧?奴婢一個小丫頭,怎麼能點播兩位娘娘?”小墨不動聲色的回擊。

“我們一直覺得我們的頭髮造型實在是亂的很,這可是特意來找你的,小墨,你不能不給面子吧?”寧妃似笑非笑的說。

林小墨回頭看看皇后娘娘還是站着,絲毫沒有想要走的慾望,心裏生出一股絕望。

“皇后姐姐的頭髮不是說有什麼特意的造型?什麼二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婉妃故作矯情的撇嘴,“好難的,現在整體看來都是很一般,不好看吶!”

婉妃的話,實在明顯的,赤裸裸的,找茬!

小墨斜着眼睛看去,想要不淌今天的渾水,看來很難!小墨在心裏默唸着,以爲換個髮型就可以站到樹上去了?小墨在心裏冷哼一聲,我一樣將你說的一文不值。

“是不好看!自然是比不上娘娘的頭髮,娘娘不覺得頭上的花很多餘麼?”小墨揚起眉毛說。

兩個人一改平時的表情,嘻嘻的笑起來:“呵呵,你是說頭上的花麼?”

小墨點頭。

“這個啊!”婉妃清雅的旋轉一圈說,“這個叫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小墨一愣,我靠,這句很熟悉……是誰的著作?

寧妃冷笑一聲,道:“我還覺得皇后娘娘的頭髮亂的很,好像是一窩羊角風,哎呦呦,簡直是慘不忍睹!”

絕對天衣無縫的配合!小墨覺得這兩句話,水平比起前些天,明顯有上升的趨勢。

林小墨將心態端正,看着兩個人的捲髮說:“那麼娘娘的捲髮修正的不齊全,左右有直髮翹起來呦!”

婉妃依舊笑着,盯住小墨的眼睛:“這個叫做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寧妃接到:“你不知道,其實皇后娘娘的頭髮有一個特別大的弊病,那就是頭飾太金貴了,顯得頭髮的樣式都俗套,不好看了!”

小墨的臉紅紅的,今天是來找茬的麼?

“娘娘的頭髮好像是葡萄樹……”

“這叫粒粒皆辛苦!”

“娘娘的頭髮不黑,有白髮!”

“白頭搔更短!”

小墨忍着怒氣,臉憋得紅紅的,是誰這麼有文采,欺負她不會背詩句麼?

“你們,誰是你們的幕後?”林小墨着急,直接就問。

“呵呵,我們今天就是來宣戰的!”婉妃眉毛一挑,看定皇后娘娘說,“皇后姐姐,我想你們不會不敢接戰吧?”

“做出那麼低等級的事情,陷害婉兒,我們可是都記得清清楚楚!”寧妃接話。

皇后好像是沒有聽到似的,微笑的看着遠方……

小墨聽着心虛,臉色沉沉的,畢竟是自己將婉妃說出去的,站在旁邊不吭聲。

“接什麼戰?”牛嬤嬤問。

“看看誰在這個皇宮裏面的地位更加穩固!”婉妃說。

牛嬤嬤聽着心虛,要論地位的穩固,三個人裏面目前來看是寧妃沒錯,皇上根本就沒有來看過皇后,哪有說什麼穩固不穩固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