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歷史虛幻年代

這天,淑寶思來想去好些天,終於勉強覺得這件事情不是單單的綁架這麼簡單,她想肯定是有更大的陰謀在裏面,不論從丫鬟的周密照料,還是太監的聲音來看,都找不出一點的破綻……

淑寶平時除了涉及地理政治歷史書之外,所有的網絡書都不知道,所謂的穿越文,從何說起?她大概要死掉好些個腦細胞,才能想到穿越這一方面,雖然她現在已經在漸漸的接近問題的真相。

“小繡,你過來!”淑寶聽到丫鬟在房間裏面走動,小心翼翼的說。

小繡是個膽子小的丫鬟,那天看到娘娘的眼睛瞎掉,可是流了不少的眼淚,想娘娘平時的性子是不太好,但是對她還是照顧周到,現在聽到娘娘的聲音和氣,匆匆的走過來:“娘娘,有事情麼?”

看吧,恭敬客氣,一點離奇都聽不出來。淑寶遲疑片刻,問道:“你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

“娘娘,這裏是皇宮啊,您不記得了麼?”

廢話!淑寶平定情緒問道:“是哪一個朝代的皇宮?”

“娘娘,這裏是楚清年間。”小繡奇怪的望着淑寶越來越茫然的眼眸。

暈,楚清是哪一年?淑寶熟讀歷史,都不知道什麼叫做楚清年?暗自在內心掙扎好久,徘徊躊躇,恨不得將自己的舌頭咬下來,對於一個天才學生而言,最痛苦的莫過於發現自己驕傲許久的科目有非常大的一個漏洞。

“楚清?在位的是哪一位皇帝?”淑寶問。

“娘娘,您這是說什麼?”小繡震驚的看着淑寶,臉色黑黑的。

“我是問你楚清是哪一年?”淑寶耐着性子將問題重新問一遍。

小繡被問的有點傻,側頭盯着淑寶的臉,娘娘果真是被瞎眼睛的變故給弄昏頭腦了麼?小繡咬着嘴脣應到:“現在是楚清三十八年。”

小繡說的很鎮定,相反淑寶渾身一震,懷疑自己每天熟讀歷史書,何曾聽說過這個名詞?除非這個名詞是這幫綁匪編造出來的假象,但是,即便是這樣安慰自己,淑寶還是生平第一次對自己的歷史知識產生懷疑,楚清年,歷史上根本就沒有這個年代!

淑寶坐在牀上面發呆,許多的名詞在自己的頭腦裏面循環,這裏的一切都是這樣的真實,聽不出任何的端倪,難道一切都是真的麼?楚清年?等等,我不會是到了某個歷史上都不存在的年代吧?

當真相漸漸的在淑寶的心裏面初露端倪的時候,淑寶聽到外面有人在開門,小繡匆匆走出去,看到門外寧妃和婉妃已經攜着手,一點點走進來,臉上帶着紅潤的笑意。

“淑妹妹,最近身子可好些了麼?”寧妃輕聲的在門外問,小繡轉頭通報:“娘娘,是婉娘娘和寧娘娘來了!”

淑寶眯着眼睛恍惚的看到兩個人影不清晰的走進來,雖然前幾天就有過照面,但是那時候淑寶的頭腦的清晰程度和現在可是差的很遠,她只是單一的認爲那是綁架她的路人甲和路人乙,但是現在淑寶可是不會這樣盲目,因爲她發現,事情可是比綁架要恐怖的多。

兩位娘娘往屋子裏面坐下,上下打量着淑寶,論相貌,淑寶不出色,眼睛平常除了大,通常都是看書看的多了的那種呆滯,現在沒有眼鏡,整個人更是頹廢的樣子,眼睛裏面好像是水霧一樣朦朧一片。

淑寶坐在牀上,尋思着這句這妹妹是什麼意思?

自己被稱爲娘娘,那天晚上的男人被稱成爲皇上,而現在這兩位叫自己妹妹。

自己鐵定是後宮裏面的某位妃子,沒錯!

想到這裏,淑寶很和善的說:“謝謝兩位姐姐關心,淑寶現在好的多了!”

“呵呵!”兩個人輕聲的笑道,四目相對片刻,婉妃輕聲的說:“唉喲,姐姐這是連腦子都瞎糊塗了麼?你比我進宮早,怎麼叫連我都叫姐姐吶?”

淑寶一聽,習慣性的伸手去扶鼻樑上的眼鏡,但是當發現上面空空如也的時候,頗絕望的說:“是麼?我是糊塗了!”

寧妃聽罷,嘴角揚起微笑:“妹妹不急,皇上不是說了,劉太醫正往宮裏面趕,過不了幾天,就能給你治病了!劉太醫可是有救死扶傷,華佗在世的能力!”

劉太醫?淑寶應聲,開始潛意識的相信別人說的話。

“姐姐,我們兩個可是特意來看你的,現在你的眼睛看不到了,在宮裏面得不到皇上的寵愛,我們可是非常非常額擔憂哪!姐姐你當初對我的好,妹妹我都記着呢,現在你有難,我是不會袖手旁觀的!”婉妃虛僞的揚起臉來,滿眼是嘲弄和戲謔。

淑寶聽着,心裏面暖暖的,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原先對這位妹妹做過什麼,但是類似的話語,還是讓幾天來一直迷茫的淑寶找到一種依託。

小繡可是聽出婉妃嘴裏面的諷刺,她冷冷說:“婉娘娘您可是錯了,萬歲爺昨兒還來我們淑寧宮找娘娘侍寢吶!”小繡垂着頭,輕聲說一句。

婉妃的臉色從紅潤嗖的一聲上升爲綠色:“昨天,萬歲來過?”

小繡不吭聲,斜着眼睛看着兩個人。

寧妃畢竟是精明的多,她輕聲說:“看兩位妹妹說的這是什麼話,咱們是一家人,皇上來誰這裏不是一樣?”她站起身子來,坐到牀沿上來,握住淑寶的手婉:“妹妹,經常去外面走走,整天呆在這淑寧宮裏面,會憋壞身子的!”

淑寶的手被暖暖的握着,臉上微笑連連:“謝姐姐關心!”

婉妃斜着眼睛瞪過來,顯然是對皇上昨天來這裏心懷不爽,雖然她不知道,她朝思暮想的楚絡在淑寶這裏根本就是一個採花大盜!

“婉娘娘,太后召您去一趟!”小太監在門外低聲的應着。

“哎呦,這可怎麼是好?”婉妃輕輕的站起來說,“太后娘娘上次給我的糕點,還沒有吃完,怎麼這麼快就想我了麼?”她扭動着身體站起來,歉意的說,“兩位姐姐,婉兒先去一下下,太后娘娘尋的急呢!”說着就微微欠身,昂首挺胸的走出去。

寧妃冷冷的望着她的背影,嘴角揚起一抹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