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班長宮廷生涯

林小墨平定心神,她是班長,在現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她必須要擔負起作爲班長的職責,她不能慌,她的要任務是找到其餘的十七名同學,她理所當然的認爲,所有人都會像她一樣,四肢齊全,性別正常,所以她先去找人,而沒有去御膳房找豬。

豬,是有的,公告上面寫的很清楚,全班分爲雌性和雄性很糟糕的,她忽視了這一點。

林小墨穿着緋紅的小襖,頭規矩的卷在腦後,前額垂着齊整的劉海,完全是一個丫鬟的裝扮,看上去喜氣洋洋的,但是,她現在顧不上衣服是不是好看,她有點着急,額頭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汗珠。

班裏的同學心理素質參差不齊,她不敢保證,十七個裏面沒有現這個巨大的變故之後,割脈或者跳水自殺的,她希望學委,體委能夠揮她們的職權,要在關鍵的時候揮穩定軍心的作用,她不知道,其實體委現在躺在少林寺的豬圈裏,抱着母豬做夢,而學委,確切說,她蜷縮在狐狸的肚子裏,固執的以爲誰把她關在箱子裏面,正四下折騰着要出來……

而林小墨作爲班長,是唯一一個有資格接到通知的人,也是最鎮定的人。

天矇矇亮,大臣們正從四面八方趕來,準備上早朝。

林小墨藏在大理石的石像背後,小心翼翼的看着衆大臣踏上臺階,低着頭往大殿裏面走,小墨目不轉睛的瞄着有沒有自己的同學,看來看去,所有的人都長着鬍子,褐色,黑色的,白色的,顏色各異,都是老頭,年齡上差的很遠,她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

於是,林小墨只能耐着性子在莫大的皇宮裏面轉圈,一樣的宮牆,一樣的花園,一樣的樹木,青蔥的林蔭小道,宏偉的宮廷建築,讓林小墨感覺自己是走在夢裏,周圍虛幻的空氣都變得不真實,走來走去都走不到頭。

這時,眼前的小路突然走來幾個和自己衣着相似的小丫鬟,她們滿面焦慮的神色,互相討論着:“淑娘娘的眼睛看不到了”

“估計是中了邪氣,我看巫師和太醫都要請來看看的”說罷,幾人人攜着手小跑着走遠。

林小墨想,自己的同學裏面沒有瞎子,於是,確定自己走錯了方向,她擡起腳,揉了揉,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就這樣,林小墨在宮裏面走了一上午,走到腳軟,都沒有看到熟人,她有點絕望,垂頭喪氣的蹲下身子,坐在白玉的水池邊上。

“小墨”耳邊沉沉的聲音響起,小墨一驚,匆匆回頭去看。

乾癟的臉,枯槁的手,鬆垮的皮膚,矮胖的身材,一個穿着深綠色長裙的嬤嬤出現在自己的身後,她三角眼眯起來,略有不滿的說,“臭丫頭,你在這裏做什麼?”

小墨上下打量她,垂頭低聲道:“你,你是誰?”

老嬤嬤臉色沉了沉,有點狐疑的盯住林小墨:“你說什麼?”

小墨看她一副跟自己很熟的野蠻樣,馬上在意識上將她劃歸到自己的上司一欄。

“我是說——您是哪位?”小墨莞爾一笑。

嬤嬤被問的一愣,瞪着眼睛盯住她幾秒鐘,伸手就揪住小墨小巧的耳朵,用力往下拽,附上惡狠狠的訓斥:“你今天是做什麼夢?一大早就不見人影,現在問我是誰?”

“……”林小墨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一跳,耳朵上吃痛,本能的彎下身子,在心裏面怒怒的想,這是野蠻社會?小手捂着通紅的耳朵,擡起眼看着眼前的老嬤嬤。

“你,你先鬆開……”林小墨不顧形象,衝着她大吼一聲。

老嬤嬤狠狠的瞪她:“你的翅膀硬了,皇后娘娘尋你一早上,你居然跑到這裏來撒野”她將皇后這個硬招牌調出來,冷笑一聲,“你回去,等着娘娘砍你的腦袋”

林小墨一聽,低頭看自己的衣着,看來自己是皇后娘娘的婢女,果然,早就應該猜到,大紅這種顏色主角從來都不穿的……

林小墨對這個身份不太滿意,但是自己現在總不能說,我不當了,官職小,給我弄個妃子來玩玩?

老嬤嬤不說話,揪着她的耳朵就往前走:“跟我回去”

“輕一點”小墨可憐兮兮的隨着她的步伐邁着步子,耳朵上的紅印幾乎要延續到臉上來。

出門就遇人不淑,看來,這個婢女生涯不是很輕鬆的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