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只是實話實說

這次林小墨非常的確定自己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拯救這個陌生的生命

帶着這個堅定的信念,小墨頭都不回所謂直奔慈惠宮而去,不管太后娘娘說什麼,自己都一定一定要拯救他,他是因爲保護皇后娘娘才疏忽的,他是一個好人

“站住你是哪個宮裏面的?”嬌滴滴的聲音,一雙粉嫩的手擋在小墨的身前。

林小墨陰臉看着這個小太監,滿臉都是怨怒:“我要找太后娘娘”

小太監看着小墨頭上的銀釵,嘴角不滿的哼哼:“怎麼還是你,那天不是說了麼?太后娘娘最近很忙,讓你下個月……哎,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吶?”小太監說着就伸手去拽鼓着氣往屋子裏面跑的林小墨。

“小公公,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進去”小墨着急的滿頭大汗,“是關於人性命的”

“誰的性命?”小太監一點不讓步,直接跨步子站在她的面前,把門擋住,“你當這兒是什麼地方?你們家後院啊?殺人的事情,你不找官府,一個勁兒往我們太后娘娘這兒跑有什麼用?太后娘娘可是忙着吶,這些天爲了皇上的受傷的事情焦頭爛額,哪裏有時間管你那檔子破事兒,乖,先回去,等等……”

小墨看着太監用蘭花指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股怨氣噴薄出來:“臭太監你給我讓開”

小太監一瞬間的呆,愣愣的看着小墨:“你,你說什麼吶?”

“你給我走開”小墨瞪着他,一把將他的手揮開,邁着步子就直接走進去。

“哎,我說,你給我站住,你這個人怎麼一點禮貌都沒有?”小太監掂着腳尖一路的小跑着跟着小墨進來,“你站住,你站住,你到底是哪個宮裏面的?”

小墨完全不顧身後的叫吼,直接往屋子裏面走,路過的丫鬟有點驚愕的看着小墨。

“你就是說,皇上在淑寧宮裏面過夜……”太后今天穿着鮮紅的長裙,下襬卷着細密的小花,正跟着幾個小宮女從屋子的後院款步走進來。

小墨從這邊往那邊拐,小太監越跟越緊,她越走越快,“砰”的一聲,兩個人兒相撞,人仰馬翻,尖叫連連。

小墨只覺得整個腦袋嗡的一聲,然後下意識的去捂頭。

“哎呦,哀家的頭……”太后頭上的鳳冠叮噹一聲掉在地上。

小墨捂着頭看到金色的鳳冠滾在地上,慌忙蹲下身子去撿,嘴裏面不停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小墨將鳳冠拿起,伸到太后的面前,看到太后隱隱約約的幾絲白在頭上閃閃光,下意識的稱呼一聲:“對不起,老嬤嬤,讓你受驚了……”

一句老嬤嬤讓在場所有的人都睜大雙眼,太后覺得兩眼昏花,不過那老嬤嬤三個字還是清晰清澈的進入到她的耳膜,小墨身後的太監遲鈍半天猛的跪在地上:“太后娘娘,奴才該死”

小墨一時間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無辜的看着太后滿是憤怒的眼神。

“大膽奴才,看到太后娘娘,你還不跪下”太后身後的宮女怒喝一聲。

小墨在非主流皇后那裏,沒有這麼多規矩,現在可是反映了半天,才猛地跪在地上:“太后,太后娘娘,吉祥”

“吉祥?”太后皺着眉頭看着林小墨,“哪裏來的丫鬟,這樣大膽?”

“我是……不是不是,奴婢是皇后,皇后娘娘宮裏面的……”小墨輕聲說。

皇后太后一聽,將鳳冠從小墨的手裏面接過,冷笑着說:“怎麼,皇后如今派你來刺殺哀家的麼?”

“太后娘娘恕罪,不是不是皇后娘娘……”

“什麼不是”嚴厲的怒斥,太后冷眉一挑,“先給哀家拽下去打五十大板”

我靠林小墨不可置信的擡起頭來看着這個女人,臉色沉沉的:“爲什麼打我?”我什麼什麼都沒有說完。

“大膽奴才,居然敢頂嘴”宮女憤怒的瞪圓眼睛。

小墨匆忙垂下頭,心裏面砰砰的跳動。

“你是皇后的人,來到哀家這裏,自然就是要打的,這是規矩,你是新來的,不明白這個道理麼?”太后倨傲的看着林小墨。

皇后的就要打?這是什麼道理?小墨再次仰起頭來,看到太后已經將頭飾戴好,挑着眉毛看着小墨。

“太后娘娘,奴婢是有重要的事情說,說完娘娘再打奴婢不遲”林小墨異常冷靜的看着太后。

“重要的事情?”太后深呼吸一口氣,低頭看看小墨誠懇的眼神,冷冷的說:“好,你說。”

這句你說,出乎小墨的意料,這樣一來,小墨一時不知道自己該說點什麼,醞釀了半天的話被這一撞全部都飛到了九霄雲外。

“呃,那個,太后娘娘,奴婢,奴婢是來求情的……”小墨支支吾吾的說。

太后聽着一愣,求情:“你爲誰求情?難道是皇后派你來求情的?”

小墨一聽,關皇后什麼事情?

“不是的,奴婢是爲一個護衛求情”小墨鎮定的說。

太后覺得她說的鄭重其事,臉色沉下來:“爲護衛求情,你不去找皇上,到哀家這裏頂什麼用?”

“太后娘娘”林小墨深呼吸一口氣,說道,“那天晚上,護衛長是爲了追殺刺客才疏忽自己的職責,不小心讓皇上受傷的,我可以保證,他是一個好人,求太后娘娘你手下留情,不要怪罪他”小墨誠懇的說。

“護衛長?讓皇上受傷?”太后眯着眼睛聽着,她的臉色漸漸的沉下來,看來其中的東西,這個丫頭知道的不少。

太后冷冷的招呼着:“你先起來,跟哀家來”

小墨擡起頭來,看到太后已經洋洋灑灑的走開,自己匆忙從地上爬起來,跟在太后的身後往屋子裏面走。

“護衛長?”太后端坐好,居高臨下的看着小墨。

“恩”小墨很確定的點頭,“是護衛長,有一個刺客要對皇后不利,因爲有護衛長在,那個刺客纔不敢下手,逃掉的。”

護衛長?她說的是雲揚?

太后在心裏琢磨着:“你是說這個護衛長那天晚上在皇后的鳳寰宮?”

小墨點頭:“是爲了救皇后才……”

“夠了”太后冷漠的將下面的話打斷,“那小子半夜去那裏幹什麼?”

“是去救皇后……”

“哀家不是問你”太后冷冷地看她,臉色越來越不好,鳳寰宮是太后不斷強調的,任何人都不能去的地方。

林小墨垂着頭,你不是問我,你最後加個疑問的口氣的是什麼意思。

“哀家問你“太后這次看着小墨的眼睛問道,“這兒護衛長在皇后的寢宮,那麼皇上在哪裏?”

“呃……”小墨思考半晌,反覆的回憶那天晚上的話,之後非常確定以及肯定的說,“皇上在婉容閣”

楚絡清清楚楚的告訴她,皇上是在婉容閣。

婉容閣,太后覺得腦子嗡的一聲,婉兒?婉兒在幹什麼?

“小奴才,你可不要亂說,皇上那天晚上真的是在婉容閣過夜的?”小宮女站在太后的身後冷冷的問。

小墨思考片刻,擡起頭來很確定的說:“是的,皇上先去許公子那裏,然後去淑娘娘,最後是在婉容閣……”

太后聽罷拍案而起:“來人,去把婉妃給哀家叫來。”

“太后娘娘您息怒”身後的小宮女着急起來,“娘娘,事情還沒有搞清楚,您不要急婉娘娘不會是那樣的人,我想就算是她,她肯定是和皇上鬧着玩,纔會誤傷……”

小墨站在旁邊看着,這不是自己想要的情況,自己只是來爲護衛長求情的不是來招惹誰的……

“誤傷?”太后看着她,“哀家平時是怎麼對婉兒的?誤傷?這些地方是能夠隨便誤傷的麼?”

“太后娘娘,您想想,是皇上主動去找婉娘娘的,連皇上都護着婉娘娘,不是證明他們只是鬧着玩的,您就不要想的太多,婉娘娘不容易……”

小墨可憐兮兮的看着兩個人說話,覺得自己插不進去話,覺得這兩個人將事情的重點給搞混了,懨懨的說:“怎麼不嚴重,這樣的事情多來幾次那還了得?”

小宮女一愣,轉頭看着小墨。

太后一聽,冷哼一聲,“給哀家去叫婉容。來人給哀家把婉容找來”

門外的小太監慌慌張張的跑出去。

太后看着林小墨冷冷的說:“你立了功,哀家暫時不打你,至於你說的,關於護衛長的事情,哀家會去調查,你先回去。”

林小墨聽着雲裏霧裏面的,可憐兮兮的應着,緩慢的從屋子裏面退出來。

其實自己真的不是想害婉娘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