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徘徊內心掙扎

“班長大人,您怎麼有時間到我這裏來溜達?”許政的眼睛眯成一條縫隙。

林小墨想到自己昨天幫了這隻狼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她面色不改的說:“聽說你昨天將皇上給弄出去了?”

許政悠閒的品一口茶水:“呵呵,那不是小意思?”

小墨看着他洋洋自得的表情,怒火直衝:“所以你就可以呆在這裏品茶水美眉?”

“……什麼美眉?”許政昂着脖子說,“我只是小慶祝一下昨天晚上的勝利。”

小墨看着他虛僞的表情,玩世不恭的東西,男人都是表面一套,心裏一套,林小墨說:“什麼成功?你知道皇上昨天晚上被偷襲了?”

許政的表情僵硬片刻:“我靠,這位淑娘娘可以啊,將皇上給偷襲了?”

小墨懶得看他大驚小怪的表情:“這件事情你是脫不了關係的,太后娘娘嚴查,會查到你的”

許政臉色沉下來:“我只是後宮裏面一個小小小小的男寵,爲什麼會查到我?”

“因爲你……”小墨聽他這樣一問,不知道接什麼詞兒,“總之就是危險,誰讓你將皇上個給轟出去的?”

許政看到小墨昂着臉,不講理的樣子,輕哼一聲:“喂,這方法可是你給我提的,如果連累到我,是不是你都危險了?”

過河拆橋的男人

林小墨覺得自己跟這個人實在是沒有共同語言,要不是整個皇宮裏面現在只有他一個是熟人,自己就是死都不會找他來解決問題,林小墨瞪着許政,氣氛就這樣凝滯了三分鐘。

許政被林小墨的眼睛看的後背涼,男人有時候,必須要容忍女人的不講理。

“你不要這樣看着我”許政無奈的嘆氣,“你今天來找我就是來告訴我,太后要嚴查我這件事情的?”

林小墨猛然想起關於護衛長的事情,輕聲的嘆息,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告訴許政。

許政爬在桌子上認真的聽着,時不時的點頭應着。

“你說說我應該怎麼辦?”林小墨在故事講完之後,很誠摯的問。

“呃……”許政的表情僵硬到極致,其實他是在想,就算是林小墨和這個護衛長有一面之緣,她根本就沒有理由根本就沒有必要去救他……

“你有在聽我說麼?”林小墨怒氣衝衝的看着許政。

“我當然有”許政說。

“那你說出你的意見”林小墨命令。

“呃,班長,我其實是有一個小小的問題,有點疑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問你一下下?”

林小墨點頭。

“你們只是有一面之緣,你有必要去找太后救他麼?”

這個問題讓林小墨一愣,腦子好像是突然轉了個圈,對啊,我爲什麼去救他呢?

“沒有必要啊”許政說。

“是沒有必要……”

林小墨突然不知道自己整個上午在想什麼,我根本就和這個人完全的沒有關係,有必要去救他麼?

於是,許政的催眠曲成功的讓林小墨現這個行動最大的漏洞,自己根本就沒有必要去拯救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人……

從許政那裏走出來的時候,小墨的頭昏昏的,去見許政最大的好處就是總是把最複雜的問題用最簡單的方式去解決,可是,小墨的心裏面很亂,突然之間整理不出頭緒……

林小墨整整幾天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其實她是有理由去救他的,畢竟他們互相告訴了名字……

皇上連着幾天都沒有去上早朝,整個皇宮的氣氛懨懨的,好像是籠罩着很大的陰霾。

林小墨因爲是不是去找太后娘娘的事情搞的幾天都不在狀態,端着盆子直直的撞在小菊的身上。盆子咚的一聲掉落。

“墨兒,你怎麼了?”小菊看她心不在焉的樣子,關心的問。

“沒什麼”林小墨連盆子都顧不得去撿,就出頭喪氣的離開。

“墨兒”小菊將銅盆撿起,追上小墨問道:“最近的氣候涼,是不是感冒了?”

“小菊,皇上的受傷的事情怎麼樣了?”小墨陰的臉問。

“皇上?”小菊皺起眉頭,“我只是聽說太后娘娘懲罰了一批太監和護衛……”

“…護衛?”小墨聽到這個詞,整個心都將要跳出來。

“是。這樣的事情就算是殺頭應該都是那些保護不利的護衛身上…是他們疏忽…”林小墨聽到殺頭兩個字,腦子裏面嗡的一聲,轉身就往外面跑去。

小菊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小墨的背影,可是這些事情跟你有關係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