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許政沾花惹草

林小墨帶着蒼白的臉垂頭喪氣的從鳳寰宮一直走到西邊湖上來,她的腦子飛快的轉動着,其實,對於那個護衛長,自己僅僅是一面之緣,可是,她總是有不詳的預感,想想皇上受傷,職責自然而然的會落到他的身上,他是個不錯的人,林小墨想着,心裏面不停的敲鼓,越來越感到不安。

在任何一個朝代,死亡只是掌權人一句話的事情。

在她遲疑的這一瞬間,有可能,護衛長已經被太后砍了腦袋……

這件事情既然是太后追查,那麼她就只能去找太后,林小墨想到這裏,隨手拽住一個拿着托盤的丫鬟,張口就問:“同學,我問你,皇太后住在哪裏?”

那小丫鬟正端着新進貢的荔枝,聽到她說話,遲疑片刻問:“你是在問我?”

林小墨點頭,誠摯的問:“皇太后住在哪裏?”

小丫鬟以爲小墨是在開玩笑,皇宮裏面哪個是不知道皇太后住在哪裏的?於是,抿着嘴笑:“太后自然是住在皇后的鳳寰宮前面,皇上的華秦宮後面嘍!”

鳳寰宮的前面?林小墨來這幾天,出門就找不回去,她這麼說,小墨四下看了看,眉宇間閃過一絲的疑惑。回頭看,那小丫鬟已經端着荔枝走遠。

林小墨順手拽住一個小太監,眯着眼睛問:“帥哥,請問皇太后住在哪裏?”

小太監聽着,眼睛一樣眯起來,嘴角上揚,露出兩顆虎牙。

小墨以爲對方沒有聽懂,耐心的重新問一遍:“大哥,皇太后住在哪裏?”

小太監不以爲然的看着林小墨,奶聲奶氣的說:“我說你是不是不認識字兒啊?”他擺着蘭花指指着旁邊的建築,不滿的說:“那慈惠宮三個字,你看不到是不是?你不識字,是哪個公公帶你進來的?”

林小墨側頭看着眼前的建築,心裏面一陣緊張,完全忽視小太監的追問,暗自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三次,轉身就走進慈惠宮。

說什麼?怎麼說?先說說護衛長的事情?難道說自己晚上和他在一起,所以求太后娘娘千萬不要去怪罪他?這不是明擺着把人家往火坑裏面推的麼?要不就直接說自己昨天和他一起抓賊,那賊在哪裏?拿不出證明不是白說?

林小墨心裏面搗鼓着,眼前驟然出現一條白嫩嫩的胳膊,隨後是嬌嫩的聲音:“你是哪個宮裏面的?太后娘娘現在不在,或者將話放下,或者直接走人……哎呦,你頭上那個銀色的釵可真是漂亮,哪個宮裏面賞賜的?”

林小墨看着眼前這個小太監,雖然早就習慣男人在這皇宮裏面的說話方式,但是,她還是感覺自己臉部肌肉抽搐,她停住腳步,輕聲問:“小公公,您知道太后娘娘什麼時候能回來?”

小太監再次瞟她頭上的銀釵,嘴角撇下來,不滿的嘟囔:“我怎麼知道?聽說去解決萬歲受傷的事情,估計殺人砍頭的事情少不了,你下月再來,鐵定在的!”

林小墨聽着殺人兩個字,感覺胸口轟的一聲,幾乎要跳出來:“殺人?殺誰?”邊說,小墨的雙手不自覺的去搖晃小太監的肩膀,他一陣驚呼,滿臉是驚詫的退後數步。

他不滿的瞪過去:“殺人都殺不到你的頭上,你着急什麼?”

林小墨知道從這個太監的嘴裏面得不到有利的信息,垂着頭更加苦悶的往回走,這可是怎麼辦纔好?指不定現在就要殺護衛長,可是自己現在能怎麼辦呢?

許政!林小墨在極其恐懼的時候,猛然這個平時屁用都頂不上的名字涌入她的腦海,林小墨不再遲疑,從西邊的湖饒過去,往許政的寢宮走去!

“我會算手相,把你的手給我,伸出來啊!”林小墨站在許政門前的時候,這傢伙這滿臉色相的牽着丫鬟的手,指指點點的好象自己是一個算命先生,“哎呦,你的生命線很長,愛情運不錯,我跟你講,通常生命和愛情不能兩全的,可是你不一樣,你有娘娘命哦!”

“真的?”小丫鬟很開心的紅了臉,被許政牽着的手輕輕的抖了抖。

林小墨看着,靠之,在學校的時候可是沒有看出來,這小子是這種貨色,才兩天就沾花惹草,自己居然還爲這種人絞盡腦汁的想辦法,逃脫皇上的魔爪……

林小墨暗罵自己遇人不淑,被這頭狼給騙了……

“許公子,你昨天不是還說我有娘娘命?”林小墨直接扭着腰走進去,單手勾在許政的肩膀上,眼睛眯起來說,“原來公子的花言巧語都是一樣的嗎?”

許政看到林小墨走進來,臉色變的通紅,小丫鬟斜着眼睛看小墨,看她緋紅的小襖,約莫她的等級和地位和自己相同,於是大言不慚的說:“你是誰?!是誰讓你進來的?”

林小墨鬱悶的睜大眼睛看着她,我靠,這丫頭這是什麼態度,你主子還得尊我一聲班長大人。

許政着急,一把拽住林小墨的胳膊,生怕兩個人打起來。

“小梅,你先下去!”許政吩咐說。

小丫鬟皺着眉頭,冷哼一聲,甩着袖子走出去,好象自己真的成了娘娘!

送走小丫鬟,林小墨往凳子上一仰,斜着眼睛看着許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