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誤打誤撞天子

“咚!”林小墨一驚,子往後面仰去,手裏面的夜壺咚的一聲的掉在地上。--鳳-舞-文-學-網--

皇后門前的黑披風男人聽到聲音,站在原地愣了片刻,轉一躍,神速消失在月色中。

楚絡捂着林小墨的嘴,本想看看這個半夜造訪的刺客想幹什麼,沒有想到懷裏這個女人半夜三更居然還抱着個夜壺四處走,眼睜睜的看着那個人男人逃掉,扼腕嘆息。

林小墨可是二十一世紀的女人,在夜晚束手就擒不是她的格,林小墨二話不說,腳跟一退,腳下一用力,將楚絡的腳狠狠的踩在自己的腳下……

夜襲林小墨,你還不夠格!

楚絡腳下猛然劇痛,他“嗷”的一聲鬆開林小墨,將自己的腳扳起來,原地單腳青蛙跳。

林小墨轉,連頭都不擡,直接出擊第二招,擡起膝蓋就直接磕在楚絡的兩腿之間……

簡單的自衛動作,林小墨曾經在體育課上是滿分……

楚絡長這麼大,沒人敢這樣折騰他,臉色渾然融入夜色,漆黑一片,他彎下子,捂着要害,感覺渾一陣痠麻,根本沒有站起來的意識……

林小墨二招用完,起胳膊就準備用胳膊肘直接磕在眼前刺客的後背,這一招是驚天地泣鬼神的終極招式,此招用完,就可以直接等着警察來收屍……

“等等!等等!”楚絡勉強的眯起眼睛擡起頭看着眼前的這位俠女。

林小墨的胳膊僵在半空中,被這位男刺客磁的聲音吸引。

“你是誰?”林小墨盯住他的後背問。

楚絡蹲在地上,滿臉疼痛扭曲的樣子:“是,朕是……”

“真是個!”林小墨伸出腳踹兩腳他的肚子,盛氣凌然的罵一聲。

楚絡剛感覺下好轉,這一下又讓他滿面通紅,幾乎倒在地上。

“說,你是誰?”林小墨插着腰問。

“朕……”楚絡一想,這不對啊,怎麼是朕是誰?應該是朕問問你是誰啊!想到這裏,楚絡咬着牙擡起頭來,皺着眉望着林小墨,“你是誰?”

“你問我是誰?你這個刺客!”林小墨火氣很大,直接蹲下子拽着楚絡的領口,將其拉起來,近距離的看着眼前男人英俊的眉眼。

即便是夜色,林小墨看的出來,他是一個英俊的不成體統的男人。

月光下清晰的下顎弧度,俊朗的眉眼,雖然充滿着疑惑和憤怒,但是並不影響林小墨對此人相貌的判斷能力。

看着楚絡,林小墨小手一鬆,有一瞬間的慌神。

楚絡怒目圓睜,忍着疼痛直起體,將林小墨的手往下一撥,臉色沉的回看着她:“誰是刺客?”

林小墨看他的氣勢有回升,將慌神的心從天外拽回來,拿起地上的夜壺放在兩人的中間,冷聲說:“當然是你!”

尿臊味在兩個人中間蔓延開來,楚絡捂着鼻子,皺起眉頭:“你半夜拿着夜壺,你知不知道你放走了真正的刺客?”

“真正的刺客?”林小墨想起剛纔在皇后門前徘徊的黑衣男人,眉頭一挑,“少跟我打幌子,你跟他是一夥的!”那眉宇中的笑意讓楚絡臉色青。

“你擋在朕的面前,妨礙朕抓刺客,朕看你纔是和他一夥的!”楚絡回擊。

林小墨咬咬牙:“這裏是鳳寰宮,你既不是這裏的奴才,又不是這裏的丫鬟,你說你到這裏來抓刺客?”她將夜壺抱在懷裏面,好像抱着自己的孩子,生怕被人搶去似的。

“朕……”楚絡正爭辯。

林小墨小手一擡,終止他的言論:“你說什麼?朕?”

楚絡覺得有必要將自己的份申明一下下,於是,忍着渾的疼痛,昂起頭來:“朕就是……”

林小墨不等對方張口,就兀自蹲在地上狂笑不已,拜託,皇上不是在許政的房間裏面就是在淑寧宮,就算是走遍整個皇宮,他都絕對不可能絕對不會出現在這裏,不會出現在鳳寰宮!

於是,林小墨很恰當的阻止楚絡的自我介紹,臉上揚起了然的表:“朕?你不會準備說你是皇上吧?我告訴你,誰都不會比我更瞭解皇上的去向,他現在不是在許政邊,就是在淑寧宮陪伴瞎眼睛的淑娘娘,絕對不會出現在鳳寰宮!……”

楚絡一愣,臉上的表僵硬下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這個紅衣的小丫鬟,懷疑的問:“看來,你對皇上的去向很清楚嘛!”

小墨挑挑眉毛:“當然,是我給他下的,我能不清楚?”

“……”楚絡頓時不知道自己應該出什麼樣的表表達自己的心,“?你說你給皇上下?”

林小墨眨眼睛:“不是我想,是皇上的取向有問題,你知道嗎?你說他放着整個皇宮的女人不,爲什麼晚上偏偏去和一個男人過夜?這不是取向的問題是什麼?他總是這樣做,不是着許公子自殺麼?”

楚絡聽着,臉上紅黑紅黑的,取向?全天下第一個人當着他的面說他的取向的問題!他清嗑一聲,將自己內心的火氣全部都給壓制下去,冷冷的問:“你就不怕我將你的話告訴皇上?他會殺你全家都說不定!”

小墨一想,她全家不在這裏,於是思考一下,回答道:“他殺我全家無所謂,但是不要殺我全班就好!”

恭祝大家新年快樂!收藏收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