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鳳寰宮的刺客

衆人站在鳳寰宮的門外,楚絡從車上面走下來,看看鳳寰宮外一派狼藉陰森的樣子,落葉紛飛,陰風陣陣,渾身一陣寒冷。

“這是鳳寰宮?”楚絡的臉上一瞬間的僵硬,“皇后住在這裏?”

小東子點頭:“萬歲爺,自從皇后進宮以來,一年您都沒有親自來過這裏,這裏就是鳳寰宮,皇后娘娘就住在裏面”

楚絡打了個寒顫,朕沒有來過這裏?朕怎麼不記得了?他回頭跟太監說,“明兒,你叫幾個人把這裏收拾收拾,這叫什麼地方?亂七八糟的”他冷聲說,於是兀自往裏面走去。

“皇上,您還是等等,等奴才先進去通報一聲,好讓皇后娘娘準備一下。”小東子說着就垂着頭往門裏面走。

“不用,朕直接進去”楚絡簡單的說,不等小東子答應就徑直從敞開着的門走進去……

林小墨迷糊着從牀上爬起來,一晚上滿腦子都是各式各樣的妖怪,張牙舞爪的把她的同學拽走,自己兩隻手搶都搶不過來,累的腰痠背疼,林小墨醒來,看到身邊的小菊等幾個丫頭睡得很安穩,於是,她不吱聲走下牀來,挪到窗戶邊上,臉上很憔悴。

窗外面是悽慘慘的月光,撒進窗子來,帶着一股股的寒氣。

林小墨披着小衣,往外面看看,唉,宮廷的女人,總是帶着點怨氣,林小墨初來乍到,居然開始沿襲這種風氣,臉色沉沉的。

“小墨小墨”同學們的聲音飄進她的耳中來,“你在想什麼吶?”

“呵呵,她肯定在想自己這個樣子什麼時候才能夠嫁出去”學委付然然的聲音。

“呼呼,你看她總是這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美男都望而卻步,喂笑一笑”體委木紫的聲音。

漂亮的班花將粉底抹在臉上:“我其實不介意將身邊的男人借她幾個的”

“笑一笑,大班長,我們的形象可是都讓你給敗壞了”

“笑一笑,笑一笑……”

所有的聲音都是如此的熟悉,悅耳,好像是穿越幾千年的時空沉沉的進入到林小墨的耳膜,帶着久別的滄桑,卻是如此的清晰悅耳。

微風輕輕的一吹,周圍安靜下來,林小墨重新睜開眼睛,擡頭看看月色,覺得心裏面冰涼的很,像是被糾扯出裂痕,甚至有些空落落的疼痛。

我的同學,你們在哪裏?

相處已有四年,而在畢業前夕,似乎到現在才知道,不相見的時候會想念,現在才知道,消失了音訊的你們,在我的心裏面很重要……

突然,宮門“吱”一聲響,將林小墨的思緒拽回來,小墨一愣,半夜三更,誰會開門?

林小墨聽着聲音很清晰,確實是有人在開門,她有點緊張,從窗戶伸出腦袋去看,可是幾棵樹木擋在眼前,一點都看不到。

林小墨一下就慌了,一來,如果是客人,不可能半夜造訪,況且以皇后的性格,能有什麼客人?二來,就是刺客,當然刺客是分爲兩種,要命的和劫色的。

林小墨用大腦簡單的判斷一下,慌張的不知所措,轉身推了推小菊。

“喂喂,小菊,醒醒”小菊翻身,哼唧一聲,酣睡着。

林小墨着急不敢大聲說話,害怕自己一大聲,被外面的刺客聽到。

小菊不應聲,林小墨覺得越來越緊張,或許,在這種地方,有鬼半夜開門都不是不可能。

林小墨想着想着就滿頭的汗水往下掉,雙手顫抖的不知所措。

夜壺在月光的照耀下閃閃的着青光,林小墨操起夜壺,一咬牙,就推開門往院子裏面走去。

小墨抱着夜壺,跟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樣,關鍵時刻,好歹自己的手裏面有武器,多少能管點事情,總之不會束手就擒,林小墨靠在牆上,一步步的往門的方向移動,好像一隻警惕的貓,腳步沒有出一丁點的聲音。

半天看不到門那邊再有響聲,林小墨越來越緊張,左看看右看看,抱着的夜壺幽然升起一股尿騷味兒,林小墨捂着鼻子,皺了皺眉頭。

按理說,這東西在她那年代也是古董,賣了這個就等於將自己一輩子的飯錢給賺夠了,林小墨一陣唏噓,把夜壺放的稍微低一點點,防止味道進入到她的鼻子,才轉過頭去盯着門口。

那傢伙在哪裏?不會已經進去了?

林小墨想到這裏,猛然醒悟,轉過身子直往皇后娘娘的屋子方向走去。

果然不出所料,林小墨看到某個身影在皇后的門前徘徊……

是一名雄性林小墨看着此人的背影,很快將性別確定,他背後披着黑色的披風,在夜裏面洋洋灑灑,身影瀟灑矯捷,怕是科班出身,林小墨暗自搗鼓着,眼睛犀利的盯着他的身影,看着他很快站在皇后的門口,一句話不說,左右走動,好像是私下裏面嘀咕着什麼。

不久,此男子伸出魔爪,直直的去推皇后娘娘的門……

林小墨一驚,驟然準備大喊,來人,抓刺客可是,這幾個字被咽在自己的喉嚨裏面,身後的另一隻手就從背後突然伸出,將林小墨的嘴緊緊的捂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