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子失敗經歷

完全黑暗的日子是令人恐懼的。

淑寶坐在牀邊上,臉色很深沉,幾天來她想了很多。她早就做好了被撕票的準備。家裏賣的雞蛋錢無論如何是不能把自己從這幫匪徒的手裏面拯救出來的,母親那麼辛苦的賺錢,不能爲了她把家底都給賣掉了,她愛她的母親,非常的愛。

現在自己被抓到這裏,母親可能在家裏面哭腫眼睛,爲了尋找她的身影走遍大江南北,這樣一個有組織有預謀的綁架團伙,憑藉母親一個人,怎麼可能找到她?

淑寶想到這裏,心情就更加的沉悶,自己的眼睛近視這樣嚴重,白天晚上連個人都看不到,更不用說讓她自己去找門跑出去……

“皇,皇上?”丫鬟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帶着驚愕,半夜三更皇上怎麼可能到這種地方來?

“不用通報了,朕直接進去!”楚絡被許政轟出來,顯然心情非常的糟糕,直接跨進淑寶的房門,驚得淑寶從牀上“咚”的一聲跌到地上。

“愛妃!”皇上匆忙伸手將淑寶扶起來:“怎麼,嚇到你了?”

淑寶心想,這羣人還真是沒完沒了了!淑寶摸着皇上的胳膊站起來:“你到底想怎麼樣?”

“朕……”楚絡愣了一下,想怎麼樣?楚絡停滯片刻,“朕來看看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感覺?什麼都看不到,能有什麼感覺?”淑寶不客氣掙扎開他的手,“你打算把我賣到什麼地方去?”

“……呃,愛妃,朕知道你的身體不好,朕已經讓人去找最好的太醫,他正在家鄉休假,沒幾個月就會回來,愛妃你要堅持!”楚絡安靜的陳述,口氣中滿滿的是關切。

“臭雞蛋!說什麼屁話?”淑寶這個人就是一根筋,認準的事情牛都拖不回來,現在就認準自己是被綁架,當然,你告訴一個瞎子哥們你穿越了,誰會相信?

楚絡的臉上有點黑,這一句一句的話,不帶敬語不說,根本就是在罵人。

“愛妃,朕知道你難過,朕今天就是來陪你的,宮裏面的人都很關心你,愛妃,你要快好起來!”楚絡不斷的鼓勵她,伸手握住她的小手。

淑寶被握的一愣,心想這到底是怎麼搞的,這位假皇上的話煽情力很高嘛,左一句愛妃,有一句愛妃的,說的淑寶心裏面暖暖的,想自己二十年來在學校,帶個黑框眼睛,整天忙乎着學習學習,根本不會有男人向她這樣的女生伸出魔爪……

淑寶終於沉寂在楚絡的話語裏面,這次破天荒的沒有伸手將楚絡的手給擺弄下去。

淑寶正呆滯着,感覺有手在解她的衣服,經過片刻的遲疑,淑寶“嗷“的一聲站起來:“你幹嗎?”

楚絡的手僵在半空中,好像一下子就成了採花賊:“愛,愛妃,朕……”

“流氓!”淑寶可以想像到眼前這個男人貪婪的目光,“你這個流氓!”

楚絡哭笑不得的坐着:“愛妃,朕今天晚上是專門來陪你的……”

“陪我?”淑寶眼前一片漆黑,站的不是很穩,“流氓,你和我是什麼關係,你居然你說你來陪我?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楚絡一聽就呆住了,朕不想活了?

“愛妃,朕今天可是特意來看你的!”他強調特意兩個字,表明自己身份尊貴。

不想淑寶根本不領情:“騙子,說什麼特意?想佔我的便宜?就算我粉身碎骨都不會讓你這個騙子佔到便宜,告訴你,要殺就殺,我是不會妥協的!”

“朕……”楚絡看着她決絕的樣子,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現在給我出去!”淑寶瞪着眼睛,怒氣衝衝的指着門,她看不到,其實自己是指着窗戶。

楚絡覺得頭腦有點漲,這是什麼情況?哪個皇上去找你快活被妃子給轟出來的?一晚上連着兩次?會不會太諷刺一點?楚絡盯着淑寶指着的窗戶,身體僵持片刻:“你讓我從那裏出去?”

淑寶點點頭:“快點給我滾!”

楚絡穩定自己的情緒,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安靜安靜,淑寶生病了,生點氣是正常的。可是年輕氣盛的天子還是狠狠的跺了跺腳,拂袖而去。

出了淑寧宮的大門,小太監小東子在旁邊問:“聖上,今晚上去哪裏就寢?”

“你說說我去哪裏?”楚絡氣的幾乎哮喘。

小東子看着皇上被兩個人給轟出來,心下惶急:“要不,要不去婉娘娘那兒?”

“不去!”皇上直接打斷,天黑黑的,他就站在半夜裏面,臉上紅紅的。

小東子垂着頭問:“那萬歲爺您說去哪?這個時辰,娘娘們大多都睡下了,您現在找地方,可是不好說!”

楚絡一聽:“朕是堂堂天子,普天都是朕的,現在朕就連一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

小太監看到皇上生氣的厲害,慌張的說:“萬歲,奴才不是這個意思!”

楚絡擡頭看看天色,約莫是二更天,他猛然想到,嘴角揚起一抹奸笑:“移架——鳳寰宮!”

“鳳,鳳寰宮?”小太監一聽,驚愕的張大嘴。

“怎麼?朕的皇后,朕不能去看看?”楚絡微微一笑。

“當然,當然能!“小東子匆忙點頭,衝着衆人喊一聲,“移駕鳳寰宮!”

——————————————————————————————————————

穿越生家長嘉年華:

叔寶娘:小墨娘,你吃雞蛋不?

小墨娘啃着肯德基的雞翅說:要吃,等等,你給我裝回去一包。

叔寶娘:成!

小墨娘:我說,你家叔寶是啥來着?

叔寶娘:俺不知道,乞丐之類的,越低賤越好,學校說,主要素鍛鍊!

小墨娘:你說得好!小墨好像是宮裏面的,鬧不好是娘娘!你看看,這還鍛鍊什麼?

叔寶娘:就是,俺家叔寶要是娘娘俺就打斷她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