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安同學關係

晚上回到鳳寰宮,牛嬤嬤開始說教,她想這個丫頭平常是很安分的,這一被青春期的愛情衝昏了頭腦就糟糕了!於是,牛嬤嬤打算拯救這個在生命邊緣的女子。

“小墨!”牛嬤嬤看林小墨坐在窗戶前面發呆,自己挪着身子蹭過去說,“你今年幾歲了?”

林小墨正想尋思着許政那邊的情況,他萬一把事情給搞砸,明兒還鬧着自殺就不好收拾了,冷不丁的一蒼老的聲音飄到耳邊,嚇得她渾身一顫。

“呃,我那個……二十。”林小墨小心翼翼的答道,前些天兩個人還大鬧一場,現在這老太太突然如此和藹的坐在她的身邊,讓她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都是大姑娘了,小墨,你在皇宮裏面呆了幾年了?”牛嬤嬤繼續不緊不慢的問。

林小墨的汗水都開始往外滲,幾年?我怎麼知道是幾年?

“呃,好像有很多年了!“小墨含糊的說,“嬤嬤今天有什麼事情要說嗎?”

“孩兒,你大了,有些事情你是明白的!”嬤嬤眯着眼睛說。

“哪個事情?我是明白的?”林小墨咬咬牙,搖頭。

“你長大了,將來到了年份,宮裏就會給你找好人家把你送出去的,你知道吧?”嬤嬤和藹的說。

“呃……我自己就可以找!”林小墨覺得那句話簡直是在侵犯她的戀愛自由權,立刻回口將法律條文搬出來,“婚姻是有自由權的!”她的表情義正嚴詞。

嬤嬤被這句話逼回去:“什麼叫自己找?你到哪裏去找?”

“我自己找就是自己找,男人多了去了,我當然是看上哪個,就找哪個!”林小墨一昂頭,80後的氣質很快張揚出來。

“你找?你到哪裏去找?你是小奴才,能找到主子的頭上面去嗎?”嬤嬤一生氣,衝着林小墨就罵出來,“你以爲皇上跟皇后一樣,一點脾氣都沒有?你找他的寵妃,那是會砍頭的!”

我靠,我瘋了,我找他的寵妃幹嗎?林小墨被嬤嬤說的一頭霧水,臉色變得慘綠慘綠的,這不是大張旗鼓的在懷疑她林小墨的性取向嗎?

“孩子,你還小,不要一時鬼迷心竅把自己的前途給毀掉!你知道嗎?”嬤嬤苦口婆心的樣子讓林小墨想起了老孃從小到大教育她的神情。

“嬤嬤,我不喜歡女人,不會跟皇上搶女人的!”林小墨誠摯的說。

“誰說女人了?”嬤嬤說,“你要是喜歡女人,我就不着急了,你是我們宮裏面的,你說你到時候被殺頭,皇后娘娘的面子上也過不去不是?”嬤嬤不停的說,說的林小墨腦袋腫脹。

“等等,你說的是誰?”林小墨打斷她的喋喋不休,一字一頓的問。

“許政,許公子!”

林小墨僵硬的表情吊在臉上,好像是吃掉髒東西,想吐都吐不出來。

“許公子一表人才,風流倜儻是沒錯,但是,你看清楚他是誰,他不是普通的人,他是皇上的人,皇上喜歡的厲害,說一不二的,你說你喜歡誰不行,偏偏去喜歡他,不是自討苦吃?皇上帶了綠帽子,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嗎?”嬤嬤完全忽視小墨的表情,自顧自的說。

林小墨將手放在頭上,哀嘆一聲:“我要是真能和他好,幼兒園的時候就好了,還用等到現在?”

嬤嬤愣了一下:“幼兒園?”

林小墨一把扶起嬤嬤:“天很晚了,您去睡覺吧!”

“你要控制好自己,你不要作出對不起皇后皇上的事情……”林小墨將她推出房間,長舒一口氣。

小墨+許政=……小墨扁扁嘴,果然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四處亂掉,被哪個砸到都會頭破血流,小命不保。

重新坐下來,清噓一口氣,許政那小子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皇上!”許政可憐兮兮的跪在地上,用袖口抹一把鼻涕,“淑娘娘的病情一直沒有好轉,您難道不惦記嗎?不思念嗎?”那楚楚伊人的表情簡直就是標準的怨婦。

年輕的楚絡臉上有點不自在,看許政那小女人的表情渾身起雞皮疙瘩:“你,你先起來!”

“不!不!我不會起來的,皇上,您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淑娘娘需要你,你是他擁抱明天的太陽!你是她生存的希望!”許政接着說道,他本着皇上不走自己就不起來的原則,皇上說什麼,他都不動。

老子就跪着,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皇上,你去吧,問問你自己的內心,其實你還是愛着她的,皇上是不是?你是非常的愛她的,你不要說話,聽我說,雖然我需要你,但是,關鍵的時刻,我們要整個後宮一條心,絕對不能搞分裂,把最緊缺的資源送到西部去,那裏也是祖國的故土,那裏一樣有我們的兄弟姐妹,親緣血肉,皇上,去吧,去吧,戰勝一切困難……”

“許公子?許公子?”耳邊一個清涼的聲音響起。

許政轉過頭來,看到空空如也的身後:“皇上去哪裏了?”

“許公子,皇上早就走了。”

許政的臉上揚起奸笑,想跟我上牀?唉喲,小皇帝,你還差的很遠吶!

瞎眼的淑娘娘,今天晚上就便宜你了!許政在心裏面暗笑一陣,洋洋灑灑的鑽進被子裏面,他不知道,他正在把淑寶同學推到死亡的邊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