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那可是準王妃

“你們,你們還有你們,看不到櫻燦姑娘頭昏麼?”林小墨站在牢裏面招呼着,“還不把櫻燦姑娘送出去?”小墨衝着外面的獄卒很不客氣的喊,一雙狡黠的眼睛四下轉動。--鳳-舞-文-學-網--

獄卒匆匆忙忙的走進去,看到櫻燦神色萎靡,一副要跌倒的模樣,才慌張的聚在一起討論。

“你們懂不懂常識?人在頭部缺氧的時候隨時都有可能斃命,還容得你們在這裏辯論?”淑寶接下話來說。

櫻燦側頭看看淑寶,在牢裏的這些日子,淑寶早就開始蛻變出潑婦的本質,大喊大叫的時候,都會吵的隔壁的牢房的許政半夜驚魂而起。

“你們可是要記住,這位可是整個京城的準王妃,懂不?人家兩口子吵架鬧彆扭,你們可不要把性質給搞錯。”淑寶繼續說,叉着腰瞪着眼睛。

誰是準王妃?櫻燦聽着嘴巴微微顫動,想說什麼,但終於收回音去。

“你們是聽不懂還是看不見,眼睛白內脹?腦子裏的水都可以養魚了!聽清楚沒?”淑寶說話,其他人根本就插不進去嘴,小墨在一邊清閒的站着。

幾個獄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個動聲的。

“你們真是木頭,不行你們去問問小王爺,這人到底是放還是不放,我說你腦子裏有幾根――”淑寶的話說到一半,匆忙捂住嘴,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門口的劉子楊。

他雖然聽清淑寶的話,但是不惱火,微笑的望着她,含情脈脈。

淑寶往後退一步,示意自己不適合在情人面前拋頭露面,小墨聳聳肩膀,看來關鍵時候還是需要自己出馬。

“各位,櫻燦這些天就不舒服,她是多麼金貴的人,哪裏能夠受的了這樣的苦?”小墨邊說邊咬着嘴脣,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櫻燦回頭看小墨,自己都起雞皮疙瘩。

獄卒都明白這位姑娘對柳金的重要性,但是沒有得到小王爺的命令,誰敢擅自放人。

“你們可是聽清楚,是把櫻燦姑娘送到臨親王府去,這樣一來,你們想想看,小王爺不但不會生氣,還會表揚你們清楚他的想法,是不是?”小墨好象是在勸慰一幫智商低下的孩子,話說的如魚得水。

獄卒左右想想,看櫻燦的神色的確不是很好,纔派出其中一個去通知小王爺,吩咐把櫻燦放出來,送到王府去。

“這纔是嘛!”小墨對櫻燦眨眨眼睛,示意她看情況行動。

櫻燦點點頭,才被攙扶着往門外走去。

許政一翻身從稻草裏起來,目不轉睛的望着臉色蒼白的櫻燦。

“你――”

“你在這裏好好的呆着!”櫻燦深深的看他一眼,等着我救你出來。

真的要你去捨身犯險麼?他看着她。

恩,有什麼不可以?如果是然然,她的選擇會和我一樣吧?

沒有言語,他們彼此看着,精確的揣摩着對方的心思。

然後許政重新坐下來,眼神分外落寞。

――――――――――――――――小蔚分界線――――――――――――――――

“你是白癡啊?這有什麼可請示的?”柳金拍案而起,“櫻燦生病,你先來給我請示,請你媽的頭啊!還不給我把她送來?”

前來的獄卒鬱悶,看來還是牢房裏的幾個小鬼清楚王爺的想法,於是顫抖的說,“回王爺,櫻燦姑娘已經在來的路上!”

“路上,那怎麼還不到?”他凌厲的看着他。

“是――”獄卒無所回答。

“笨蛋,開飛機去開飛機把她給我送來,聽清楚沒?”柳金看對方迷茫一片的神色,才意識到哪裏有飛機給他用?

“備車,給我備車!”柳金怒火沖天。

“小王爺你――”

“帶上王府最好的大夫,和我去接她――”

“小王爺,大概不到半個時辰,櫻燦姑娘就到――”

“你是小王爺,還是我是?”柳金顧不得和這個白癡爭辯,起身就往外走。

準王妃,這個王妃實在是太準了!獄卒想。

柳金和一行人從王府出,櫻燦一行人從牢房出,兩輛馬車上帶着兩顆不同的心在路上奔馳。

一顆滿滿的全都是關切,一顆濃濃的全是深情。

同一條道路上,一行黑衣人詭祕的行動,他們左右看看,然後凝視着前來的馬車。

“你確定前面的就是櫻燦姑娘的車?”其中一個問。

“絕不會錯,櫻燦姑娘那模樣,我就是化成灰都認得!”另一個大大咧咧的說。

“你注意點,說什麼化成灰,讓將軍知道,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

“準備行動吧,必須抓到她,回去領賞!”

於是兩個人帶着一幫將軍府的人埋伏在一邊,看着櫻燦的馬車越來越近!

今天把手機丟掉了,鬱悶的,大家出門要注意哦~~~如今買一個新的都提不起精神~~~我對它好幾年的感情都付諸東流了――嗚~~~

鳳舞文學網爲衆多讀者免費提供各類小說,作品涵蓋了玄幻小說、武俠小說、科幻小說、軍事小說、恐怖小說、言情愛情等,並提供可電腦和手機閱讀的TXT、CHM、UMD、JAR格式的電子書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