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斗笠帽子老者

“人蔘小鬼”廖參,和“紅殼蟑螂”蔡小強,四隻眼睛四下狡黠的轉動,彼此的雙眸迅在對方的上三寸,下三寸,乃至三點的位置上停留略作思考。

廖參咬着嘴脣,晃動着頭,小強翹着觸角,謹慎的凝視着彼此。

“你是——”

“難道是——”

兩個人問出口,深深的注視着對方。待看出對方的身份之後,終於不約而同的驚呼出口:“原來是你”

簡單的四個字,蔡小強激動萬分,他不清楚在之前白豬和廖參已經有相遇,也不知道廖參的自私事件給白豬在心靈上帶來的莫大的傷害。他以爲是自己第一個現這片新大陸,想要迫不及待的回去邀功領賞。

“你是小參麼?小參同學,是你麼,小參?”小強興奮的表情像是吃了蜜糖,他一直覺得自己倒黴變成蟑螂,什麼事情都幫不上忙,如今自己突然變成一個新大陸的現者,就算是說給誰都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是可以在胸前帶上一朵小紅花的。

廖參倒是表現的平平淡淡,她不想見到同學,原因很清楚,看到一個熟人就會讓她想起自己必須要回去的事實,這對於這顆人蔘來講,無疑是最擔憂的事情。

“我啊,你認得我麼?我是小強,你看清楚,我啊,蔡小強。”小強揮動着四肢拼命的招呼着。

廖參上下打量他,心裏頗安慰,原來還有人比我倒黴,看來世界還是很公平的。

“是你啊。”廖參平淡的說。

“你還認得我?真是蒼天有眼,你居然認得我?天哪”

廖參有點鬱悶,話說蔡小強追着白豬那麼久的時間都毫無音信,也是有原因的,這個傢伙的智商實在有待考究。

廖參指指小強背上,許政爲他綁上的死蟑螂,聳聳肩膀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賣身葬父?”

小強想到這個就氣不打一處來,恨恨的咒罵許政是個瘋子之後,拽住廖參要給她講解最近生的事情。

“等等,我想我已經——”廖參說。

“你不用着急,慢慢來,我們的時間還很長,我可以一點點的給你講解清楚。”

“我是說,其實,我知道——”

“你知道什麼?你知道你會遇到我的對不對?”蔡小強一拍大腿道,“我就說嘛,要不怎麼可能這麼巧?”

“我想——”

“其實事情要從我們剛來到這裏講起。”小強一點不給廖參辯解的機會,一把拽住廖參就從開頭講起,某個冗長的故事被他添油加醋之後,變的不堪入耳。

“小墨就是這樣遇到白豬的你一定要問白豬是怎麼遇到我的,不不不,我還是先給你說清楚,白豬是如何遇到許政的”

時間從清晨展到中午,廖參覺得頭暈眼花,但是打斷他的講演,會顯得很沒有禮貌。

“許政和淑寶其實不是很好,我是說不是真的通姦,但是皇上就是這麼說的。”他講的自己都有點暈呼,但是摒着“絕對不給聽者留坑”的職業道德,他還是非常敬業的從中午講到晚上,像是一個陀螺,完全沒有想要停歇的意思。

廖參後悔怎麼自己在開始的時候沒有好意思打斷他的話。

時鐘在一分一秒的滴答,當廖參躺倒在一邊,歪着脖子睡着的時候——

小強還在講。

————————————小蔚分界線————————————————————

雖然遇到小強是一件很令人興奮的事情,但不是我們在鄙視小強的能力,而是,有他沒有他,都拿不到令牌。

甚至在廖參拖令牌的時候,還要顧着不要將小強的某一條腿壓斷。

廖參有點鬱悶,到這個世界來之後,同學的普遍素質都有大幅度的下降,像小強這樣的孩子,如何能夠擔當的起拯救同伴的重任?怨不得一個柳金就把大家都搞的焦頭爛額。

“要不你把令牌丟下去,我在下面接着,好?”小強偏偏還是一個異常熱情的孩子,總是不顧生命危險的提出此類的建議。搞的廖參實在說不出打擊他的話來。

“不用,這個東西要掉下去,不用說你能不能接到,接到估計也沒有命在——”廖參小聲說。

“怎麼會接不到,想當初我打棒球的時候——”

“那是當初”廖參強調。

小強看着廖參晃盪的眼睛,突然覺得分外的委屈,眼淚就要從眼眶裏面掉出來:“你是在看不起我?”

廖參一聽,匆忙解釋:“怎麼會,我怎麼會看不起你?你是很厲害的嘛,不是的,不是我看不起你,只是——”

小強有點失落的垂下頭,原來連廖參都看不起自己——

想當初的小強擋在球門前是一堵牆,廖參有點爲他而感到悲哀。

“是千年的人蔘娃娃?”窗戶外面蒼老的聲音響起,差點把廖參的魂魄給嚇出來,它匆忙的回頭,看到外面站着一個帶着斗笠帽子的老者,微笑的望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