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各就各位,砰!

————————皇宮楚絡——————————————————————

楚絡手中捧着宣紙,頭垂的很低,整個人萎靡不振的摸樣讓小東子擔憂不已,他像是陀螺一樣左右轉上下轉,轉的楚絡更加的頭暈。

“皇上,您是不是着涼,怎麼自那天從鳳寰宮裏出來之後就變得這樣沉默,需要奴才去傳太醫麼?”他急躁的滿頭大汗,小聲問。

“不用。”楚絡不安的回答,可是嗓子還是有點乾澀。心病如何能是太醫能夠治癒的了的?

“可是皇上,您不能每天這個憔悴的模樣,這可讓奴才如何放心的了?”小東子繼續問。

“朕問你,劉子楊到監牢裏面去過,是麼?”楚絡平靜的問。

“皇上,不瞞您說,劉太醫每天都去,不管颳風下雨,還是天崩地裂,每天都按時按點,三頓飯一頓都沒有錯過。”小東子小心翼翼的說,料想皇上是不是在思念淑寶才變得這樣抑鬱。

“皇上,奴才覺得淑娘娘的眼睛是他給治的,所以,常去看看也是正常的——”他邊說邊瞄着楚絡的神情。

“她還好麼?”楚絡聽的有點心不在焉,臉色黑黑的。

“她?”小東子有點暈,還是點點頭,“在那種地方呆的時間長了,實在好不到哪裏去,娘娘天生都是尊貴,哪裏受得了那樣的苦?”小東子趁機說。

楚絡嘆息,側目看看他:“你也覺得朕錯了麼?朕那天不應該那麼說她,是麼?”他這樣問,其實是覺得很對不起林小墨,小東子哪裏曉得那個,滿懷心思的想皇上對淑娘娘還是用情很深。

“皇上,那天的事情,只是聽一個丫鬟的話就給娘娘和許公子定罪,是有點倉促。”

楚絡神遊天外,完全沉寂在自己的想法裏面,連頭都不擡,對方說什麼,他也聽不進去,他再次點點頭說:“朕也覺得是過分了。”

小東子覺得自己是抓住了皇上的心思,馬上蹭上去說:“皇上,要是想娘娘的話,奴才就讓他們把娘娘放出來,這種事情,多花點銀子堵堵獄卒的嘴就成。”

楚絡和小東子在一串奇奇怪怪的對話之後,終於反應回來,冷眼看着小東子說:“你說——把誰放出來?”

——————————牢房林小墨——————————————

“放誰出去?不把事情解決,誰都不出去”小墨昂起頭來,任性的說。

“你想怎麼解決?”雲揚平靜的說,“你是在等着柳金大慈悲把你們都放出去,還是在等着皇恩浩蕩,天下大赦,赦免許政和淑寶的罪過?”

小墨垂下頭,其實,她只是覺得目前在牢房裏面,纔是最安全的。

“可是——”小墨回頭看一眼櫻燦,“爲什麼讓她出去?”

淑寶攤開手,無奈的說:“如果我們有本事,也想出去。”

櫻燦不動聲色的望着雲揚。

“櫻燦姑娘,我想你應該有辦法出去?”他鎮定的看着她。

櫻燦落寞的凝視他一眼,不置可否。

三個人看着櫻燦的表情,櫻燦好象在思考,半晌才緩緩的說:“一定要我出去麼?”

見鬼這個女人果真是瘋掉了,和牢房有這麼濃烈的感情?

“櫻燦姑娘,你知道,我們要出去只有兩條路,一條是等着皇上大赦,另一條就是小王爺——”雲揚頓一下說,“雖然我覺得兩條路的可行性都不高,但是,大概還是後者的可能性大一點。”

櫻燦咬着嘴脣。

“你不如抱着牢房生孩子”淑寶在一邊學着許政的聲音開口,待看到櫻燦的白眼之後才聳聳肩膀閉嘴。

小墨無語,自從劉子揚在固定的時間來牢房,淑寶就每天春光燦爛,自從櫻燦來到這裏,就每天盯着許政的方向一動不動。

愛情啊

“好,我能想辦法出去”櫻燦淡淡的說,“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臨親王府廖參——————————————————

廖參很忙碌,很少如此的忙碌,她在想着自己怎麼樣就能拿到小王爺的令牌,令牌對於她而言,就是特赦令,她要儘量快的得到令牌,然後用它幫助小墨,自己就可以逃之夭夭還不用被套上自私的頭銜。

其實,這個想法就很自私——不過對於它而言,這已經是一個極限。

幾天來,廖參想過用水淹,用火燒,用土埋,甚至是把令牌咬碎,吞進肚子裏面,她都想過,但是,沒有一個可行,因爲它實在是太小太小了,小到牙齒都沒有令牌堅硬,咬起來,恐怕連一顆牙都剩不下來。

廖參很鬱悶,它在第N次空手從小王爺的牀上跳下來的時候,只覺得腳下一軟,一聲沉悶的吼聲從腳下傳來。

廖參嚇到,神退後數步,做出攻擊的姿勢。

“我靠,肋骨肋骨,我的肋骨——”對方一聲嘶喉。

廖參看着被自己踏一腳而癱軟在地上的蟑螂,冷靜的詢問道:“你是誰?”

蔡小強鬱悶的看它一眼:“是同伴就放下武器”

廖參一愣,四下看看,自己手裏哪裏來的武器?廖參鬱悶的咬着嘴脣,低頭看着他:“我哪裏有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