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隨我離開好麼?

“將心上人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寫在紙上,果真是小女孩的做法。”雲揚坐在小墨的身邊,輕聲說道。

“我寫了什麼名字?”小墨扁扁嘴,不屑的回頭看他一眼。

“你走的時候,爲什麼把這個留下?”雲揚從袖口掏出一張摺疊的宣紙,遞到林小墨的面前。

“這個是——”小墨心急,伸手去搶。

雲揚瀟灑的一擡手,讓她抓空,輕聲微笑道:“既然給了我,哪有再拿回去的道理?”

小墨罷手,小聲說:“既然給了你,你又在炫耀什麼?”

不輕不重的話讓雲揚越對這個女孩感興趣。

“你在的世界,女人都是如此的伶牙利齒麼?”

林小墨擡頭望着他,揣摩着他口中的這個詞究竟是褒義還是貶義。

“誰是伶牙俐齒?”她扁扁嘴,“你要是不喜歡,還給我就是”邊說着,再次伸手去搶。

雲揚再次擡手,惹得小墨冷哼哼的看他一眼,掉轉頭去。

“如果你沒有打算把這張紙丟掉的話。”雲揚起身,“拿回去還來得及。”邊說邊主動將它送到小墨的面前。

林小墨一怔,擡頭沉默的看着他,一時不知道是不是應該伸出手去接。

“這個只是一張紙而已。大不了我再寫一張就是。”林小墨看雲揚臉色在變,微微眯起眼睛,“你要是喜歡的話,我把你的名字寫成史,流傳於世,好不好?”小墨心虛的微笑,正對上雲揚淡然的神情。

雲揚不自在的揚起嘴角,問道:“既然這樣,我是不是可以把這個丟掉?”邊說邊揚起手來。

“等等”小墨慌張的叫出聲音,雲揚的表情有點僵硬。

小墨知道自己失態,左右搓搓手說:“我意思是,這個東西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你怎麼可以把這個丟掉?丟掉別人送的禮物,本來就是很不尊重人的嘛”她諂媚眯起眼睛,像一隻討好的小貓。

雲揚慘淡的微笑,果然就像許政說的,這個人已經比他先一步進入她的心裏,甚至開花結果,不能剔除。

只是,既然,她已經將這張紙給他,他還在追問什麼呢?他會漸漸的走進她的心裏,然後慢慢的驅除所有的種子。

他早就決定,他不會鬆手,不論對方是誰。

“不要生氣,男人怎麼可以這麼小心眼?”小墨看雲揚半天沒有反映,有點鬱悶的說,“微笑一下?這種地方每天只能看到老鼠,現在還要看到一隻比老鼠的臉還臭的帥哥,真的很沒有情趣。”小墨邊說邊一動不動的望着他。

“我帶你出去。”雲揚冷不丁的說,小墨聽着差點被口水嗆到,她左右看看,獄卒不在旁邊,才小聲說,“你在講什麼?”

“帶你出去”他重複,這個牢房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劫獄只是一件小事情,他完全可以將小墨帶出去,遠走高飛。

這一聲,櫻燦和淑寶同時朝這邊看過來,談情說愛,她們自動屏蔽,但是這個時候貌似對方已經把涉及情感的部分安排好,轉而到正題。

“帶到哪裏去?”淑寶問。

小墨自動忽視淑寶,揪住雲揚:“你能帶我到哪裏去?許政和淑寶是皇上親點的罪犯,我走了,他們怎麼辦?”小墨想說櫻燦,轉念一想就算自己死了,這個女人都不會有事情,所以將櫻燦跳過去,繼續說,“白豬和小強怎麼辦?要是把柳金惹急,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雲揚看着小墨,平靜的說:“如果,沒有其他的人在的話,你會隨我走麼?”

這是什麼問題,明明有一堆人在,還嗷嗷待哺,還有一個走錯路等着她這個班長大人給拎回來。

“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如果要走,你就把所有的人都救出去,我才隨你走。”

她顯然沒有聽懂雲揚的意思,臉色有小小的慍怒。

雲揚不再爭辯,低下頭來。

旁觀者清,一旁的櫻燦和淑寶倒是聽明白他的話,只是目前不適合她們表意見。

“等等,蔡小強去了哪裏?”衆人一陣京呼,四下的晃動着腦袋。

————————————小蔚分界線——————————————————

“揹着這個出去。”牢房的另一邊,許政把一隻蟑螂的屍體綁在小強的背上,然後對着小強默哀三分鐘,虔誠的表情很讓人想吐。

蔡小強鬱悶,再和這個神經病呆在一起,他真的就要瘋了,別的人都到哪裏去了?班裏總共就沒有幾個男生,如今一個是瘋子四處迫害同伴,一個是神經病,每天在牢裏不是畫頭像就是招呼蟑螂,最後剩下他一個瘦小屁忙都幫不上的窩囊廢。

“許同學,我是要去臨親王府探察情報的,你叫我揹着這具屍體出去,走不能走,跑不能跑,你在關鍵的時候拜託你正常一點”

“這曾經是一個鮮活的生命,反正你順便出去,倒不如出去找個風水好的地方把它給葬了,你知道這隻蟑螂的在天之靈會保佑我們的。”許政說的很正經,一點不像是在開玩笑。

蔡小強咬着嘴脣,算了,這個白癡傢伙不但什麼忙都幫不上,還總是添亂。

“你出去記得,一定要找算命先生看看風水,這個傢伙在這裏呆了一輩子,到老還不忘兒女,是很可悲的。”

小強心想,媽的老子都聽不懂它們說什麼,你能聽懂,裝個屁。

女人們怎麼總是喜歡這麼假惺惺的男人,實在是讓人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