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圈套自相殘殺

牛嬤嬤左看看右看看,這林小墨都不是這個樣兒。曾經的林小墨哪裏會這麼尖酸刻薄,伶牙俐齒的說教,她每次都是躲在皇后的身後一句不說的樣子,爲什麼皇后娘娘會讓她去梳頭,那就是因爲她和皇后一樣不愛說話,安靜起來把人給憋死。

“墨兒?”牛嬤嬤試探着問。

“嗯?”林小墨看着她上下打量着自己,心裏面敲鼓。

“你……剛纔說的那些是哪裏學來的?”

“我編的!”林小墨簡明扼要的說。

“……你,編的?”牛嬤嬤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小丫頭。

“嗯!”林小墨搖頭晃腦的點頭,臉上高興的快開了花兒。

“欺騙娘娘和欺騙皇上一樣是會殺頭的。”牛嬤嬤眯着眼睛看她。

“殺頭?”林小墨遲鈍片刻,很誠摯的說,“爲什麼殺頭?我是有生命安全權的!不是誰想殺我就殺的!”

“你究竟是不是林小墨?”牛嬤嬤終於忍不住,直接開口問到重點。

“我……”林小墨正準備說話,突然肩膀被誰狠狠的拍了一下,“林小墨!”

牛嬤嬤和小墨驚詫的回過頭去,看到許政笑得和花一樣的臉,臉色都沉下來。

“許,政,許…公子,你在這裏幹嗎?”小墨一把抓住他的衣服,焦急的問。

牛嬤嬤有點奇怪,躬下身子請安:“參見公子!”

許政滿臉堆笑的說:“不用不用,老婆婆,你起來吧,起來起來!”

林小墨看着他白癡的樣子,伸手拽着他的領子揪到一邊來,小聲說道:“我不是說讓你晚上來找我的嗎?你現在來想幹嗎?”

許政撇撇嘴,往皇后身上瞟一眼:“那個漂亮小姐是誰?”

林小墨操起手就搗在許政的身上:“你給我安分點,那是皇后!”

“皇后?”許政捂着胸口說,“皇上有這麼漂亮的女人,每天來纏着我有什麼意思?”

林小墨伸手擋住他貪婪的目光:“你這些行爲我都會記錄在案,將來一併告訴然然,到時候你連自己是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

許政一聽,自己舉起手擋住眼睛:“我向組織認錯,請組織寬恕我!”

林小墨無奈的嘆息:“你有什麼事情?說吧。”

“我想知道,你想到辦法了嗎?”他停下動作問。

“你着急什麼?皇上又不是現在就要跟你睡覺?”林小墨恨不得咬舌自盡。

許政“嗖“的一聲從胸口掏出來一個包袱,嚇得林小墨一跳。

“你幹嗎?”

“你想不到,我就得逃跑,我想過了,你要是晚上還是想不到,那我就完蛋了,我不想和那個男人共處一室了,他身上的味道讓我受不了!”許政正色說。

“你當初的味道薰得整個教室都跟仙境似的,現在你說人家的味道你受不了?他是什麼味道?”林小墨暗笑,臉上正色道。

“是胭脂的香味兒!”許政很實在的說,“香的不像個男人。”

林小墨看着許政那一臉委屈的樣子,嘴角揚起一抹冷笑:“難道臭纔像男人?”

許政看林小墨說話不正經,將包袱坨在肩上說:“我走了,就不會回來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林小墨斜着眼睛聽着,許政繼續說:“如果你遇到然然的時候,你告訴她,無論我在哪裏,我的心裏面都只有她一個人,天長地久,都不會忘記。”

林小墨感覺胸口憋着血,幾乎要氣絕身亡,她慘淡的搖搖頭:“我服你,我想到辦法了!”

許政眼睛一亮,問道:“是什麼?”

林小墨奸笑一陣說:“皇上很喜歡你,是嗎?”

許政點頭。

“大家都知道現在淑寧宮的淑娘娘生病在牀,女人在這個時候最需要的就是男人的關懷,你想想,淑娘娘的眼睛看不到,鬧不好就會自尋短見,女人是水,最害怕寂寞!”

許政盯着小墨:“什麼意思?”

“簡單的很,你就裝出一副同情淑娘娘的樣子,跟皇上說,皇上,我和淑娘娘一樣是女人,一樣需要您的關懷,可是,皇上您只有一個,不能同時陪伴兩個人。皇上,你給我的寵愛已經足夠多了,現在這個時候,淑娘娘比我更需要您的寵愛,女人是水做的,她在寂寞難熬的時候會想到死,何況,淑娘娘生病了,那是一段多麼難熬,多麼痛苦的日子啊,皇上你知道嗎?”林小墨低聲說,“皇上,我知道您關心淑娘娘,我知道您徹夜不能眠,我將您送出來,您去拯救淑娘娘吧皇上,雖然我一樣需要你,但是我不能夠這麼自私,您應該去組織需要您去的地方,那裏的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那裏的人民比我更加的需要您!”

許政聽的呆呆的,半晌他才悠然的說:“班長,你真厲害!”

林小墨嘿嘿一笑:“許政,你將我這套說出來,將皇上推到淑娘娘那裏去,這樣一來,皇上會以爲你是通曉大禮的人,而且,你就不用陪着皇上過夜了!”

許政點頭,心裏面默默的謹記臺詞:“好的,我記住了!”

“那就是了!”林小墨拍着他的肩膀,大笑,“剩下的劇情就是你自由發揮了!”

牛嬤嬤遠遠的看着林小墨和許政嘻嘻哈哈的表情,隱約覺得,這關係有點不對頭。該不會是小墨這孩子和這位寵男公子……那可是要株九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