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團體穿越計劃

通知:09級畢業生,全班十八人,6名雄,12名雌,全部安全穿越,班長林小墨,學習委員付然然,體育委員木紫等數名班委,負責組織全體學生生產勞作,安全第一,繁衍後代次之,望衆人互相勉勵,共同進步。--鳳-舞-文-學-網--

某某學校黨委宣傳部

2009年1月1

不是吧?林小墨木然的站在金鑾的門口,攥着紙張的手顫抖兩下,終於與體一樣石化在當場。眼珠子繞着通知轉一圈,下面有一排重要領導的簽字和蓋章,校長的,副校長的,學生會的,班主任的,最下面居然是她親孃代表全體家長所簽署的四個正楷大字:家長同意。

林小墨黑着臉幾乎要用意念將這張紙焚燒掉。

不得不說,通知的程序很齊全,領導分外重視,家長代表署名,完全可以列入學校的一級紅頭文件……

但是,他們十八個人是豬麼?就算是豬,宰殺之前至少要被告知,送往哪個村哪個店的屠宰場吧?

昨天全班還在討論着結業論文,晚上親孃還親切的在她額頭深深一吻,結果居然是,今天一大早現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皇宮金鑾的門口?臉上蓋着這張鉛字的通知書?

這就是徹徹底底,的被賣掉!

我們是二十一世紀的鮮花,國家培養二十年,如今即將有機會爲祖國效力,不是這麼倒黴吧?

小墨轉着眼珠四下瞄一瞄,陌生的環境,皇宮紅牆綠瓦,分外妖嬈,擡頭,濃濃的霧氣漸漸散開,露出湛藍的天色來,小墨愕然,我的蒼天,不是這麼玩人的吧?

小墨手一鬆,鉛字的公告就順着小風兒,輕悠悠的飄起來,打着轉兒洋洋灑灑的沒入天空,最終帶着09級學生無限的絕望淹沒在天際!

淑寶是優等生,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總是喜歡帶着黑框眼鏡在教室裏面讀書,淑寶的眼睛近視的厲害,幾千度的眼鏡帶上還是看不清楚近在咫尺的人,淑寶認人靠鼻子,時間長了,聞一聞就知道對方是豬圈裏面的還是羊圈裏面的,所以,她應該慶幸,她並沒有穿越成豬或是狗。

此時,淑寶躺在皇宮軟綿綿的榻上,蓋着馨香的棉被,鼾聲四起,腳丫子四仰八叉的露在外面,她在做夢。

夢裏面有好多的人,穿着龍袍的聖上,兩隻腳着地的豬妖,還有翠紅樓的老鴇,俠客俠女之類的,他們在爭論,好像是在搶人。

“這個長得好,就去我們皇宮吧!”於是龍袍皇上一用力就將一個同學拽走了。

“這個,看看,起來簡直是個狐狸胚子!”於是白毛狐狸將另一個同學拽走了。

一個穿着鮮紅小襖的老鴇在衆人中巡視,拽住其中一個,上手掐了掐她的,酥軟愜意,她滿意的點點頭:“恩,這個大,跟我走了!”

眼看着衆人將所有的同學都挑走了,還是沒有人來看她,淑寶着急起來,匆忙的插嘴道:“她是大無腦!我是好學生,很聰明的,你帶我走吧!”

老鴇看看她一圈一圈的黑框眼鏡,碎了一聲:“呸,那是什麼?黑忽忽的,噁心的胎記!”於是,轉過頭不看她,扭着拽着大的同學離開。

淑寶推一推自己的眼鏡,非常難過,這時豬妖轉過子來,盯着她仔細看了看,笑着說:“胎記好,上市的時候,不用蓋戳了!你跟我走吧!”說着,就上前來拽她的衣服,嚇的淑寶一直掙扎:“不要抓我,我不去,不要抓我!”

淑寶在上手舞足蹈,手一揮,桌上精緻茶杯就掉在地上,出“叮咚”的響聲,門外的小丫鬟聞聲着匆匆的走進來,慌忙說:“淑娘娘,淑娘娘!”

淑寶迷糊的睜開眼睛,周圍完全是一片漆黑,她下意識的去摸自己通常會放在枕頭邊的眼鏡,邊說:“不要叫我娘,我還沒有生孩子呢!”

小丫鬟愣了愣,伸手去攙扶她:“娘娘在尋什麼?”

“我的胎記!不,我的眼鏡!”淑寶頭腦還糊塗着,四下摸來摸去,硬硬的枕頭讓她一愣,我是睡在石頭上嗎?想到這裏,她隱約感覺不對,一着急,淑寶摸空,“咚”的一聲掉在地上。

小丫鬟一看這勢頭,盯着淑寶茫然無光的眼睛,慌忙上去攙扶:“娘娘,你這是怎麼了?你的眼睛看不到嗎?娘娘?”

淑寶的大腦漸漸的趨於清醒,邊的人不對,聲音很陌生,東西不對,摸起來沒有手感,她正尋思着,小丫鬟看到她不應話,更急了,站起來就衝着門外大吼一聲:“快來人啊,淑娘娘的眼睛瞎了!”

淑寶一聽,渾一顫,大腦驟然清醒,我靠!我這不是在家嗎?我的媽啊!

許政曾經是學校的校草,追他的人,男廁所女廁所裏面都有,可是,他是個正常人,女朋友只有一個,那就是同班的學委付然然,她學習好的不得了,長相也好的不得了,是個標準的才女!

此時,許政躺在寬大的龍上,他不知道那是龍,他要是知道鐵定不會往上面躺的,他嘴裏面流着口水,像河水一樣在枕頭上氾濫,他無意識的伸手擦摸一把,將溼溼的爪子往邊的人上抹了一抹,翻繼續睡覺,他想最近的暖氣越來越好,大冬天成這個樣子。

許政皺眉,將被子拉下來,露出平坦的膛,這時聽到耳邊有個細聲細氣的聲音說:“皇上,該上早朝了!”

早朝?不上!許政意識混亂,在心裏面想。

“皇上,該上早朝了!”聲音重新謙卑的響起。

許政一下就火了,眯着眼睛喊一聲:“都說了,不上!”

聲音一響,帷帳外面的太監傻了,帷帳裏面的另一個男人迷糊的睜開眼睛,意識混亂的揉一揉眼睛,之後洋洋灑灑的說一聲:“恩,朕知道了,給朕更衣!”

這幾個字狠狠的印入許政的耳膜,他想這夢是做到幾千年前了?他緩慢的睜開眼睛,眼前一片金黃,黃色的帷帳,黃色的被子,邊的男人已經坐起來開始穿黃色的衣衫。

呵呵,玩我哪?許政暗笑一陣,重新閉上眼睛……

“政,朕走了!”邊的男人很客氣的說一聲,輕輕拍拍他的被子,好像在安撫一個妃。

政?真噁心!許政想,連親媽都不這麼稱呼他。

許政重新睜開眼睛,這次畫面非常的清晰,黃色,黃色,全是黃色!

他一下就懵了,皇上已經穿好衣服,帶着太監往外走,另一個小太監反過來,看到許政醒了,很和氣的說一聲:“政公子,皇上囑咐您,好好睡,不用急着起,時間還早!”他尖聲尖氣的說,蘭花指一翹,轉扭着離開。

許政一聽,哪裏還能睡着?噌一聲從上面坐起來,完了完了,穿越?穿越?不會吧?他第一感覺是自己鐵定是穿越成了女人。

下意識的一揪被子,小心翼翼的往裏面瞧了一眼,他猛然有一種留遺言的衝動。

我還是男人,怎麼可能還是男人?這回玩大了,我居然是皇上的男人啊!

轟隆隆!與此同時,四面八方,楚清國內的十八個人出十八聲吶喊,震耳聾,雞飛狗跳,我們的天,是誰幹的?穿越一個就夠了,十八個一起穿越是不是有點過了,誰來拯救我們,我的蒼天?!

最瘋狂的穿越計劃,至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