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親王的召見

井上一泓從沒見過朝香宮將軍,很是重視,先去理理髮,又回去洗了個澡,把好久沒穿的軍服熨燙了一番,馬靴擦得鋥亮,依依不捨把軍裝上的中佐軍銜取下,換上了少佐軍銜,穿戴整齊,又準備了一些資料,纔去和三浦俊秀會合。

當精神抖數、軍容嚴整的井上一泓和三浦俊秀邁着整齊的步伐踏進司令官辦公室時,朝香宮鳩彥將軍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喜歡看到這些年輕的後起之秀,就像三十年前的自己,這些朝氣蓬勃的青年軍官纔是日後大日本帝國的希望。

“司令官閣下,海城憲兵司令部特高課行動隊長井上一泓,軍犬訓導隊隊長三浦俊秀奉命前來報到!”井上一泓大聲報告,同時和三浦俊秀一起敬了個標準利索的軍禮。

朝香宮將軍微微點了點頭,算是還禮,“嗯,不錯,不錯,你們不愧是大日本帝國軍官中的精英,看到你們,我就像看到了朝陽。你就是井上少佐吧?”

“是的,司令官閣下,屬下就是井上一泓。”井上一泓彎腰致意。

“看來我給你的處理決定並沒有把你打倒哦。”朝香宮將軍微笑着說。

“大日本帝國的軍官是不會輕易被打倒,也不會輕言失敗的。”這句話井上一泓回答得有些心虛。

“很好,我就是要看看你的承受能力,看來我沒有看錯你。這是你的復職命令,我早就簽好了,你現在仍然是特高課課長,中佐軍銜。”朝香宮將軍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揚了揚。

井上一泓驚呆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可以這麼快就官復原職。

沒等井上一泓說話,將軍又從抽屜裏拿出一副大佐軍銜放在了復職命令上,“這個很快也將是你的。”

井上一泓心中此刻有種剋制不住的衝動,隨着血液往上涌,直衝大腦,他太渴望權力帶給他的榮耀,也似乎只有權力能證明他存在的價值。

這種抑制不住的衝動五年前他也曾經有過,誘餌是一副大尉軍銜,任務是化名“宮崎玉樹”接近以在日本留學爲名的中國諜報之花卓依婷並使之暴露,代價是永遠地失去了卓依婷。這一次,代價又會是什麼?

“謝謝司令官閣下的信任,中國有句古話叫無功不受祿,我想您一定有重要的任務交給我。”井上一泓平復了一下心情探問道。

“嗯,是的,你是個聰明人。我要你立即重啓“獵人計劃”,重組“獵人特搜隊”。我已經詳細看過了你以前遞交給鬆井將軍的分析報告,我認爲你的分析很有道理,鐵掌山區一定存在着一個龐大的後勤倉庫,海城銀行的黃金儲備和博物館的奇珍異寶應該都藏在那裏。爲了協助你進行工作,我特地從步兵學校調來了軍犬專家三浦俊秀來擔任你的副手,聽說你們是同窗好友,希望你們合作愉快。”朝香宮將軍似乎早就着手準備了。

聽到重啓“獵人計劃”,井上一泓那顆將死的心立即蠢蠢欲動起來,“嗨!我和三浦君一定通力合作,全力以赴來完成獵人計劃。”

“司令官閣下,我從學校帶來的三條軍犬是經過我多年訓練的最優秀的軍犬,任何人在它面前都將無所遁形,相信一定會不虛此行的。”三浦俊秀對自己的軍犬向來充滿自信。

“很好,前段時間所有作戰部隊都忙於南京戰役,無法抽調兵力,現在可以喘口氣了,你們有什麼需要儘管提,我會盡量滿足你們的要求。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在中國新年之前完成任務,你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有問題嗎?”朝香宮將軍問道。

“我需要有山地作戰經驗的步兵大隊一個,無線電偵測設備兩套,狙擊手兩組,噴火兵三組,空軍可以隨時提供空中支援。再加上軍犬隊和特高課行動隊,我保證可以在一個月內找到並消滅他們。”井上一泓想都沒想立即說出了早就在心中背的滾瓜爛熟的兵力需求。

“看來井上隊長早有準備呀。你先去組建指揮部,三天之內你所需要的部隊就會找你報到,臨時有什麼需求可以直接發電報給我。我等着你們的好消息。”朝香宮將軍飛快地在紙上記下了井上一泓並不算過分的要求,然後起身說。

“嗨!”井上一泓和三浦俊秀一起彎腰鞠了個躬,退出門外。

朝香宮鳩彥親王起身戴上白手套,打開身後壁櫃上的一個櫃門,小心翼翼捧出一尊流光溢彩、栩栩如生由三匹馬組成的的唐三彩馬俑,愛不釋手輕輕撫摸着,得意的說:“寶貝兒,用不了太久你就要和你的老夥計重逢了。”

他手中捧着的正是“唐六駿”中的其中三駿特勒驃、青騅和什伐赤,這尊唐三彩馬俑是他十年前在巴黎盧浮宮的一次拍賣會上花重金拍得的。回日本後他從皇家御用的考古學家口中得知這是一件難得的中國“國寶”,曾是中國皇室的珍藏,遺憾的是這只是“唐六駿”中的其中一尊,還有一尊下落不明,如果能找到另一尊,那就完美無缺了。

朝香宮鳩彥親王一直以來都是個崇尚完美的人,他立即派人在歐洲各國搜尋,可始終一無所獲。直到日本駐英國使館的文化官發報給他說親王一直期待已久的另一尊“唐三駿”在倫敦拍賣會上出現了,可日本使館的人晚到了一步,“唐三駿”已經被中國海城博物館的易館長拍走了。他遺憾萬分立即派人與易老館長聯繫,希望能用三倍的價格購入,但遭到了嚴詞拒絕。

“唐三駿”歸國後成爲海城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一直在海城博物館珍寶廳進行展出,供國人蔘觀鑑賞。朝香宮鳩彥親王也曾專程帶着御用考古學家從日本趕到海城,扮成普通遊客親眼目睹了這尊令他垂涎三尺的“唐三駿”,考古學家確認這就是“唐六駿”其中之一,真品無疑。近在咫尺,卻不能佔爲己有,朝香宮鳩彥懊惱地拂袖而去,從此這尊“唐三駿”就成了這位日本親王揮之不去隱隱作痛的心病。

1932年1月28日,日本發動“一二八事變”歷經鏖戰後佔領海城。朝香宮鳩彥立即派人前往海城博物館尋找“唐三駿”的下落,可博物館已經空空如也。戰後“唐三駿”卻完好無損地出現在了展櫃前,又一次深深刺痛了這位親王的心。

時隔五年,日軍再次佔領海城。朝香宮鳩彥專程派一支考古學家組成的隊伍提前進佔海城博物館,可仍舊一無所獲。有人說已經和海城銀行的黃金一起裝船運往重慶了,也有人說易老館長帶着它隱居山林了,不管怎麼說“唐三駿”如石沉大海般再一次神祕失蹤了。

1937年12月7日,朝香宮鳩彥親王以中將身份接任鬆井石根擔任海城派遣軍總司令官一職,指揮了後期的“南京戰役”,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南京大屠殺”。“南京戰役”結束後,稍微清閒一點的朝香宮鳩彥要來了所有有關海城博物館和海城銀行的資料,試圖從中找出一些“唐三駿”的線索。

其中一份海城憲兵司令部特高課課長井上一泓寫給原海城派遣軍總司令官鬆井石根的報告讓他如獲似寶、興奮不已。

報告中說井上一泓懷疑距離海城不遠的鐵掌山區很可能存在着中國軍隊一個龐大的祕密後勤倉庫,神祕失蹤的海城銀行的黃金和海城博物館的文物都極有可能都運到了那裏隱藏起來了。報告中請求成立“獵人特搜隊”追尋這批黃金和文物的下落,並消滅守衛祕密倉庫的特種部隊,端掉這個祕密倉庫。

這個井上一泓中佐他還是有點印象的,在他擔任海城派遣軍司令官之初,配合“獵人特搜隊”井上一泓行動的平川騎兵聯隊在鐵掌山區的一個小鎮上戰馬全失,平川勝男大佐飲彈自殺,讓他很沒面子,立即解散了“獵人特搜隊”。還有上次押解蘇聯飛行員的行動中井上一泓的憲兵小隊與追擊部隊遭遇發生誤傷友軍的事情,他一怒之下親自下令免了井上一泓的特高課課長職務,並把他從中佐降爲少佐。

當時他並不知道“獵人特搜隊”執行的是尋找黃金和國寶的任務,還以爲是爲了清剿被擊潰的中國散兵呢。直到看了這份報告,朝香宮鳩彥親王認爲不管祕密倉庫這件事是真是假,即使是爲了他夢寐以求的“唐三駿”,也應該是重組“獵人特搜隊”的時候了。於是他特意從國內調來了善於搜索和跟蹤的軍犬專家三浦俊秀,並決定重新啓用井上一泓,所以纔有了剛纔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