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冬至餃子

幾個人揹着東西快步走了一個多時辰,汗水溼透了後背,時近中午,才走到鐵掌山拇趾峯的蝙蝠洞,洞裏的蝙蝠正值冬眠,沒有一絲動靜。孫菸袋卸下身上的揹簍,擦擦汗,才拉過一臉茫然的萬掌櫃走到洞口內側一個突出的石塊前,搬開石頭下面有一個縫隙。

“萬兄,你記得路吧?”孫菸袋認真地問。

萬掌櫃點點頭,“記得,我就是在這山裏長大的,這個蝙蝠洞我小時候也來過,那是夏天,成羣結隊的蝙蝠從頭上飛過,黑乎乎的一片,連太陽都能遮住。”

“那就好,以後你要是有柴油的消息,或者有什麼急事想找我們幫忙,你就寫個字條放在這塊石頭下面,我隔不幾天就會來這一趟的。鎮裏現在有了維持會和警察所,我們哥幾個去也不太方便了,要是有什麼需要,我也會寫張字條放在這裏,你閒了沒事的時候也可以來這看看,保證你次次有驚喜,但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孫菸袋眯着眼睛笑着說。

“嗯,我知道了。孫老弟不愧是個有心的人,多給彼此留了一條路。你放心吧,我也會經常來看看的,我也不想斷了我的財路不是?如果沒有別的什麼事,我就告辭了,長時間不開門會被別人懷疑的。”萬掌櫃說完,笑着拱了拱手。

“好的,告辭,後會有期!”孫菸袋雙手抱拳回敬道。

看着萬掌櫃走遠,趙興邦才開口問道:“老孫頭,你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呀?你怎麼能把這個地方告訴老萬呢?萬一……”

“沒有萬一,你沒見到萬掌櫃親手殺死兩個鬼子救我們一命嗎?他要是想出賣我們,我們早就活不到今天了。這個萬掌櫃不是一般人,雖然我不知道他的路子,但我絕對相信他不會出賣我們。”孫菸袋肯定地說。

“現在山上林木凋零,我們想找個藏身的地方都很難。鎮上的警察盤問的又很緊,如果我們進不了鎮,老萬這條線就斷了,我們吃的喝的去哪弄?提前設個聯絡點,就是爲了以防萬一。”孫菸袋接着解釋道。

姜還是老的辣,這是三個人聽完孫菸袋的一番分析後統一得出的結論。

“我說剛纔老孫你怎麼急得跟屁憋着放不出來一樣,你是怕進不了鎮子,去不了客棧吧?哈哈。”屁猴笑着拿孫菸袋開涮。

“就你小子懂得多!還不快走,弟兄們等着吃肉呢!”孫菸袋一擡腿,嚇得屁猴一下躥進了樹林裏。

回到071倉庫,孫菸袋去後勤股報完帳,被總務科長馮必贏叫進了辦公室。

“老孫,快坐坐坐,每次都是讓你下山,辛苦你了。”

“都是爲了弟兄們,沒啥辛苦的。”孫菸袋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柴油的事兒你問了嗎?有沒有眉目?”馮必贏最關心的是這個。

孫菸袋搖搖頭,“柴油弄不來,鬼子控制得太緊。再說柴油的需求量太小,黑市上搞走私的都不願意弄,汽油倒能弄來點。”

“汽油我們不缺,倉庫裏庫存的還有一些呢。你說這建倉庫的時候怎麼不弄汽油發電機呢,偏偏用柴油發電機。我們的柴油還有不到半個月的用量了。”馮必贏愁眉不展地說。

“那我們能不能把柴油機改成汽油機?”孫菸袋自認爲提出了個好辦法。

馮必贏搖搖頭,“這個問題我也問過發電機維修工,他說改不了,我們沒有配件,直接用汽油會產生爆燃和敲缸,會嚴重損毀發電機。”

“哦,那你最好去問問虞主任,軍統的路子多。”孫菸袋隨口說了一句。

“是呀,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老孫不愧是老兵,有想法。”馮必贏讚道。

“對了,馮科長,這回下山我們買了一頭豬,我已經送到食堂了。一個多月沒見鮮肉,明天就是冬至了,讓弟兄們吃餃子吧。”孫菸袋建議道。

“呵呵,你這麼一說我也饞了,通知食堂,明天包餃子過冬至,你們幾個不值班的話也去食堂幫廚吧。”馮必贏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冬至那日,食堂裏煙霧騰騰,四口大鍋裏同時翻滾着白白胖胖的餃子,孫菸袋繫着白色的圍裙,不時用勺子敲擊着伸到窗口裏的飯盒。

“看你們一個個饞得跟半年沒吃肉一樣,別急別急,人人有份。”

“能不急嗎,半年倒沒有,都一個多月沒見葷腥了。”排在最前面的一個士兵答道,說着把飯盒都伸到了鍋上面,就差在鍋裏舀上一勺了。

“再急也得等熟了吧,今天讓你們敞開肚皮吃,管飽!你把你的狗盆拿遠點,礙事了啊。”孫菸袋忙着給滾開的鍋裏添水。

熱氣騰騰的餃子終於出鍋了,第一個盛到的士兵不顧燒手直接捏了一個放進嘴裏一咬,燙得“啪”一聲又吐了出來,哇哇亂叫。也不管狼不狼狽,撿起掉落在竈上臺上的餃子再一次塞進了嘴裏,吸溜吸溜地擠出了隊伍。

白菜蘿蔔豬肉餡的餃子,一咬冒油,滿嘴留香,這恐怕是071所有士兵吃過的最好吃的一頓餃子了,相信一輩子都不會忘。

虞美玲端着餃子,在餐廳裏四處都沒有瞅見嶽明倫,軍官餐廳也沒有,今天不該他的班,到底去哪了?突然她想起了什麼,匆匆離開餐廳,向外走去。

071倉庫專門開闢的忠烈堂裏,三十多個靈牌和照片在長長的供桌上擺成一排,幾乎佔滿了整個牆壁,除了採購股的孔博外,全是警衛連的官兵。

每張遺像下都擺着一朵紙紮的白花,那一張張熟悉而又年輕的面孔,英姿勃發,正值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爲了抗擊日寇的侵略而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今天是冬至,我來看看弟兄們,給大家帶點餃子,不多,大家嚐嚐就行了。”嶽明倫面朝遺像鞠了個躬,拿起筷子從飯盒裏夾起一個一個餃子,挨個遺像前放了一個。

放到第二十一個的時候,嶽明倫飯盒裏的餃子沒有了,用筷子攪了攪,還是沒發現。

“對不住了,弟兄們,我……”嶽明倫苦楚着臉,想回去再拿,卻不知道食堂裏的餃子會不會被那些饞鬼們搶光了。

這時,一盒冒着熱氣的餃子遞到了他面前,嶽明倫擡頭一看,不出所料正是虞美玲。

“美玲,我猜就是你,也只有你會知道我來了這裏……”嶽明倫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

“明倫,什麼都別說了,好嗎?我們繼續給他們吃餃子。”虞美玲說着用拿筷子的手挎起嶽明倫的胳膊,夾了一個餃子放在遺像前。

兩個人就這樣肩並肩向前走去,一起挨個放完了餃子,然後回到中間對着遺像三鞠躬。

“現在飯盒裏還剩九個餃子,大學生,你說該怎麼分?”走出忠烈堂,回到督查室的宿舍裏,虞美玲用筷子數了數剩下的餃子,調皮地問。

“四分五裂,我四個,你五個。”嶽明倫不加思索地回答,還用了一個成語。

“還是你五個,我四個吧,你是男人嘛,要多吃一點。”虞美玲夾起一個餃子,不由分說塞進了嶽明倫的嘴裏。

嶽明倫也夾起餃子回敬了一個。

“剩七個了,大才子,這個怎麼說?”虞美玲又問道。

“好像只有不三不四了,要不顛三倒四。”嶽明倫皺着眉說。

虞美玲“噗嗤”一聲笑了,差點沒把剛纔吃的餃子吐出來。

“剩五個了哦。”

“三心二意。”嶽明倫答得挺快。

“你能不能說點好聽的,還大才子呢,一點情調都沒有。”虞美玲撅着嘴說。

“兩面三刀,哦,這個好像也不太好。”嶽明倫爲難地說。

每人又吃了一個。“算了,饒你了,剩三個了,快說。”

“一心二用,還是不好。一箭雙鵰,一舉兩得!”嶽明倫有些得意了。

“這個還差不多。”虞美玲又塞了一個餃子進他嘴裏。

“還剩最後一個了哦,說點好聽的。”虞美玲夾起最後一個餃子,帶着一抹淺笑看着嶽明倫。

嶽明倫一伸頭一張嘴把餃子銜進嘴裏,唔囔着說:“真香……真香……”

虞美玲伸手打了嶽明倫一下,嬌笑道:“賴皮!快說,快說!”

“一心一意,就像我對你的心。”嶽明倫注視着虞美玲的眼睛深情地說。

四目相對,虞美玲的臉飛起了一片紅暈,心中漣漪四起。嶽明倫慢慢湊過來,趁她不注意,迅速在虞美玲的臉上親了一口。

“壞蛋!拜託你在偷襲之前先擦擦嘴好嗎?”虞美玲裝作生氣站起身去拿毛巾擦臉。心中卻欣喜萬分,那個差點一蹶不振的嶽明倫終於從陰霾中走出來了。

醫療隊蓋麗麗的宿舍裏,看着金鐵吾打來的一大盒餃子,蓋麗麗笑着說:“很久沒有見油水了,可不能一下吃得太多,腸胃接受不了會拉肚子的哦。”

“我不是自己吃,我想……給……伊醫官……送點過去。”金鐵吾吞吞吐吐地答道。

“哦,對對對,你倒提醒我了,禁閉室裏今天可能還是幹饃鹹菜,伊美兒跟我也有一段時間了,她只是一時爲情所困,才幹出糊塗事的,去看看她也是應該的。等着我,我這就去她宿舍拿她的飯盒和筷子。”蓋麗麗起身向外走去。別看她嘴裏說的光明正大,但心裏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酸溜溜的。

兩人把餃子分成三份,迅速吃完,然後端着伊美兒的飯盒向禁閉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