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射人先射馬

井上一泓回到廟寺鎮平川騎兵聯隊司令部的第一件事就是惱羞成怒地把信號發射器的發射頻率發送給駐海城的空軍轟炸機聯隊,請求轟炸機從空中對信號源進行搜索和定位,並進行轟炸。

“井上君,這麼着急發電報,你的獵人特搜隊一定是凱旋而歸了吧?”平川大佐信步跨入了普濟寺的西廂房,滿面譏諷地說。

“找了兩天一無所獲,就差把中指峯翻過來了,小野少佐也因此殉國,我已經請求空軍對信號發射區域進行轟炸了。”井上一泓惱怒地說。

平川“哼”了一聲,“你才失去一位少佐,爲了增援憲兵留守小隊,我的部隊損失了多少你知道嗎?一名少佐,一名大尉,兩名中尉,還有三十九名士兵,他們都是帝國的騎兵精英。沒有戰死在兩軍對壘的戰場上,卻在一支小分隊的伏擊下成了冤魂。你告訴我,這究竟是一支什麼樣的軍隊,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

“我已經提醒過你了,這是一支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中國特種分隊,而閣下你卻從一開始就把他們當成一股潰兵。憲兵留守小隊二十多人全部玉碎還不足以引起你的重視嗎?你的部下竟然輕敵冒進,孤軍深入,實在是太狂妄自大了。”井上一泓覺得平川大佐的輕敵纔是此次戰鬥失敗的主要原因。

井上輕蔑的話語激怒了平川大佐,他揮舞雙手咆哮着說:“是的,我的騎兵接受的就是衝擊和劈刺訓練,從來就沒有過山地作戰的經驗,騎兵的戰場不應該在這裏。我這就向將軍報告,請求退出這次任務!你另請高明吧!”

說完,平川勝南氣沖沖摔門而出,差點撞上正好進來的憲兵少佐。

“課長閣下,按照你的安排我在各個商鋪都進行了埋伏,抓捕外來的購物者。昨天下午四個外地人在雜貨鋪遭到我憲兵盤問,竟然開槍打死我們的憲兵,逃了出去。我們在追擊的過程中擊斃了一人,另外三人逃走。”

“蠢貨!誰讓你們打死的,我不是安排了儘量抓活的嗎?”沒等憲兵少佐說完,井上一泓就發火了。

“我們打傷了他的腿,是他的同伴開槍打死了他。”憲兵少佐似乎有些不明白爲什麼會是這樣。

“他的同伴?一定是怕他泄了密。還有什麼發現沒有?”井上一泓的回答讓他茅塞頓開。

“從他們的步伐和槍法來看,顯然都受過長期的正規軍事訓練。另外我們在被擊斃的那具屍體上找到了大量的紙幣。”憲兵少佐答道。

井上一泓總算露出一點笑容,“這是我這兩天來聽到的第一個好消息,他們已經出現了物資匱乏的跡象,纔會冒着極大的風險來採購物資。他們躲不了太久,還會來的,你們繼續埋伏,這次一定要抓個活的給我。”

“嗨!”憲兵少佐彎着腰退了出去。

同樣是這天的清晨,071倉庫警衛連連部裏,在連夜制好的簡易沙盤前,金鐵吾召集了嶽明倫、康平、傅中華三人對下一步的行動計劃進行探討。傅中華的傷基本已經痊癒了,看上去氣色也好了很多,謙虛隨和的個性也讓他很快和三排的士兵們打成了一片。

“我們現在面臨的情況哥幾個也都清楚,主任讓我們擬定一個打破日軍包圍圈的作戰計劃,我想聽聽你們的想法。”金鐵吾雖然被指定負責軍事指揮,卻沒有一點架子。

“鐵哥,這次包圍我們的鬼子雖多但防線也拉得很長,我們集中兵力尋找一個薄弱點把包圍圈撕開一個口子衝出去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情。問題是這裏距離海城很近,鬼子有源源不斷的增援兵力,我們撕開的口子很快就會被合上,而我們又不能揹着071跳出包圍圈,這會讓我們很被動。”嶽明倫說出了心中的擔憂。

“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但目前日軍的戰略任務是攻取南京,南京會戰迫在眉睫,估計他們抽不出太多的兵力來與我們周旋。只要我們擊退包圍我們的騎兵聯隊和憲兵,或許就會得到喘息的機會。”金鐵吾解釋道。

步兵連長康平參加過幾次內戰,後來一直在軍需系統的警衛部隊供職,從沒和日軍打過交道,只是聽說日軍的戰鬥力很強,不無擔心地說:“我們071全部的戰鬥人員加一起還不足三百,對付一個騎兵聯隊加一個憲兵中隊將近一千多人的日軍,那不是拿雞蛋碰石頭嗎?”

“他們是石頭不假,可我們也不是雞蛋,只要我們上下一心、精誠團結,我們就是一塊鋼鐵。兩者相撞比的不是誰塊頭大,而是誰硬度高。就是我們被彈回來了,也要在石頭上撞個豁子。”金鐵吾手指着沙盤上廟寺鎮的日軍指揮部,目光堅定地說。

“廟寺鎮是日軍的指揮部和騎兵駐地,肯定是崗哨林立、戒備森嚴,偷襲成功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而且即使僥倖得手我們也不易脫身,直接偷襲太冒險了。”嶽明倫似乎並不贊成偷襲日軍指揮部。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日軍的作戰方式無非是騎兵進行包圍和機動,憲兵進行搜山。只要我們能打掉他們的騎兵,甚至只要消滅他們的戰馬,讓他們失去機動能力,包圍圈就不攻自破了。”一直望着沙盤沒有吭聲的傅中華小聲嘟囔了一句,他怕幾個老大哥笑話他幼稚的想法。

金鐵吾和嶽明倫對視了一眼,說實話他們一直沒有看起這個只在地圖上和訓練中過過家家的小師弟,不過他提出的這個劍走偏鋒的方法倒是可以一試。

“還真是個辦法,中華,快你說說你是怎麼想的?”金鐵吾急切地問道。

“我是炮兵出身,當然是想用炮來解決問題,咱們這兒有迫擊炮嗎?”傅中華扶了扶眼鏡問道。

康平聽了噗嗤一下笑了,“你也不想想這是哪,071倉庫呀,別說迫擊炮,你就是要野炮、山炮、戰防炮,應有盡有。你說要多少吧?”

“你說的那些重炮我們都拉不動,也運不走,更用不上。我要82迫擊炮,至少四門,你真的能弄到嗎……”傅中華歪着頭認真地說,似乎不太相信。

“沒問題,姚主任不說了嘛,他就是咱的後勤部長,再說我和軍械科的潘科長關係也不錯。走,現在就去就倉庫看看有你說的迫擊炮沒有。”說完,似乎爲了證實自己不是在吹牛,康平拖上傅中華的胳膊就往外走。

金鐵吾和嶽明倫笑着站起身來,“這個康連長,話都不讓人家說完,還真是個急性子!”

軍械科長潘萬年親自領着四人來到了3號倉庫的門前,在給門前的哨兵回過禮後,拉開了倉庫大門。3號倉庫的正中排列着一門門昂首挺胸的75毫米山炮、37毫米戰防炮,靠牆的兩側正是一排排足有幾十門傅中華夢寐以求的20式82毫米迫擊炮。

傅中華快步走到跟前蹲下撫摸着這些油亮嶄新的迫擊炮,像是找到失散多年的孩子,沒當過兵的人是理解不了這種軍人與武器之間的親近感的。

“這是20式82毫米迫擊炮,法國布朗德1930式81毫米迫擊炮的中國放大版,金陵兵工廠仿製。炮重68公斤,彈重3.8公斤,口徑82毫米,射程2800米。這種迫擊炮殺傷力大,由可拆卸的炮身、底座和支架組成,組裝方便,便於機動,可分別攜帶,爲步兵提供曲射火力支援。這也是我選擇這種炮的理由。”傅中華不厭其煩地介紹這種炮的性能指標,也不管別人愛不愛聽,聽不聽得懂。

“潘科長,你看我們能不能借四門迫擊炮用用?”看到傅中華愛不釋手的樣子,儘管不知道用不用得上金鐵吾都要弄上幾門。

潘萬年笑了笑,“金老弟你開口了,我還能不給嗎?放在我這兒還得伺候它,說吧,要多少,我把炮彈也給你配上。”潘萬年知道即使他不願意給,到姚聞遠那兒一張紙條批下來,他也得給,人情還不如早做。

金鐵吾踢了一腳還在地上蹲着摟着迫擊炮的傅中華,“瞧你那點出息,跟見了媳婦似的,說個數,領回去放你被窩裏。”

“嘿嘿,我要四門,炮彈四十八發。”傅中華倒是實在。

“好了,82迫擊炮四門,炮彈八十發,不夠再領。金老弟,你在單子上籤個字就行了,等會我讓人送到警衛連。”潘萬年大方地說道。

“學長,咱們連有會用迫擊炮的嗎?”回駐地的路上,傅中華興沖沖地問道。

“呵呵,你來的時間短還不知道吧,咱們連的四排原來就是機炮排,裝備的就是兩門82迫擊炮,兩挺重機槍。這些重火器沒有訓練場地,又不便於山地機動,也就鎖在裝備庫裏了,只是你一直沒見過而已。放心好了,機炮排的那幫小子人人都會擺弄這玩意兒。”

金鐵吾的回答讓傅中華更是喜上加喜,“那我們就成功一半了!”

“成功一半了?那一半呢?你小子就別賣關子了,快說說。”嶽明倫整不明白,有點着急了。

“好好好,我想的是既然廟寺鎮戒備森嚴我們進不去,但他們總不會把崗哨放到兩公里以外那麼遠吧。我們把迫擊炮架在廟寺鎮的後山上,等晚上騎兵的馬全都集中到馬廄之後,我們就開始炮擊馬廄。馬的目標大,又不像人一樣懂得隱蔽,一陣炮彈砸過去,還不死個七七八八。騎兵沒了馬,看他們還怎麼機動。”

有了炮,有了兵,傅中華心裏算是有了底,把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