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決定性的會議

“雖然我們暫時是安全的,但日軍並沒有結束對我們的圍困和搜尋,我們目前面臨的還有很多困難。總務科馮科長彙報說我們的食鹽已經沒有五天了,青菜和雞蛋已經沒有七天了,柴油也即將告罄。據我向醫療隊的蓋隊長了解,個別連隊的士兵已經出現了因食鹽缺乏而造成的乏力、眩暈。我也曾想讓警衛連的外圍巡邏人員下山去鎮上購買我們急需的物資,可還沒來得及實施鐵掌山就被日軍包圍了。今天趁這個機會大家都在,共同討論一下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大家不要有什麼顧慮,各抒己見,大家都說說吧。”姚聞遠說完示意旁邊的女記錄員停止記錄。

“江海游擊區計劃已經成了泡影,我們071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趁着日軍還沒發現我們,我們能不能關閉071,另尋出路?”糧秣科長錢貴還是沒憋住,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並得到了一片附和之聲。

這個想法不光錢貴有,韋昌富、馮必贏他們這個小圈子裏都有,他們在酒桌上也不止討論過一次兩次了。

“走?去哪?南京還是重慶?我們已經身處日軍的重重包圍之中,幾百人的隊伍怎麼才能悄無聲息地安全轉移出去?行蹤暴露或者有人脫離隊伍把日軍領到071怎麼辦?這麼多的戰備物資未經抵抗就資了敵,你我回去是準備被槍斃還是蹲一輩子大牢?”

姚聞遠一連串的問題問得錢貴是膛目結舌,啞口無言。韋昌富等人也都垂頭喪氣,噤若寒蟬。

“我再重申一句,從現在開始,在071什麼都可以說,唯獨撤退不可說,誰再輕言撤退,擾亂軍心,我就斃了他!”姚聞遠一反常態,鐵青着臉掏出腰間的配槍,重重摔在了桌子上。

“你讓隨便說的,我才說。”錢貴委屈地嘟囔了一句。

“想都不能想!”姚聞遠又重重甩了一句,這下錢貴算是徹底啞火了。

金鐵吾和嶽明倫,甚至包括虞美玲、俞小倩都向姚聞遠投去了敬佩的目光。心裏暗贊,這纔是個漢子,這纔像個軍人!

一直沉默的蓋麗麗終於說話了:“伊美兒醫官是我的屬下,我沒有盡到監督管教之責,是我的錯,我自請責罰。她是一個日諜,這不假,但這也不能否定她是一個合格的醫生。就在前兩天,她還找我說有幾個吃不慣罐頭的士兵,沒有鹽分補充的渠道,已經出現了四肢乏力的輕度缺鈉症狀到她那兒就診,讓我找點鹹菜給士兵們吃。我去過餐廳,可師傅們告訴我連鹹菜都沒有了,我只好給他們輸了生理鹽水,來暫時緩解他們的症狀,可這畢竟不是辦法,我們鹽水的庫存有限。

鹽是人體血液和組織液的重要組成部分,每天出汗、排尿都會流失體內大量的鹽分,需要得到及時的補充。如果長期缺鹽的話士兵們會出現嚴重的生理問題,影響戰鬥力,甚至會危及生命。我絕不是危言聳聽,我們的士兵可以沒有肉吃,可以沒有菜吃,但絕對不能沒有鹽吃。”

“蓋醫官的話大家都聽到了吧?說什麼吃牛肉罐頭吃到想吐,你們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現在連飯都吃不上?你們頓頓有肉吃,還作什麼作?想吐也得吃,現在我們只有牛肉罐頭是鹹的,捏着鼻子也要吃。等鬼子撤了我立即安排人下山買鹽。”姚聞遠接過蓋麗麗的話說。

“我們不能等,也等不起,誰也不知道鬼子什麼時候會撤。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已經知道在這個大山裏隱藏着我們這樣一支留守部隊,否則也不會派那麼多部隊包圍我們。我曾與日軍多次交過手,不達目的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金鐵吾起身說道。

通訊隊長俞小倩也接過話頭,“在我們用大功率電臺對信號器進行干擾時,其實已經暴露了,因爲日軍肯定也知道在我們****中只有師以上的建制纔會擁有這樣的大功率電臺。這種電臺是固定的,不可隨身攜帶移動的,我們一定藏身於某個山洞中,所以對鬼子來說我們的存在已經不是什麼祕密。”

姚聞遠還有在座的軍官們也都紛紛點頭,贊成兩人的分析。

“我們不能這樣任由日軍進行大規模的搜山行動,這樣搜的話,我們071的暴露只是個時間問題。再說我們只有打破他們的封鎖,纔有機會派出採購人員來購買急需的物資。”金鐵吾侃侃而談。

“那你說,該怎麼辦?”姚聞遠用期許的眼光看着這個年輕的警衛連長。

“主動出擊!”金鐵吾脫口而出的四個字震驚了全場,連蓋麗麗都驚愕地擡起頭。

“呵呵,主動出擊,就憑我們這點人?對付鬼子的一千多騎兵和憲兵,我們躲還來不及呢,幹嘛去招惹他們。”馮必贏顯然覺得難以置信。有幾個軍官如韋昌富、錢貴之輩對此也是嗤之以鼻。

姚聞遠雖然也覺得這小子有點狂妄自大,但還是耐心地示意他說下去。

“兵法有云,進攻纔是最好的防守。日軍的大規模搜山對我們的威脅很大,我們071地處死地,又不能轉移,只要一旦被發現,全軍覆沒是必然的結果,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主動出擊。利用我們熟悉地形的優勢,派出小股的特種分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打疼他,打癱他,讓他縮回伸出的魔掌。”金鐵吾信心十足。

姚聞遠頻頻額首,似乎已經動心了。

“日軍人數衆多,裝備精良,並且有源源不斷的增援部隊,還可以得到空軍的支援,我們又身處重重包圍之中,靠我們這幾百號人,能有多大的勝算?”軍械科長潘萬年曾做過基層的參謀軍官,問得比較詳細,也提出了大多數人心中的疑問。

金鐵吾剛要開口回答,卻被嶽明倫搶了先。

“相信各位在軍中服役多年,對前些年的剿匪作戰也都有所耳聞。當年,蔣委員長動員幾十萬裝備精良的陸軍包括空軍在大山裏對幾萬裝備簡陋的紅軍進行所謂的圍剿,當時紅軍的情況與我們現在的情況何其相似?

紅軍身陷重圍,沒有後援,兵力對比達到十比一,裝備更是相差懸殊。可結果呢,歷經數年,大小戰役上百次,損失官兵不計其數,依然沒有達到消滅紅軍的預期目的,反而使紅軍在戰鬥的歷練中愈加壯大。

如今我們所在的鐵掌山,山高林密,崎嶇難行,日軍的人數再多也無法完全展開,日軍佔優的坦克、鐵甲戰車,毫無用武之地。

空軍的飛機也因海拔較高,氣候多變而受到諸多限制,無論是出動率、命中率還是毀傷率都會大打折扣。

我們全德式裝備的輕武器火力相對日軍而言不但不差,還略有優勢,更重要的是我們有近乎無限的武器和彈藥可以消耗。

從單兵素質上來講,警衛連是88師特務連的老底子,大多數士兵接受過系統的德式訓練,戰鬥力基本能與日軍精銳師團的士兵持平。其他的連隊也都不算太差,而且可以通過訓練來彌補。

再者我們的作戰目的並不是消滅他們,而是保存自己,相對日軍而言戰術可以更機動靈活,有更多的主動權,作戰方式也有更多的選擇,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走。

所以,我們目前的處境相對於當年的紅軍已經是天壤之別了,有多少勝算我不敢說,但做到自保肯定是綽綽有餘了。”

嶽明倫紮實的軍事理論,條條有理的分析,無可辯駁,也讓剛纔還在垂頭喪氣的軍官們看到了自己的優勢,更點燃了希望,心頭爲之一振。

姚聞遠更是第一個帶頭鼓起掌來,掌聲落下,他看了看旁邊坐着的虞美玲,虞美玲會意地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我原則上同意金連長和嶽連長提出的主動出擊的作戰方針,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我們在座的除了金嶽兩位連長和步兵連康平連長外,大都是軍需出身,打仗的事兒不在行。咱們不搞外行指揮內行那一套,打仗的事兒就放手交給你們幾個年輕人去幹。金連長負責指揮,嶽連長和康連長負責協助,我做你們的後勤部長。但一切行動都要以071的安全和需要爲前提,所有作戰行動都不能超出這個範圍。”

“是!”三位連長一起起立答道。

這時,一個憲兵走進會議室來到金鐵吾身後,說了句什麼,金鐵吾跟他走了出去,屋裏的軍官繼續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不一會,金鐵吾再次走進會場,臉上帶着興奮的光芒,他沒有坐下,而是直接站着說:“姚主任,剛纔巡邏隊的人來報告說,日軍指揮官帶領二三百人朝中指峯方向去了,他們的重武器和輜重留在了河谷空地裏,只留下兩個班二十多個士兵看守。我有一個想法,我們派出一個分隊襲擊這兩個班的日軍,吸引附近負責封鎖和巡邏的日軍前去增援,同時派一個採購組趁亂前往廟寺鎮採購食鹽、青菜。得手後我們向拇指峯方向的山林裏撤退,把他們引向拇指峯方向,以便採購人員返回071,以解我們的燃眉之需。”

姚聞遠思慮了一會,“好吧,如今也只有這樣了,馮科長,你派一個人跟着巡邏隊去採購。金連長,我等着你們的安全歸來。都去各自準備吧,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