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終於找到了!

冬夜,無月,伸手不見五指,和常年恆溫的071洞庫裏比起來,外面已是寒風刺骨。鐵掌山中指峯和食指峯之間的指縫處,距離通風口五六百米的一片草地上,藉着微弱的手電筒燈光,一個女人的身影伏在一塊大石頭旁邊把手伸進石縫努力摸索着什麼。

“找到了!找到了!”簡香草站起她身來,舉着一個綠色的鐵匣子,興奮地像個孩子。

“快拿過來我看看!”通訊隊長俞小倩穿着單薄的軍裝正凍得瑟瑟發抖,聽到簡香草的叫喊聲,連忙跑了過去,藉着手電筒的微光,接過無線信號發射器仔細翻看。然後拿出隨身帶來的工具小心翼翼拆開了發射器,看到內部密密麻麻的電路和線圈,嘴裏不禁嘖嘖稱奇,“不可否認日本人的確很聰明,我們怎麼就想不到呢。”

接着她掏出紙和筆把線路圖和構造圖全部畫了下來,又把信號發射器組裝好,交給了督查室中校副主任胡鵬飛,這裏他的軍銜和職務最高。

“給我幹什麼,直接關了拿回去研究就是了。”胡鵬飛說。

“胡主任,我有個建議,如果我們關了信號發射器,他們也不會放棄尋找,反而會把這附近當成重點區域,倒不如繼續開着放到一個離這比較遠的地方,讓他們找着玩唄。”金鐵吾壞笑着說。

“嗯,金連長說的有道理,反正我已經弄清了信號器的構造,拿不拿回去已經沒有意義了。如果信號發射器的信號中斷了,他們就會把偵測重點放在我們的電臺上,倒不如藏得隱蔽些,讓他們多找些時日。”俞小倩表示贊成。

胡鵬飛點了點頭,金鐵吾叫來屁猴和樹根,叮囑道:“你們繞倆過中指峯把這個發射器放到無名峯上去,越高越好,路越難走越好,越隱蔽越好,三天之內鬼子如果被找到了我罰你們操場跑一百圈。去吧,注意安全!”

“是!您就瞧好吧!我們一定讓小鬼子屁都聞不着。”屁猴嘿嘿一笑接過發射器,做個鬼臉,領着樹根消失在夜幕之中。

第二天早上天剛矇矇亮,鐵掌山還籠罩在層層濃霧之中,駐普濟寺的日軍平川聯隊司令部已經忙成一團,士兵們正在用餐、喂馬,爲新一天的巡邏搜索做準備。

井上一泓板着臉站在西廂房裏看着小野少佐操作連夜運到的濾波偵測電臺。小野戴上耳機,親自開機搜索無線信號發射器發出的信號,忙活了一陣,小野突然喜上眉梢。

“課長!找到了,濾波器效果很好,完全屏蔽了敵方電臺的干擾,信號非常清晰!”他哪裏知道,其實所謂的敵方大功率電臺已經關機,停止了干擾。

井上一泓終於展開了緊皺的眉頭,喜形於色,“很好!小野君辛苦了。所有人立即出發,務必在天黑之前找到信號發射器!”

說完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招手叫來一位憲兵軍官,在他耳邊神祕兮兮地耳語了一陣,軍官頻頻點頭稱是,然後他才放心地走出西廂房。

特高課的幾十名特工,加上從海城憲兵司令部調來的一個憲兵中隊,二百餘人的隊伍,乘車浩浩蕩蕩向鐵掌山開去。

雖已是初冬,位於南方的鐵掌山青綠依舊,枝繁葉茂,遠遠望去,鐵掌山的五座山峯如五個手指般直插雲天。山下的各個路口已被平川聯隊的騎兵封鎖,巡邏隊在鄰近的江淮古道上來回穿梭巡邏,隨時準備馳援。

山腳下的一片空地上,小野指着遠處的山峯肯定地對身邊的井上一泓說:“課長,我可以確定信號源就在中指峯和無名峯附近,我們只有到達那裏才可以進一步確定具體的位置。”

井上一泓舉起望遠鏡,看了看雲霧繚繞,陡峭難行的山峯,愁眉不展。

“這裏的海拔有多高?我們上去需要多長時間?”井上一泓回頭問隨行的一個參謀。

“軍用地圖上顯示現在我們的海拔高度是四百四十米,山峯的海拔高度地圖上沒有標註。別說我們的測繪人員了,就連當地的老百姓都沒上去過,我們本來想抓一個當地人當嚮導的,但連抓了幾個都說從來沒上去過,所以放棄了。據我的目測中間那座最高的山峯,海拔至少有一千六百米,輕裝的話估計需要六到七個小時。”參謀軍官遙望着山峯答道。

“或許用不了那麼長時間,信號源不一定就在山峯上,也許在半山腰就能找到。”小野插了一句安慰的話。

井上一泓擡手看了看錶,“現在是上午九點,命令部隊留下重武器和警戒人員,其餘的人輕裝上山,工兵班在最前面開路,爭取天黑前找到信號器。”

中指峯和無名峯是鐵掌山最高的兩座山峯,那裏地形險峻,暗洞奇多,危險重重,連從小就在山裏長大經驗豐富的採藥人和獵人都不願意涉足。可越是這樣井上一泓越發相信在這人跡罕至之處一定隱藏着一個天大的祕密,那個代號烏鴉的女人都能上去,何況這些年輕力壯的士兵,便不停地催促隊伍向上攀登。

六個精壯的重機槍手被分成三組,輪流用滑竿擡着笨重的濾波偵測電臺。這種濾波偵測電臺本來設計的就是車載型的,用於在大都市複雜電磁環境下尋找潛伏的特工電臺,現在從車上拆下來兩個人擡着上山,其繁重的工作量可想而知。

每過幾分鐘兩名士兵便會筋疲力盡,汗流浹背,就要停下來換人。再加上本來就無路可尋,工兵在前需要不斷地用砍刀砍掉遮擋在面前的枝條,才能前進,整個隊伍如蝸牛般一點一點緩慢地向山上挪動着。期間還有一名士兵不小心掉進豎井,屍骨無存。

經歷了四個小時的艱難攀爬,這支狼狽不堪的隊伍終於到達位於中指峯和無名峯之間的山腰處。這裏有一片三間房子大小的平地,人挨人躺滿了上百名筋疲力盡的士兵,只留了一小片空地給偵測電臺。

“課長,很近了,信號源距離我們已經在五百米之內了,偵測電臺最多也只能精確到此,下面只有靠人力搜尋了。”小野放下耳機,鬆了一口氣,不管結果如何,起碼他的任務完成了,不用去軍事法庭了。

“很好!佈置警戒哨,讓士兵們休息會兒,吃點東西,半小時後開始搜尋!”井上一泓一屁股坐在地上,接過參謀遞過來的軍用水壺,仰着脖子猛灌一氣。

就在早上井上一泓帶人挺進鐵掌山的時候,071倉庫的會議室裏正在召開一次連以上軍官會議,各科室,各連隊的主官們都匯聚一堂,正襟危坐。

“各位,我要首先向大家通報一個剛剛接到的消息,由於戰況不利,日軍先頭部隊已經逼近國都南京,軍委會正在組織南京保衛戰。爲確保最高當局的安全和正常運轉,也爲利於更加持久的抗戰,國民政府將於明天正式宣佈遷都重慶。”姚聞遠的開場白就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哼哼,南京保衛戰?說的真好聽,是保衛那些長官們的家眷財產安全撤退吧。”步兵連長康平冷笑了一聲。旁邊的輸送連長齊德勝忙用腳踢了踢他,制止他繼續說下去。

“委座他老人家都飛走了,這下可好了我們這些困在洞裏的人,想飛都飛不走嘍。”糧秣科長錢貴剛發了一句牢騷,就被姚聞遠狠狠瞪了一眼,也悻悻地閉嘴了。

“目前我們面臨的情況非常嚴峻,由於我們071內部混入了日諜,在我們附近放置了無線信號發射器,引來了大批日軍,將我們重重圍困在鐵掌山裏。據巡邏隊偵查包圍我們的有日軍的騎兵部隊和憲兵部隊,還有穿着便衣的便衣隊,加起來有一千多人。”

姚聞遠的話再一次引起了**,幾個不知道具體情況的軍官交頭接耳相互打聽,只有蓋麗麗板着臉一動不動。

“你們不用再猜測了,通過督查室虞主任和憲兵隊長韋昌富等人的不懈努力已將潛伏在我們071的日諜醫療隊的伊美兒醫官抓獲,並轉移了信號發射器,我們暫時度過了這一劫。是他們拯救了我們071,我代表大家謝謝他們。”說完,姚聞遠示意虞美玲和韋昌富起立,並站起來向他們敬了個軍禮。

本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面無表情的醫療隊長蓋麗麗的臉上,看到虞美玲和韋昌富起立,連忙鼓起掌來。

虞美玲沒有想到姚聞遠會來這一招,很不自然地站了起來。韋昌富顯然從沒有得到過這樣的榮耀,得意洋洋地起身,故作謙虛地獻媚道:“這都是主任決斷英明,指揮有方。”

金鐵吾不關心這些虛僞的客套,他把目光都放在了失落的蓋麗麗身上,期望能給她一些支持和鼓勵,可蓋麗麗始終盯着桌子,目不轉睛。